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繞大唐

第三章可怕(1/3)

    <()

    待在大軍一年,還是在環境最為惡劣的草原,一想到這裏王文度就頭皮發麻。

    路上的日子顛簸難熬,每日進軍八十裏,不斷的走,又不斷停,沒有一點娛樂,就是悶著頭向西。官道之上的行人越來越少,路過的城池也越來越殘破,見到的大唐百姓也越來越貧窮。

    王文度親眼見到一家人食不果腹,衣不蔽體,整個家裏居然隻有一件衣服,平時裏都不舍得穿,隻有見客的時候穿出來。

    至於幹活,隻能晚上光著屁股下地。

    這要是夏天還好,到了冬天,寒冷難熬,隻能把河裏的沙子用火燒熱,身體貼在上麵禦寒。

    太可怕了!

    這居然是大唐的百姓!

    想想長安的富庶,再看看這裏的貧困,王文度被衝擊的體無完膚。他怎麽也沒想到,此刻的大唐依然會有這麽多的窮人,為了一口飽飯而苦苦掙紮。

    再往西就是庭州城,這是大唐西部最重要的一座城池,很多西域來大唐的胡商都經這裏中轉進入大唐。

    走到這裏,終於看到了一點人煙。王文度想著終於可以進庭州城好好歇息幾天了,卻被程知節告知,大軍無故不得擅入城池,此乃重罪。

    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軍中為好。

    王文度的美夢破滅了,庭州城不能進,裏麵各種各樣的吃食,還有充滿異域風情的女子,都和他無緣了。

    他望著庭州城哀歎著,也罷也罷,反正此刻的自己,已經沒有一點朝廷重臣的樣子。土灰色的臉,髒乎乎的衣服,滿嘴的臭味兒,疲倦的身體,進去了也隻會被人嘲笑。

    大軍一路往西,距離庭州城越來越遠。

    整個大軍嚴陣以待,和原來鬆鬆垮垮完全不一樣。大軍選擇了一處地方紮下大營,斥候不斷的被派出去,最遠的放出去一百裏。

    阿史那賀魯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大軍到這裏可是走了三個月啊,三個月,足夠阿史那賀魯跑的無影無蹤了。

    王文度看著茫茫草原,欲哭無淚。

    此刻正值夏季,頭頂的太陽炎熱異常,連個遮擋的東西都沒有,人都快烤糊了。

    身體不能動,動一下就是一身汗,黏糊糊的。

    這才剛走到這裏,還沒打仗呢,王文度就已經忍受不了了,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打起仗來,他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再看看程知節,不愧是老將,這麽炎熱的天氣依然披甲束身,刀不離身,每天還巡視大營,精力旺盛的讓王文度自慚形穢。

    程知節也是多年的習慣使然,他尊重每一個大唐的兵卒,作為一個見過無數死人,也殺過無數人的大唐將領。程知節並不是一個心如磐石的人,相反,他比大唐的那些文臣更加的心軟,更知道兵卒的苦難。

    那些文臣在朝堂之上指點江山,揮斥方遒,可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那些慷慨激昂,他們的那些同仇敵愾,都是用無數人命填出來的。

    每次打仗回來都會有無數百姓徹夜痛苦,他們失去了孩子、丈夫、父親,沒有人記得他們的名字,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屍骨在哪裏,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麽死的,沒有人知道他們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在想什麽。

    那些文臣沒見過無數人頭落地,沒見過斷臂殘肢,沒見過血流成河,沒見過河邊白骨。

    死亡對他們來說隻是一個數字,但是對於程知節來說卻是一個個鮮活生命的消失。

    當幾萬人的生命都交到你的手裏,你讓誰去死,又讓誰去生?

    那些跟著你出來的兵卒注定會有人回不去,在家中等待著的家人注定會有人等不到歸人。

    活著回去的人感謝他的英明領導,沒回去的呢?是否會在底下咒罵他統兵無方?

    這種精神壓力是巨大的,他的任何決定都影響到幾萬人的生死,他的任何命令都會有人死去。

    最先衝鋒的隊伍注定十不存一,每次程知節派一支隊伍去做先鋒的時候心裏都五味雜陳。

    不管隊伍裏是良民還是賤奴,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他們明知道自己會死還是會選擇向前。這份勇氣讓程知節敬佩。

    都說他程知節不怕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