言教授要撞壞了

59.枯萎凋零(1/2)

    "

    似乎一切都在慢慢變好。

    比如,B市的冬天比往年暖和了一些,到了十二月也不用把自己裹成一個臃腫的大粽子。

    又比如,黎苗淼和任明生的感情狀況越來越好。

    平安夜這天是任明生的二十歲生日,兩人浪漫地度過了平安夜和聖誕節,如膠似漆地幹脆連著幾天都沒回寢室。

    十二月,阮誼和在打工的忙碌和複習的忙碌之中就這麽匆匆地度過了。雖然學校和家隔的遠,但她還是每周抽出兩天回家陪奶奶。

    轉眼間就到了元旦節,B市裏的氣氛熱鬧而喜慶。

    便利店裏工作變得有些忙,尤其是元旦節這天。好在這些日子有加工資,阮誼和也算是心理平衡了。

    忙著忙著,就到了期末考試。學生們抱著“期末考完就是寒假”的美好憧憬,拚了命地熬夜複習。

    寢室裏,某個玩脫了的小女子哀嚎連連。

    “啊!阮姐!這筆記我看了也看不懂啊!咋辦?”

    阮誼和調侃:“要我說,你得怪小明,帶著你到處瘋。”

    “切,我才不舍得怪我們家任哥哥呢,”黎苗淼一臉嬌羞:“我感覺認識他以後,世界都變美好了。”

    “嘔。”阮誼和發出“黃牌警告”:“好好說話,別嗲聲嗲氣。”

    “不嘛~”黎苗淼沉浸在嬌羞之中,托著腮花癡地說:“我以前覺得自己生活特別無聊,隻能看小說找樂子,yy一下。直到碰到任哥哥,我才覺得生活鮮明起來,每天都不一樣,每天都很有朝氣。”

    這話,倒是讓阮誼和有些共鳴:

    “我跟你有一樣的感覺,我高三遇到言老師之前,一直覺得自己的生活像死灰一樣,甚至好幾次覺得活不下去,就因為生活環境太糟心了。後來沒去酒吧打工,生活環境才慢慢變好一點。”

    黎苗淼認真地聽著,問:“我聽任哥哥說,你們以前在酒吧都吃過不少苦。到底是有多苦啊?”

    阮誼和想了想,說:“我記得有一個客人當時想非禮我,我那時候脾氣衝,就滿口髒話破罵他,結果被他用煙頭在手臂上燙了個疤,現在還有痕跡沒消掉。”

    煙頭燙在手臂上……

    黎苗淼倒吸一口涼氣:“那你以前的生活確實太糟糕了。”

    “不聊天了,快複習吧,”阮誼和換了話題:“你剛剛哪裏沒看懂來著,我給你講。”

    兩人進入複習正題,寢室裏一片寂靜。

    ————————————

    期末考試周到來。

    第一場就是考英語。

    考完以後,由於今年出卷難度又增加了,不少人愁眉苦臉地走出考場。當然,那些嚷嚷著“完了完了,我肯定要掛科了”的學生,其實往往都考的還不錯,甚至可以說考得很好。

    阮誼和在做聽力題時有點跟不上,注意力總是不能集中,一連有好幾題都沒聽清,最後亂選了答案。

    考完試,興致缺缺地走到食堂去買午飯,同樣低沉的還有黎苗淼同學——她這學期沉迷於談戀愛,都不知多久沒碰書本了,要不是天生聰明,還真的可能會掛科。

    阮誼和與黎苗淼靜默無言地埋頭扒飯,餐盤中的菜肴皆食之無味。

    吃著吃著,黎苗淼放下筷子,狐疑地問:

    “阮姐,我怎麽感覺你今天格外低沉啊,是不是有別的心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