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前妻︰總裁高攀不起

第一卷 第四百七十章︰不會離開你們了

    戰勛爵蹲下身體,把糖糖攬入懷里︰“爸爸不會再離開你們了。”

    糖糖小小的身體頓了一下,抱著戰勛爵有力的脖頸哇一聲哭了出來。

    戰勛爵的眸子也幽暗了一下,眼眶泛紅,再抬起頭,遠遠地望著站在眾人身後的哎嗨。

    他朝他輕輕點了下頭示意自己平安,哎嗨忽然別過頭,眼楮有些微紅。

    就和眾人一樣,他曾經確實對戰勛爵埋怨頗多。甚至還因為甦子諾墜崖時他的冷漠,更結結實實恨了他很長時間。

    可是戰二確實因為愧疚,不願意成為媽咪的負擔,寧願舍棄自己的所有。

    這一個月,如果戰二失去了記憶了呢?如果他能感覺到自己一點一點失去感情,他會一個人獨自又孤單的承受殘酷的過程,就像是一個人看著自己一點一點死去,他卻沒有資格發出一點求救的聲音,這是他對自己的懲罰。

    就算是作為一個男人,他也知道這樣的懲罰太過殘忍。

    而且,他不得不承認……

    這一個月以來,他對戰勛爵的擔心也不比任何人少。只不過,他已經是個男子漢了,所以只能不動聲色地照顧甦子諾和糖糖。

    所以,哎嗨冷哼了一聲,但是走到了戰勛爵的面前,依然冷著一張俊臉但是推了戰勛爵一下︰“你年紀不小了,下次不要不見了。”

    “哈哈哈……”哎嗨的這一句,讓剩下的人都發出了會心的微笑。

    多日以來的沉郁氣氛一掃而空,大家臉上終于掛上了可以放松下來的笑容。

    雷靳炎瞥了眼秦羽肆,他嘴角微揚,笑容並不明顯。但是他能感受到,秦羽肆是真的在為甦子諾和戰勛爵高興。

    他張了張嘴,又別過頭。手指夾著一根煙,早在剛才就有個念頭在他心里來回的旋繞,但每到喉嚨口就會不自覺吞回去。

    無疑這是個重大的決定。

    就在這時,身側的秦羽肆忽然動了下。

    他要走了。

    尖銳的念頭刺破理智,雷靳炎下意識抓住他手腕。

    “什麼?”他轉頭看著雷靳炎,眼神慢慢下移。

    雷靳炎的目光跟隨著他,直到落到自己的手上。

    他咽了咽口水,裝若無意地轉過頭,“國外有什麼好的?”

    “沒什麼好。”秦羽肆眼神一寸寸在他不自在的臉上逡巡,意識到什麼,他眸子亮了亮。

    雷靳炎撓了把頭發,“既然不好,那就別去了。戰勛爵回來了,軍部的職務也就和我無關。”

    “什麼少將、上將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雷靳炎還要繼續說,但是突然被秦羽肆厲聲打斷︰“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秦羽肆從來沒有緊張過,從他的個人履歷來看,他甚至比戰勛爵的出錯率更低,但是他現在聲音都顫抖,眼神都是混亂。

    雷靳炎看秦羽肆這麼慌,他那種不確定的看不穿的疑惑反而都慢慢沉澱下來。

    “我知道。”雷靳炎第一次笑得眉眼溫潤,看著甦子諾得到幸福後,終于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以後你在政部好好干,我就靠你養活了。”

    秦羽肆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猛的反手捏住他手腕,“你不後悔!。”

    “有什麼好後悔的。”雷靳炎煩躁地瞥了他,一臉倨傲︰,“有什麼好笑的,我告訴你,我可不好養,現在八方商會的生意也一般……”

    垂頭的瞬間,嘴角卻忍不住翹了起來。

    李博明側眸看著兩人,輕輕笑了一聲。目光輕飄飄地落在身前的梁雨晨身上,只見她滿眼感動看著甦子諾和戰勛爵,眼圈紅了一遍又一遍。

    他隨手搭在她肩上。

    梁雨晨忽然全身僵了一下,然後才慢慢解凍,隨即假裝不在意的繼續看著前方。李博明當然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反應,他眼底浮起幾絲愧疚。

    這些年,他確實耽誤了她。

    “我不走了。”他俯身在梁雨晨耳邊道。

    縴弱的身軀微微晃動了下,梁雨晨難以置信地回頭看著他。只是一瞬的時間,她一向嚴厲的眼眸仿佛浸在水里。

    聲音嘶啞著,“你說什麼?”

    李博明要離開,她知道的,梁雨晨是聖米侖的院長,她可以不簽名不放他離開,可是她始終沒有那麼做。

    李博明收回溫潤優雅的視線,垂頭道︰“我不想走,想留在我身邊。”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