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第八十二章無言的慰藉(2/4)

    何況荊無命隨時可能出手的。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能抵擋他和上官金虹的聯手一擊。

    上官金虹的臉又沉了下去,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隻不過他既然已回來,就沒有人再能要他離開,是不是?”

    這最後一句話自然是問荊無命的。

    荊無命道:“是。”

    他還是站得很遠,但無論誰都感覺到他和上宮金虹已又結成了一體,結成了一般無堅不摧的力量,沒有人能摧毀,也沒有人能抵禦。

    李尋歡歎了口氣,忽然想起了阿飛,阿飛若是在這裏……

    上官金虹似已看透了他的心,悠然道:“阿飛若在這裏,你們也許還有機會,隻可惜……他卻很令人失望。”

    李尋歡道:“我並沒有對他失望,有些人無論倒下去多少次,還是能站得起來的。”

    上官金虹道:“你認為他是這種人?”

    李尋歡道:“他當然是。”

    上官金虹淡淡道:“就算你沒有看錯,但等他站起來的時候。你必已倒了下去,我可以保證這次你一倒下去,就永遠無法站起!”

    李尋歡道:“現在……”

    上官金虹道:“現在你絕對沒有機會,一分機會都沒有。”

    李尋歡忽然笑了笑,道:“所以你至少應該讓我選個地方,一個人若已非死不可,他至少有權選擇在哪裏死!”

    上官金虹道:“你又錯了,殺人的才有權,被殺的人什麽都沒有,隻不過……”

    他逼視著李尋歡,緩緩道:“對你,我也許會破例一次,你不但是個很好的朋友,也是個很好的對手。”

    李尋歡道:“多謝。”

    上官金虹道:“你想死在哪裏?”

    李尋歡緩緩道:“一個人若是活得太辛苦,就忍不住會想要死得舒服些。”

    上官金虹道:“無論怎麽樣死,都不會太舒服的。”

    李尋歡道:“我隻不過想找個沒有雨的地方,換套幹淨的衣服,我不喜歡濕淋淋的死,不喜歡倒在濕淋淋的地方。”他又笑了笑,接著道:“老實說,除了洗澡的時候,我都寧願自己的身上是幹著的。”

    上官金虹突然歎了口氣,道:“我常聽人說你不怕死,但卻一直不相信,因為我根本不信世上真有不怕死的人,直到現在——現在我才有點相信了。”

    李尋歡道:“哦。”

    上官金虹道:“一個人若在臨死前還能說這種話,可見他對生死的確已看得很淡,所以我才更覺得奇怪。”

    李尋歡道:“奇怪?”

    上官金虹道:“千古艱難唯一死,除死之外無大事,一個人若對死都不在乎,又怎麽會在乎他死的時候身子是濕是於呢?”

    他盯著李尋歡,緩緩接著道:“所以我想,你這麽樣做,一定另有目的。”

    李尋歡道:“你認為是什麽目的?”

    上官金虹道:“有些人也許會認為你這隻不過是故意在拖時間,因為一個人就算已明知必死無疑卻還是要盡量想法子拖一拖,希望能有奇跡出現,至少能多活一刻也是好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