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之醫妻有毒

第一卷 第420章 華麗變身的劉稟連

    “喜珠,你們找的別的大夫是怎麼的,這孩子的病癥,應該是普通病啊?”凌沙心里有疑問,找了個空,還是悄悄的問了一下田喜珠。



    



    田喜珠無奈的搖頭,低聲道︰“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孩子是不發熱的,只是因為身上起了一些紅疹,我們找大夫看,結果第一個大夫沒給看好,還傳出去,我們的孩子這是出花,是治不好的。沒想到,過了幾日,我們孩子身上的疹子都沒了,也就沒事了。誰知又過了兩三日,孩子就開始發燒起來,但是再沒起疹子,可那些老大夫都我們不實話,孩子得的就是花。”田喜珠完,還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之前起過疹子?”凌沙詫異,又道︰“哪些位置,指給我看看。”



    



    田喜珠一听凌沙的口氣,有些擔憂,給她指了一下,“主要是臉上和脖子上,一顆一顆那種紅疹,但是,也沒喝藥,過了幾就沒有了,結果那些大夫就給傳出去我家孩子得花了。”



    



    田喜珠對這件事耿耿于懷。



    



    凌沙彎腰,仔細的看了孩子的臉上和脖子上,又詢問道︰“起疹子之前,可給孩子吃了什麼東西嗎?”



    



    這孩子一直很安靜,撲閃著大眼楮就不時的打量凌沙,也不鬧騰,不哭鼻子,凌沙還沖著她笑了笑。



    



    田喜珠想了想,回頭看那個丫頭和一邊的婆子,兩個人也凝神開始想。



    



    突然,婆子不確定的道︰“少夫人,您還記得嗎?那之前,是老太爺的生辰,少爺買了一些蟹和蝦,老太太剝的給姐喂過。”



    



    田喜珠一愣,趕緊看向了凌沙,“莫非,飛燕吃不得那些東西?”



    



    凌沙點零頭,“看來,很有可能是這樣了,以後,你也得注意,給這孩子,魚蝦海產類的東西,還是要忌口。所以,有時候,事情不清楚,是會讓人誤會的,你們難道沒跟那些大夫明孩子吃了什麼嗎?”



    



    田喜珠茫然的搖了搖頭,“家里沒有人吃不得那些東西,所以,我們都沒注意。”



    



    凌沙無奈的笑了笑,道︰“沒事,這次孩子發燒,可能是著涼了引起的,最近幾日,也要注意給孩子保暖,氣越來越涼了,孩子還是要保暖一些,但也別太厚了,像這樣的厚度就差不多。”完,凌沙指了指孩子身上。



    



    “好,我知道了!”田喜珠趕緊點頭。



    



    等俞躍陽取完藥回來,凌沙教他們怎麼熬,給孩子怎麼喂。



    



    听到一次只需要給孩子喂一勺就可以,田喜珠詫異,“那些大夫都讓給喝少半碗,孩子喝不進去,就哭鬧。”



    



    “不用,一副藥,喝一,每隔一個時辰,給喝一勺。”



    



    “另外,這顆藥丸,等兩服藥喝完,還沒退燒,就給孩子吃了。三後,如果依舊在發燒,或者起了疹子,記得及時回來找我。”



    



    “是,謝謝神醫。”俞躍陽趕緊感激的道。



    



    “沒事,趕緊回去給孩子熬藥喂吧。”凌沙擺了擺手。



    



    一家人再次感謝了神醫後,呼啦啦的,一群人走了。



    



    凌沙看著田喜珠如今的樣子,笑了笑,各人有各饒福氣,當初田喜珠選擇嫁給俞躍陽時,村子里沒幾個人看好,也就她的爹娘支持她。



    



    如今看看田喜珠過的這日子,村里人羨慕的不少,而俞躍陽也幫了她家里人不少,田家今年也是把舊院子拆了,蓋成了新院子。



    



    听,喜珠的弟弟也被俞躍陽接到三木鎮上的學院讀書去了。



    



    這讓不少人更是羨慕。



    



    脫下工作袍,凌沙洗了手,回頭問一直在旁邊靜靜的看自己診病的川烏和商陸,“你倆有什麼疑問嗎?”



    



    “師傅,如何辨別出花和吃東西過敏呢?”川烏問道。



    



    商陸想了想,搖了搖頭,他沒什麼疑問,如今真正的每日與川烏一起學習,他才知道自己差他很多。川烏如今已經能出手給人診病開方子了,而自己,還停留在學習診脈和背藥方的階段。



    



    凌沙想了想,輕笑道︰“好,你們既然問了,我就給你們一下,不過,你們先有個了解就好,以後,在診病種遇到類似的情況,我會給你們講。”



    



    李川烏和李商陸一听,開心的點頭,趕緊凝神注意听了起來。



    



    “出花的癥狀,人會出現頭痛,乏力,背部及四肢酸痛,體溫升高的很快,持續高熱,甚至在體溫達到一定高度時會昏迷。發病3∼5後,病饒額部、面頰、腕、臂、軀干和下肢出現皮疹。開始為紅色斑疹,後變為丘疹,2至3後丘疹變為皰疹,以後皰疹轉為膿皰疹。膿皰疹形成後2至3,逐漸干縮結成厚痂,約1個月後痂皮開始脫落,遺留下瘢痕,俗稱“麻斑”。當然,花是傳染性很嚴重的病,在別的大夫眼里,花,是死癥,感染了花,必死無疑。不過,以後遇到,我會教你們如何治療花病人,挽救他們的性命。而且,花,多出現在五歲至八歲的孩子間。大人也會有,但幾率很多。”



    



    “而吃東西過敏的話,一般情況下是不發燒的,可能會皮膚表面癢癢,會出疹子,嚴重的,可能會伴有呼吸困難,哮喘,渾身無力和昏迷的癥狀,但是一般情況下,不會影響到生命,只要救治及時,問題不大。但是,以後得忌嘴,想要除根,很難,尤其是遺傳性的某些食物的過敏。”



    



    “還有一種病,出疹子,是每個人一生都會有一次的,一般都是在很的時候出一次,之後,就不會再出,也叫發疹子。這個,也和吃東西過敏或者花水痘是有些區別的。你們要記得,出疹子和花,都是病毒感染引起的,出疹子較花的危險性,癥狀是發燒,出疹,食欲不振等。也屬與傳染性疾病,不像花會傳染大人,但有可能會傳染給其他的孩子。所以,一旦確定孩子不是過敏性出疹後,那就要再分辨是花還是出疹子了。”



    



    “總之,你們記得,過敏,是肯定會出疹子的,但是出疹子,不見得就是過敏了,還有其他的很多種病。”



    



    最後,凌沙語重心長的道。



    



    “是,謝謝師傅的教導。”兩個人听完,一起恭敬的感謝凌沙。



    



    凌沙笑了笑,“口過十遍,不如手過一遍,以後遇到時你們就明白了。好了,你們倆繼續用功吧,十月初一,我要考核你們倆一次,看看你們目前的水平究竟到了哪里,等以後醫蜀病人多起來,我也會給你們安排病人,只有直接面對病人,你們才能成長的更快。”



    



    “是,謝謝師傅,我們會努力的。”兩個人一听,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



    



    凌沙輕笑,擺了擺手,提起藥箱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屋內靜悄悄的,白宴冰竟然手里拿著一本書,就那麼歪在軟榻上睡著了。



    



    凌沙輕笑,無奈的搖了搖頭,拿起一邊的薄毯子給他蓋在身上,走回桌邊,開始繼續整理師祖的醫絕。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