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夏江村事

第371章 實力碾壓(1/3)

    那邊馮時夏接待著慢慢聚攏的客人,很多人是一早就了解了馮時夏家的產品和價格,之前不太舍得,這回趁著過節直接試吃過了目前所有的口味,都會帶個一包兩包離開。

    有時看大夥因為口味糾結,馮時夏決定下回可以直接留出一些現場混合包裝。畢竟以前她自己挑零食也喜歡混裝的,哪怕是同一種產品,不同的口味也能在不同的場合帶給人不同的感受。

    裏麵好一部分人好像都知道她的秤,流程式地看她上一下秤便很放心地直接付錢走人。沒見過的,起先會跟她比劃質疑,但後來在身邊饒解釋下,也沒有再來要求她。隻是都會拎著紙包找鄰近攤主核實重量,確定沒有問題,才嘖嘖感歎著離開。

    而馮時夏今日主推的產品——花,雖然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也匯聚了一部分圍觀的人流,但確實沒有人問價,更沒有人表示要買。

    或許,很多人都以為她是擺來這裏好看的,比如有大膽的就直接上手摸了,當然馮時夏都是微笑著拒絕觸摸的,可惜沒多少人在意。最後終於在那管泥基底的花被一個娃子薅出好幾枝之後,大家才悻悻地都自覺地收斂了很多。

    馮時夏依然微笑著將花複原,為了避免大夥誤解,她想起之前“高中生”的做法,便掏出自己攜帶的筆墨,現場直接就在每類花藝品錢立了圖示的價簽。

    “呀,這個是啞娘子要賣的?你剛剛差點把人花都揪掉一半了。”

    “娘,有的花咱地裏也有,平時看也沒覺得哪好看,可怎麽被人家這麽一擺弄,確實還挺招饒?”

    “啞娘子寫字咋用的雞毛?雞毛還能寫字啊?”

    “喲,我看還是這個劃算,花最多,戴上又好看,才3文錢。”

    “才?3文錢都夠一斤穀子,兩斤菜了。”

    “不是一年才過一次節嗎?3文錢還好吧。”

    大夥嘰嘰喳喳熱鬧地討論著,可依然沒有人表示出購買傾向。不過她的價簽一擺上去,上手的人幾乎少了三分之二,大夥都隻遠觀而不再褻玩了,總算是有好的一麵。

    對於賣不賣得出去這個問題,馮時夏倒不是很擔心,她大略能猜到攤前眾饒心理,暫時沒人出手也是正常的。

    首先,這些不是什麽稀奇的花,都是山裏有的。再來,本來不用花錢就能得到的東西,絕大部分融一反應是不會掏錢去買的。更重要的是,這些花沒有根,養不了兩就會枯萎,底層家庭在溫飽都沒解決的時候,肯定認為這是在把錢扔水裏。

    畢竟不同階段的饒需求不一樣。

    所以,她不急,畢竟這些花的目標客戶主要還是常居縣城的溫飽線上的那部分人。

    “夏夏,我們老是輸,你快來贏他。”豆子見馮時夏暫時不忙了,便逮著時機趕緊求救。

    馮時夏沒想到這男子這般閑,自己都送了一波客了,他竟還在呢,居然還跟兩個娃子較起勁來了。

    不過,玩可以,虐她家孩子可不校她好不容易剛培養了一點他們玩樂的興趣,才萌芽苗都沒看到,就要被死死踩進土裏那還得了?

    棋藝要進步當然要多對戰,也要多挑戰,可這些都是建立在差不多段位或者鄰近範圍內的越級挑戰。

    若是一開始就讓一個入門級萌新一直跟一個九段高手對戰,對方並無任何指教或者放水的話,那隻會碾滅他們對這個活動項目的興趣。

    隻有讓他們嚐到贏的甜頭,才會讓他們更深入地想要探究出更多的方法去贏得更多。

    看“肚妝那深受打擊的模樣,她將根本就沒有擺幾個棋子的棋盤立即清空,掉轉棋盤方向,邀請對方。

    劉達連續贏了兩個娃子好幾回,也有點膨脹了,見啞娘子要來,根本沒太放在心上。

    隻是,他一個大男人怎麽好跟一個女子玩這個?便擺手拒絕了。

    “哼,你是不是怕輸?夏夏要來你就不敢玩了,隻能欺負我和阿元這樣的娃子。”豆子氣鼓鼓。

    “劉叔叔沒有夏夏厲害的。”於元想都沒想地肯定。

    什麽?他劉達怕輸?他劉達不厲害?這誰能忍?

    可偏偏啞娘子是個女的啊——

    劉達深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搖搖頭。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