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地南山下

第189章:張家要分家(1/2)

    酷熱難擋,懷孕的黃豆越發嬌氣。

    孕婦不能吃冰,冬儲存在地窖的冰,趙大都不敢隨便拿出來用,怕她受了寒氣。

    不用冰,山上也不算熱,位置高,綠樹成蔭下,涼風習習。

    然黃豆自懷孕,心火旺盛,輾轉難眠,睡不著了就會各種胡思亂想,以至於還會落淚。

    第一次把趙大山驚得半不敢大聲話,他很少見黃豆如此嬌氣,沒想到她會為了早晨做的不合胃口流淚。

    會為了早晨花開的不夠多落淚,會為了睡覺熱而落淚。

    次數多了,趙大山也摸準了規律,一般不惹她。她想幹嘛,要幹嘛,都依著她。

    這一寵,黃豆脾氣越發的大了。

    這,航哥兒不聽話,竟然把寫大字的紙拿去疊船。把黃豆氣得,折了樹枝要打他。航哥兒嚇得哇哇大哭,黃豆氣得摸眼淚。

    唯有趙大山,左右為難,原本這不是大事,換成以前,黃豆可能還會和航哥兒一起疊一起玩。隻是現在成了孕婦,大概有點自己寵自己的感覺,就嬌氣起來了。

    趙大山哄了航哥兒和孫武媳婦去喂羊,回頭來找黃豆,見她躺在床上發呆,不由歎口氣硬著頭皮上去哄她。

    “怎麽了,還生氣呢?航哥兒還,他隻是個孩子,你和他置什麽氣。”

    趙大山話剛完,黃豆一個翻身,臉朝外,哭得微微有些紅腫的眼睛看著他。

    “我不是和航哥兒置氣,我是氣我自己。我是不是因為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就不把航哥兒當一回事了?”

    看著昂首看向自己的黃豆,趙大山無奈地在床邊坐了下來,拂了下她的頭發。

    “亂講,你不是因為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把航哥兒當一回事。而是,因為有了自己的孩子,太把航哥兒當一回事了。你怕自己冷落了他,怕自己對他不夠好,怕自己偏心,所以才患得患失了。”

    聽趙大山這麽,黃豆在想想自己自從知道有了身孕到現在,確實是這樣。

    她在害怕。

    七月十五後,趙大娘知道她有喜的消息,怕她和趙大山不懂,一路叮囑又叮囑。如果不是黃雨月份大了,照顧不過來敬哥兒,她都要搬上山來看著黃豆了。

    七月十六,趙大山給黃家報了喜。黃三娘立刻就和黃老三上山來了,拉著黃豆又是一番叮嚀。

    這個孩子來的太不易了,黃德磊已經告訴她黃豆身體的狀況不易受孕,她常常半夜睡不著,起來燒香禱告,希望老爺能賜黃豆一個孩子。

    現在孩子有了,可得心。

    並不是孩子有了就萬事大吉,懷孕的過程,生產的過程,孩子成長的過程,都有可能碰到潛在的危險。

    養大一個孩子,太不容易了。

    從知道黃豆有喜開始,黃三娘和趙大娘這對親家,就跟比賽一樣,輪流往山上跑。

    要多吃,多睡。在她們的理念裏,吃飽睡好,營養充足,才能生出健康的孩子。

    然而,黃豆卻不聽。

    她們的想法沒有錯,那是因為她們所生活的大環境就是這樣,條件艱苦,一大家還在為溫飽忙活,懷孕了多吃一個雞蛋就是特殊待遇了。挺著大肚子還要下地幹活,不到生產的時候都不會休息。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