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之醫妻有毒

第一卷 第1章 惡親戚二舅母

    “娘,二舅母又來了!”



    



    大門口,正在土堆上玩土的小男孩扭頭看到大路上走來的兩個人,嚇得邊跑回院子里關大門,插門閂,邊大聲喊道。



    



    “什麼?”院子里正在忙呼著的幾個人嚇的臉色都變了。



    



    盧氏氣的揮舞了一下手里的鍋鏟子,面向大門口,怒氣沖沖。



    



    其他人一听小弟這話,條件反射的快速奔跑了起來,大郎靠近了蹲在一邊洗衣服的小妹,二郎靠近了自己的娘,準備保護她。三郎則是快速的去守著自家糧房的門。



    



    小弟也跑到姐姐的身邊蹲下,似乎被嚇的不輕。



    



    “小妹小弟不怕,大哥保護你!”大郎沉聲道。



    



    “大哥,姐,我討厭二舅母和傻表哥!”小男孩一雙眼楮警惕的望著大門口,吶吶的道。



    



    杜凌沙抬起頭默默的看了一眼大門口,眼里也有著一絲的氣憤和無奈,自家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親戚呢?



    



    這個二舅母很過分,隔三差五的就帶著傻表哥來自己家住下吃一天,臨回家時,還要拿糧拿油,但凡能找的到的,都要搜刮一遍。



    



    要說,她這麼上門猖狂的原因......



    



    “   ,小姑子,開門,二嫂來看你了!”時候不大,大門口傳來了一個婦人的大嗓門。



    



    院子里眾人都緊咬牙關,沒一個發出聲音的,只是一直嚴陣以待,就像大門外那婦人是洪水猛獸。



    



    時候不大,就見那婦人踩著土堆趴在牆邊向院里看,當看到院子里有人時,那婦人得意的笑了,“小姑子,你們這不是在家嗎?怎麼不開大門,再不開,我們可就翻牆進來了啊!”



    



    “嘿嘿,翻牆好!”大門外,傳來了一個傻乎乎應和的聲音。



    



    院子里的眾人听到這個聲音,再一次臉色都變了,這傻子怎麼也來了?



    



    這個傻子表哥,能吃能睡還力大無窮,每次走時都能拿走不少東西!



    



    門外的婦人見不給自己開門,雙手叉腰,張嘴就罵開了,“盧春花你這個天殺沒良心的,自己親嫂子來了,都不給開大門,你們是想敗壞你家的名聲是吧?你那三個兒子是不想成親娶媳婦了是吧?信不信我把那件事說出去,讓你們家兒子一輩子娶不到媳婦?”



    



    听到婦人這猖狂的話,院子里的每一個人都氣憤的握緊拳頭。



    



    盧氏咬著牙壓了壓自己的暴脾氣,把將要罵出口的話咽到了肚子里,才沉聲道︰“二郎,去開大門!”



    



    盧氏身邊站著的二郎杜凌海這才磨磨蹭蹭的過去打開大門。



    



    “這才對嘛,喲,小姑子這是關起門來在炖肉啊,這麼香,怪不得緊關著大門呢!”這婦人,是盧氏的娘家二嫂趙氏。



    



    “有肉吃嘍,有肉吃嘍!”傻表哥盧狗蛋一進大門,深深的吸了吸鼻子,就歡呼著往院子里的灶台邊跑。



    



    杜凌沙氣急,噌的一下站起來,“大哥,二哥,快,攔住盧傻蛋。”



    



    大郎和二郎一看,一個健步就沖到了灶台邊攔住了要去揭鍋蓋的盧狗蛋。



    



    杜凌沙氣的拿起了旁邊的掃把沖到了傻狗蛋跟前叫囂著︰“傻子,出去,這是要給我爺奶過生辰吃的,你不能現在吃!”



    



    這傻表哥飯量太大了,他一個人有可能就把這半鍋肉吃完。



    



    “嘿嘿,表妹,你是我未來的媳婦,我們一起吃。”傻狗蛋對于小表妹罵自己不但不生氣,還想伸手去拉表妹的手。



    



    “你這個臭流氓,傻子,你滾出我們家!”杜凌沙氣極,伸手去使勁的推傻狗蛋,沒想傻狗蛋沒防她,被她一把推倒了,摔在了旁邊的柴火堆上,手和胳膊臉上被劃破了皮,頓時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娘,表妹打我!”傻子還會告狀。



    



    趙氏這下可不干了,幾步跑到了杜凌沙面前,一個耳光就打了過去,“這還沒過門呢,就敢動手,我看你是反了天了!”努極的趙氏打完耳光又快速的使勁推了一把杜凌沙。



    



    她的速度之快,讓院子里的幾個人都沒反應過來。



    



    “啊......”直到摔倒在地的杜凌沙傳來了一聲慘叫,幾個人才趕緊奔向了杜凌沙身邊,想扶起她。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