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嫡女:王爺請獨寵

第1308章 告狀(1/3)

    景瑜是何等人?自己的兄弟再搞錯,這點眼力也沒法做皇帝了。

    不過,當著這麽多朝臣、女眷的麵,他也不能揭穿自己兄弟,讓他在這麽多人麵前沒臉。

    於是,淡淡一笑,“朕今天飲酒過量,倒是認錯了。不過,你怎地如此狼狽?這可一向是景曦的作風。”

    大家深以為然,看這少年老成的樣子,都認為確實是景陽。

    景曦輕咬著下唇,強忍著委屈的模樣,跪到地上,腰背挺直的道:“求皇兄恕罪,臣弟與北陵憶雲發生了衝突,這是讓她打的!”

    “什麽?!”北陵的使團先震驚了.

    景瑜眉頭蹙了蹙,讓身邊的小太監去宣太醫,然後才問道:“到底怎麽回事?”

    景曦眨了眨紅彤彤的眼睛,氣憤又委屈,卻又強裝堅強,道:“我與夥伴們玩兒捉迷藏,藏到了魚池那邊,誰知看到北陵憶雲攔住了父皇和母後,還送父皇荷包,說愛慕父皇,都把母後氣的動了胎氣。我看不過,等父皇和母後走了,跟她理論。氣不過推了她一把,誰知她卻對我嚇死手,將我摔暈後就逃了!”

    大家一看,北陵憶雲果然不在席位上。

    這時候,景陽、王明軒、上官安寧等幾個孩子緊張的跑了進來,見到景曦都做出放鬆的神情。

    景陽學著景曦的樣子一蹦一跳的走到景曦跟前,用景曦的口氣,責怪道:“你藏到哪裏去了,讓我們好找!”

    王明軒也道:“我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來求皇上派禦林軍尋找呢。”

    上官安寧道:“你怎麽弄成這個樣子?”

    景曦少年老成的歎息一聲道:“被北陵憶雲給打的。她勾搭父皇被我堵到,說了她兩句,就惱羞成怒了。還以為我死了,不叫大夫救我,卻自己逃了。”

    “不是這樣的!”北陵憶雲急急的進來,衝著景瑜行了北陵的禮,道:“大溟皇上,不是這樣的?”

    心裏慶幸,幸好自己回來了,若是走了,就被這兩個小子給算計了。

    景曦冷著臉問道:“怎麽?你敢說你沒當著我母後的麵,送我父皇香囊?還穿這麽少勾引我父皇?”

    大家一看北陵憶雲這穿著打扮就信了三分,加上告狀的是“景陽”這個少年老成、中規中矩的王爺,就更信了六、七分。

    “你!”北陵憶雲覺得這事兒可不能承認,“我……沒有!”

    景曦道:“那就讓人請父皇、母後來對峙,還有暗處的暗衛!”

    北陵憶雲臉色一白,死不承認,“我沒有就是沒有!那些人都是你的人,怎麽可以作證?”

    “好!這些人不能作證,那你把本王打暈,還以為本王死了,想逃跑是真的吧?”景曦也沒指望北陵憶雲能承認,畢竟現在不是與北陵鬧翻的時候。

    他現在就是讓北陵憶雲沒臉,讓北陵使團沒臉提出和親的事。

    北陵憶雲眸光心虛的閃躲,但還是道:“我沒有!”

    這時候景陽扮演的景曦說話了,“敢做不敢當的慫貨!這就是北陵人的做派嗎?你剛才慌慌張張的往宮外跑可是好多人都看到了。”

    北陵憶雲一口咬定:“我那是迷路了,什麽都沒做!”

    事已至此,她就是死不承認,他們沒抓個現行,看他們怎麽辦!

    這時候,請太醫的太監來了。

    景瑜道:“去後殿讓太醫給你檢查身體,處理一下傷。”

    景曦也不糾纏,今天可是皇兄的登基大典,鬧大了不好。

    站起來,背著小手,繃著小臉兒,拿足了小王爺的做派,邁著四方步,往後殿走去。

    景陽的唇角抽了抽,自己是這個樣子的嗎?好別扭哦!

    於是,也站起來,小跑著追上去,嘻嘻笑道:“我陪著你。”

    景曦嫌棄的皺了皺眉頭,自己是這樣子的嗎?好傻的樣子!

    景瑜眸中閃過無奈和寵溺,然後清清淡淡的對北陵憶雲道:“既然你們各執其詞,朕自會調查清楚,若你是無辜,自然會還你個公道,若真有此事,也請北陵使團給朕一個說法。”

    北陵憶雲臉色有些蒼白,但還是道:“多謝皇上!”

    躲過一時是一時,大不了私下認罪,也不能在這個場合給北陵丟人,不然回去父皇非得懲罰她和她的母妃。

  &nbs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