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天者

第一卷 第一章 奇異少年

    “黑不知歲月,明不知經年,晨時飲酒作樂,夜間花下獨眠。醉生夢死之間,不思世間余年,哈哈哈哈•••”

    一陣癲狂大笑後,吟詩的少年歪歪扭扭的倒在城門前上不省人事,嘴里還時不時嘟囔兩句︰“好酒•••好詩•••好人•••”

    進出城池的路人圍繞著此人,指指點點。

    “公子,此人好奇怪啊,哎,原來是此人。”一對主僕打扮的兩人從城門前路過,那廝看著城門口那人對身邊的主子道。

    主子頎長的身影,一身藍色衣裝,金絲紋繡,腰間掛著一枚藍田玉,玉面銀冠,好一個翩翩公子哥。旁邊那廝頭戴帽,身著僕裝,卻生的唇紅齒白,柳眉大眼,竟然比那公子還要清秀好看幾分。

    那翩翩公子哥瞥了一眼在城門口不省人事的少年,原本他二人听聞此人吟詩,還以為是哪位文學高人,連忙擠進人群,定眼一看,卻是一位十五六歲乞丐,那人衣衫襤褸,不堪入目,卻偏偏背負長劍,腰懸酒葫蘆,不倫不類,頭發稍長遮住了那乞丐的臉龐,但隱隱望去卻仍有幾分俊逸之相。公子哥搖了搖頭,可憐了那一副相貌。

    主僕二人此前在城中也踫見過此人,此人當時正在酒樓挨那店二的棍子,听那酒樓老板,此人經常去他家酒窖里偷酒,而這次光化日主之下被逮了個正著,老板氣呼呼指揮著二狠狠地抽打著那倒在地上的少年,那少年不言不語,只是趴臥在地上不知是醒還是昏。公子哥看不過去,幫這乞丐結了酒錢,還給了這少年好大一錠銀子,讓其去謀其生路,卻不想這少年剛拿到銀子就去跟酒店的一位客人買了一把長劍,那長劍是把爛大街的貨色,公子哥給那少年的銀子足足夠他買十把這樣的長劍,當時滿堂皆笑,氣的公子哥轉身就走,原本還想幫幫此人,卻不想此人如此不堪,如今再見此人,一股無名怒火涌上心頭︰“凌,我們走!”

    “知道了,公•••公子。”那廝掩嘴嬌笑,他自然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主僕二人,出城而去。原本圍觀的眾人見是一個乞丐,也都不約而同的散了。

    那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少年卻突然一躍而起,伸了個懶腰,拿起腰間葫蘆狂灌一口,搖搖擺擺的出城而去•••

    “凌,還有多遠的路程?”一處荒無人煙之地,卻見到早已出城多時的主僕二人,那公子哥輕聲問道,聲音中有些疲憊。

    “約莫還有個把時辰的路程。”那名為凌的廝不確定道,眼中充滿了憂慮。

    “這句話三個時辰前過了。”公子哥白眼道。

    那廝臉頰一紅,卻聲辯解道︰“我又沒出過遠門,我怎麼知道?這條路還是從地圖上找到的,方向應該是對了,有多遠我就不知道了。”

    “你啊•••我們早晚要被你害死。”那公子哥沒有怪罪,只是輕輕嘆了一口氣︰“這回家的當真如此之難嗎?”

    “公子•••我•••公子放心,伶兒一定會帶你回去的。”那廝見主子有些傷感,連忙輕聲安慰道。

    “我倒是不怕回不去,只是怕我死了之後,風國與觴國盟約作廢,叔叔會撐不住的。我可不想做那亡國的罪人。”那公子哥到這里,聲音有些無助,眼中憂慮越來愈濃。

    “只怕是不遂人願,公主不想做,卻也要做了。”一陣陰惻惻聲音傳來,不知何時這主僕二人,已經被四十余人包圍起來,這四十余人黑衣黑面包裹,看不出其樣貌來歷。

    “你們是什麼人?!”那廝怒喝一聲,連忙將公子哥護到身後。

    “我們是什麼人,公主還不清楚嗎?”一位黑衣人走出人群,應該是這群人的領頭人,他並未回答廝的問題只是盯著那廝身後的公子哥。

    “我想諸位恐怕是認錯人了,在下一介男兒身,如何會是公主?”那公子哥波瀾不驚,沉聲問道。

    “公主就別裝了,區區一副面具,在下還是識得,即便不識得,你風族也會讓我識得。”那黑衣人輕蔑一笑,最後一句話若有所指。

    “這件事只有叔叔知道,你如何會知道?難道叔叔也?•••不,不可能。”那公子哥見那黑衣人一戳就破,驚駭道。

    “風千殃自然不會透漏你的消息,但他身邊的人就不一定了,畢竟,想要你風族的人,可不僅僅只是我們。”那黑衣人緩緩從腰間拔出匕首,寒光清冷的映照在那公子哥的臉龐。

    “你們就不怕觴族的報復嗎?”那公子哥見瞞不下去了,恢復了自己原來的聲音,清冷稚嫩。

    “公主太過高看自己了吧?觴族會為了你報復我們?再了你出來游玩死于一處馬賊橫行的地方,誰人會知道?到時候我們殺掉這里的的馬賊,把頭顱獻給觴王,他嘉獎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殺我們呢?”那黑衣人譏諷道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