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前妻︰總裁高攀不起

第一卷 第四百七十四章︰戰勛爵,我求你別贖罪了!

    什麼?

    甦子諾剛才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到此為止?她們平時的親昵,就親親頭發,親親額頭嗎?

    可是她們已經結婚五年,而且,戰勛爵這麼欲求不滿……

    “對,只是親她的頭發,她的額頭。”但戰勛爵確認。

    甦子諾一臉懵懂的樣子。

    “從一開始我對她的感情就不一樣。我對她……在催眠的時間,我會認為她很親昵,認為對她負有責任,認為她是我應該守護的人。但是我一直無法對她產生欲念。”

    “從軍部回來,看到她等我,我會親親她的發絲,她半夜守著給我熬粥,我愧疚,我會親親她的額頭,當我看到她給我的暗示,但是我無動于衷的時候,我會歉疚的擁抱她。但是只能有這麼多了。”

    “或許,這是一個男人對自己女人的本能,並非催眠可以騙過。在再次遇到你之前,我以為那就是愛情的樣子,直到遇到你……”戰勛爵撫著甦子諾頭發,眼神漸漸露出堅定。

    “原來有一個人,會讓我哪怕毀掉也想要留在身邊,哪怕明知道所有人包括自己都要阻攔唾棄還會忍不住靠近,會讓我明白原來支撐著聯系的不是責任跟義務,是……一種跟男人血性一樣的本能,是不能看到你受到一點委屈,卻只想把你圈在身邊欺負的,自己都害怕的佔有欲。”

    “你…這是欺負人。”甦子諾的腦海都是混混的,戰勛爵的剖白讓她覺得甜蜜又覺得羞怯。

    “可是我老婆介意的本質,不也是我只能屬于你一個人。”戰勛爵總算弄明白了甦子諾別扭的原因,又不容拒絕的把甦子諾拉到胸口。

    甦子諾還是掙扎,但這次卻不是抗拒的意味,她柔軟的肌膚貼到戰勛爵堅硬的胸膛,感受到戰勛爵有力的禁錮,耳側都是戰勛爵沉穩的心跳。

    甦子諾只覺得,整個身體加靈魂都在震顫。

    戰勛爵霸道的壓制,把甦子諾壓得更緊,牢牢的禁錮在懷中,像是自己飛不出去的小鳥。

    滿意的感覺到身下的小女人驚慌過後,就是熟悉的乖巧順從,戰勛爵幾乎喟嘆的親親甦子諾浮出一層薄汗的肌膚,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是肌膚還是少女一般的瑩潤細膩,尤其稍微情動就會浮出動人的粉紅,讓戰勛爵覺得整個身體的熱血都在奔騰。

    “老婆,你會介意,你不知道我有多高興。”戰勛爵說道。

    從進入龍堡以來甦子諾就很鎮定,她跟戰勛爵談起岳思瑾都是中肯而準確,很少有被情緒綁架的跡象,更別說對岳思瑾的惡意中傷。

    甦子諾清醒理智,讓閣老甚至軍部都對甦子諾的處理滿意,信任。

    也是甦子諾的清醒冷靜,讓龍堡幾乎平穩的度過混亂。

    以至于讓所有人都以為岳思瑾在她心上不過是一丁點塵埃,輕輕拂開就再無蹤影。

    但是甦子諾的不介意,也讓戰勛爵無法確認,是否她不在意岳思瑾,也是因為她不在意他戰勛爵了。

    “我才沒有介意。”甦子諾不認輸的嬌嗔。

    那是她管不住的小情緒,戰勛爵還特意拿出來說。

    “你不介意,你不介意。”戰勛爵摟著甦子諾發生幾聲低沉的悶笑,抓住甦子諾的手︰“我介意,我很介意過去的五年,讓一個莫名的女人佔了本帥這麼多的便宜,沒有給我的老婆守身如玉。”

    誰是他老婆…甦子諾簡直要被取笑的舌頭都要打結了。

    仿佛時光,又回到每次做錯的明明是他,結果到了最後都是甦子諾受不了要求饒的情況。

    而每次甦子諾受不了,都是因為她怎麼求饒戰勛爵都不肯放過她的激烈。

    甦子諾一想到以前的場景,腦袋里就發麻,一句話就脫口而出︰“你當然得介意,這五年你憋的那麼辛苦吧……”

    身為醫生,甦子諾要判斷這方面的狀態太容易了。何況戰勛爵在她面前的時候,恨不得把欲求不滿四個大字掛在臉上。

    甦子諾在說,因為戰勛爵的沒感覺,所以這五年憋的那麼辛苦,看到自己有感覺的人,就毫無顧忌了。

    甦子諾說完就後悔了,自己何苦刺激他,而且他已經把自己逼到床角的時候。

    但是沒想到,戰勛爵高大健碩的身軀一頓,卻再沒有聲音了。

    他咳了兩聲,沉默了幾乎一分鐘,用力把甦子諾按進懷里,臉色似乎才終于恢復正常。

    “其實這五年……”戰勛爵抬手捏了捏眉心︰“在床上,我和她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次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發生?”甦子諾小心的問。

    五年的婚姻,一次都沒有發生的話,會被判定為無能啊。

    但是戰勛爵的表現卻印證了她的想法,他把目光移開︰“有一段時間我確實認為自己……那方面有問題,甚至哎嗨的存在讓我苦惱。”

    認為自己無能,所以哎嗨的存在很不科學?甦子諾很艱辛的忍住笑。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