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靈記

第兩千零五十八章 相互試探(1/2)

    安馨的目光冰冷地落在宣燁的側臉上,“你在擔心什麽?沒聽過論功行賞嗎?你口口聲聲要讓我們替你解除國師府的危機,此刻正是你立功贖罪的時候。”

    宣燁極其忍耐的閉了閉眼睛,一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樣子。他無聲地轉過頭去,高舉起捏著令牌的左手,讓令牌尖銳的邊緣劃破自己的手掌心。

    鮮血流淌著出來,浸透了他手中的令牌,他高舉著令牌,領頭心地往前走去。

    落後他兩步遠的安馨能夠清楚地感受到,宣燁手中的令牌觸動了一層無形的屏障,有陣法波動迅速傳開,冰冷狂風從西北方向吹襲過來。

    陣法打開了。

    宣燁的衣袍被疾風吹起,一頭半百的頭發被吹得直直地向後揚起,他努力站穩腳跟,緩步迎著冰冷的北風沿著青石板路向前走去。

    安馨撐開防護陣法護住自己和身後的南宮翎,亦步亦趨緊跟在宣燁身後向前走去。她沒有貿然護住宣燁,她不知道宣燁接下來會有何動作,她也想看看宣燁有何本事?

    安馨剛一踏進陣法,眼前的景象驟然一變。繁花似錦的春日景色消失,取而代之是冬日暗淡無光的昏沉空,和四周翻騰不息的滾滾烏雲。

    安馨有些吃驚。

    若不是腳下依舊是青石板路,他們仿佛置身在一無所依的空中,除了身側觸手可及的烏雲,和耳邊呼嘯的風聲之外,其他的什麽都沒櫻

    安馨凝神看向宣燁,隻見宣燁除了左手高舉著沾滿著鮮血的令牌,讓沿路的陣法不會攻擊他們之外,他的右手還從腰間的荷包中,捏出一把暗器,時不時的擊向道路的兩側的烏雲。

    宣燁發射暗器看似毫無規律可言。安馨好奇了,宣燁怎麽在看似毫無方位坐標可言的地方,準確的射出暗器?

    宣燁顯然感受到了後方目不轉睛的凝視,他不甘心地低聲道:“好叫兩位先生知曉,來去的路上,都需要用暗器擊中不同的方位,才可以安然地進出。”

    “隻有我活著,兩位仙尊才能平安的進出。”

    嗬嗬!

    宣燁還在擔心他們卸磨殺驢?!

    真是想多了。

    在宣燁聽不見的地方,安馨正興奮地對南宮翎道:“我看出來了,沿路這些,全都是困陣。”

    沒錯,宣燁用鮮血激發令牌,讓青石板正中間的困陣,始終蓄勢待發卻沒有攻擊他們。而連續不斷地困陣,把這條青石板路圍攏在中間,持續地抵禦上方問鼎門的大陣,給他們留下了可供兩人並行的通道。

    宣燁打入暗器的地方,正式兩個困陣交匯處最薄弱的地方。那些被他打入暗器的方位,恰好可以加固兩個困陣之間的縫隙,幫助他們順利地通校

    以安馨所學不多的陣法知識,她都能清楚地看出端倪,宣燁還鄭重其事警告他們,強烈的反差之下,多少有些可笑。

    南宮翎見安馨看穿了陣法的關鍵,歡喜地讚歎道:“你得對!這裏的陣法極有可能是曆代國師修習陣法留下的遺跡。他們勤加練習又彼此模仿之下,每個陣法略有不同,卻都有八九分相似。”

    “看來國師府得到的問鼎門陣法殘卷中,就數困陣的法訣最為齊全。”

    “宣燁能夠進出,除了他是陣法高手能夠自如往來之外,最大的可能是,國師府曆代國師對這些陣法有詳盡的記載。”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