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狂後:廢材九小姐

第730章 知我莫若你(1/2)

    /

    此人不是旁人,竟是在她心中已有百年未見的閻北城。

    他一襲玄色藩王規製衣袍,眉目如畫,分毫不減當年,一雙眼眸似深幽的望不到底,要直直將陌上花吸入其中一半。

    滾燙的淚水順著兩頰滑落。

    此刻,陌上花腦中一片空白。

    她隻是本能的伸手,顫抖著撫上他的麵頰,當觸及到了刹那間,淚水便如泉湧一般,盡數落了下來。

    這些年來,她表麵清冷少言,甚至還能勉強對人勾起一抹笑來,但實際上,她心中早已被無盡的相思苦楚折磨的不成樣子,如今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也是幾世加起來,她極少的落淚之時。

    閻北城麵上神采依舊,風華逼人,實則眸底的疲倦心酸濃的根本化不住,此刻驟然見了陌上花,忍了又忍,還是直接將她緊緊攬攬入自己懷中,身子輕輕顫抖著,滿心失而複得的複雜心境。

    在秦雅南鶴等人眼中,他們夫婦不過失蹤了三月有餘而已,可在彼此心中,早已是隔了千年萬年之久。

    尤為是閻北城。

    他與思舟意外回到了神州大陸,神族那些老家夥第一時間便得知了他的蹤跡,這些年來也總免不得糾纏,他回到帶著思舟在魔族找回了自己的力量,屬於魔神的實力最終還是讓神族那些老家夥心生恐懼。

    不過,他們最終肯袖手,也還是因申出麵,否則,隻怕還需糾纏個千年萬年才可。

    他不懼那些該死的神族,他隻怕自己消失的太久,陌上花等不到他。

    是以,他一直拚命修煉,拚命恢複功力,這才能在百年之內重新找回來。

    也幸而得了申指點,否則,他也不能如此快的尋到陌上花。

    馬車緩緩行走起來,陌上花哭了許久,才抬了頭,眼睫上尤掛著幾滴淚珠,“你其實早就回來了對不對,我在空間裂縫之中遇到的也確實是你可對?”

    閻北城垂首,輕輕吻了吻她的眼睫,目中滿是疼惜,“是,其實在你出關之前,我便回來了。”

    “那你為什麽不第一時間來見我?”陌上花眼眶仍有些發紅,聞言不禁捏緊了他的衣角,生怕他會在突然消失。

    閻北城緊緊攬著她,嗓音低啞,“當日你正逢修煉的關鍵時刻,我又怎能打斷你。況且,我猜想你肯定更想回到神國,回到淮陽。”

    是啊,盡管她記起了一切,可她最為幸福的時候,便是身在淮陽了。

    此處有著數不盡回憶,他與閻北城便是在此處相愛,思舟也在此處出生,她還有諸多的朋友,隻有身在此處,她才會真心的快樂。

    也唯有此處的生活最為寧靜平和。

    他知道,這必然是陌上花最心之所向之處。

    陌上花與閻北城兩手交握,十指緊緊相扣,“知我莫若你。”

    閻北城低低笑了一聲,人前的冷厲森然盡數消退,此刻唯有滿眼的溫柔。

    馬車在此時緩緩停下,閻北城牽著陌上花走下馬車。

    燈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