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王爺的千麵醫妃

世間多的是不如人意(1/4)

    書院雖然是出自錢多商會之手,但裏麵的風格還真和錢多商會以往的風格不一樣。

    先不說黑瓦木色的沉穩建築風格,就連庭院布置的也很是文雅,都以代表著文人的景物裝飾,如青鬆、墨竹、小紅楓和一些簡單的石頭做點綴,但就是這般景色,卻反倒叫人看了心靜下來。

    或許,這才是最精妙之處。

    “幾位貴客,請跟我來吧。”年紀稍長的那位學生,衝著一個方向揚了揚手,領著他們幾人往書院深處走去。

    傅灼灼明麵上之帶了一個丫鬟琉璃,跟著那學生的同時,她也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這書院。

    那稍小些的學生見她這般以為是好奇,頓了頓便介紹起來:“這是前院,多是平時上課的地方,今日乃休沐日,學子和老師都在後院住所。隻有一些輪值師兄弟在周圍做打掃。”

    “哦,不知各位學生這般學習是幾日休沐一次?”傅灼灼點點頭,扭頭也看向那個少年。

    許是她的目光太過直接,竟叫那少年一時無措,在視線閃過慌亂後,他急忙別頭與她錯開目光,然後結結巴巴的說:“一般……一般……一般都是半月……因為,因為夫子說……要勤學好問……”他後麵的話傅灼灼已經沒了興趣,她剛才那一問,不過是想了解一下日後子歸會過什麽樣的生活。

    所以不等那學生結結巴巴的把什麽大道理說完,她已經從他身上收回目光,重新打量周圍的環境。

    錢多玲走在傅灼灼身旁,看到那學生因傅灼灼的話而變得結巴,甚至連臉都紅了,不禁暗暗偷笑起來。

    不過她一看傅灼灼的樣子就知道,她這般不過是為了自己弟弟著想罷了,才不是真的對這些書呆子感興趣。

    領路的學生終於停下了腳步,微微側開身子讓出一道門,“老師就住在此處,他這幾日除了用膳時外並不喜歡我們打擾,幾位都是書院熟人,學生便不送幾位貴客進去了,請!”說著他謙卑垂首,往後退了些。

    傅灼灼和錢多玲交換了一下眼神,錢多玲肯定的點了點頭,“那我們自己進去吧。”

    “辛苦兩位了。”錢十萬衝那兩個學生客氣說道。

    傅灼灼跟隨著錢多玲走進那道門,裏麵是個獨li的小院,有三間廂房。錢多玲邊帶著傅灼灼走向其中一間廂房邊壓低了聲道:“書院的管事院士,都有獨li的小院,每日三餐也有自己的學生照顧,身份比其他普通夫子是高些的。”話落他們已經站在了廂房門口,錢多玲微微遲疑下又壓低了聲湊近傅灼灼說:“徐院士為人有些古板嚴厲,不管他讓你來作何,他在書院中都是有些威望的,你等會兒還需謹慎些。”

    “嗯。”傅灼灼也知道,為了傅子歸日後在書院的日子考慮,她肯定是要謹慎行事。

    忽然,麵前的房門被打開,一個兩鬢發白,留著長胡子,身著灰白長褂的六旬老先生,繃著一張嚴肅臉出現在門口。

    錢多玲見人先是一愣,後急忙站直身對他拱手行禮:“學生少卿拜會先生,聽同門的學弟說先生抱恙,學生便不請自來了。”

    傅灼灼打量麵前的老者一眼,也急忙跟著垂首半蹲行了禮:“先生好。”

    老者掃了眼傅灼灼,看著錢少卿表情溫柔了些:“沒想到少卿會過來,怠慢了。”他聲音中氣十足,氣息沉穩的說道。

    “先生乃我老師,少卿上門自是應當之舉,先生豈有怠慢之說,真是折煞學生了。”錢多玲繼續用錢少卿的身份拱著手,彎著腰恭恭敬敬的說道。

    而後一步進來的錢十萬也過來了,對這老者拱手道:“徐院士別來無恙啊!”

    “哎喲,這不是錢家四爺嘛!怎麽四爺也過來了?”徐院士看到錢十萬提高了嗓子說道,但神色並不驚訝。

    “嘿嘿,聽說先生有些不舒服,我便不請自來了。”錢十萬提著衣擺走上來,笑嘻嘻的說:“且我這次是送我家方兒來學院的,自然得是來拜會拜會先生的。”

    徐院士看著他這副笑嘻嘻的樣子,哼哼笑了兩聲,抬手摸了下自己快垂道胸前的胡子。然後,徐院士終於將目光轉向了錢多玲身旁的傅灼灼和她的丫鬟。

    “這位姑娘是……”徐院士摸著自己的胡子,神色有些高深莫測的看著傅灼灼。

    錢多玲忙介紹道:“這位就是先生想要見的大夫姑娘。”

    “哦?”徐院士挑了一下自己快全白的眉毛,語氣雖然是意外,可眼裏卻沒半點驚訝的意思,看來是早就猜到了傅灼灼的身份。“少卿莫要說笑啊,我請的是個大夫,可不是個未出閣的女娃娃。”

    聽到他這樣說,錢多玲一時語塞。

    難道老師不知道灼灼是個小姑娘?

    傅灼灼默聲看著麵前的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