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也在這裏

第147章即將完結(1/2)

    之後,趙韻笙在鬱政的要求下,又重新回到了鬱家。

    果然,鬱政如他的保證所言,沒有再碰過趙韻笙。

    兩人如從前一樣,各自安好。

    可漸漸的漸漸,鬱政卻有了新的困惑,他總覺得趙韻笙總是在有意無意總撩撥自己。

    比如,偶爾趙韻笙會洗了澡之後,穿出性感的小吊帶,問鬱政,“我的新睡衣漂亮麽?”

    鬱政看的喉頭發緊,不敢再看,悶聲悶氣的說,“漂亮。”

    再比如說,晚上趙韻笙睡覺時,會經常將小腳搭在鬱政的大腿上,冰涼刺骨。

    而她一夜安睡,鬱政卻隻能退讓退讓再退讓,實在受不了,就去衝個冷水澡再一夜無眠。

    ……

    此類事件繁多,讓鬱政幾乎快要忍無可忍。

    在趙韻笙再一次睡覺時,將小腳搭在鬱政的腿上時,他沒有再退讓……

    而是一把抓住,趙韻笙縮腳,鬱政不放。

    趙韻笙無奈之下,“你做什麽?”

    鬱政微嗤一聲,“做什麽?我倒要問問你是想做什麽?”

    “沒有。”趙韻笙笑著搖了搖頭,想要縮腳,卻又失敗了。

    鬱政轉過身來,目光冷冷,逼問趙韻笙,“你是不是故意在試探我,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可不必。”

    趙韻笙臉微微紅,有些羞澀的表示,“其實……我們已經是夫妻了對吧,我真的很想跟你正常的男歡女愛。”

    “……”鬱政有些沒有想到,趙韻笙會說出這麽一番話來,和他想象中的大相徑庭。

    雖然這也是鬱政理想中的夫妻生活,但是,他不敢。

    “鬱政,我不想你失望,也不想你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趙韻笙語氣平靜,目光裏卻充斥著鼓勵。

    “好。”在趙韻笙的話下,鬱政決心再試試。

    於是,鬱政輕呼了一口氣,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情緒,溫柔的將自己的重量覆蓋在趙韻笙的身體上。

    “韻笙,你準備好了麽?”鬱政眼神如同夜色一般迷醉而又深情。

    “嗯。”趙韻笙微笑頷首,並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她本就不是那種故作矯情的女子,直來直往,更何況麵前的人是她的丈夫,沒有必要假裝。

    “好。”鬱政的聲音如空穀幽蘭一般在寂靜的夜裏流淌而過。

    這一次,他不再是粗魯、急躁的。

    而是,輕柔的,不動聲色的微微眯著眼,將趙韻笙的衣服一一除盡。

    趙韻笙也學著鬱政的樣子,為鬱政寬衣、解帶。

    空氣中都泛著微甜溫暖的清香,或許是鬱政和趙韻笙的體香的混合,再加上些許情動的味道。

    夜色裏,繾綣溫存。

    他們再一次的坦誠相見,彼此安靜的注視著對方,二人都異常的有耐心。

    或許是因為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和教訓的原因。

    “不要怕。”鬱政在趙韻笙的而後喘息言語,聲音克製而又迷人。

    “我不怕。”趙韻笙閉上眼睛,烏發披散,睫毛濃長,楚楚動人。

    鬱政環抱著趙韻笙的腰,低頭吻了吻她的眼睛。

    趙韻笙微微一顫,有些難耐的扭動了下纖細的腰肢,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