燧靈記

第兩千零五十六章 句句是實話?(1/2)

    宣燁等著背上毛骨悚然的感覺褪去,保持著臉上頹喪沮喪的神情,在心底輕輕地鬆了一口氣。他應該通過了兩位仙尊的考驗,他出了心底最深處的秘密,讓他們不會再懷疑他。

    終於,他有機會帶著他們去他設下的陷阱,等他殺了南宮翎,再囚禁住安馨......宣燁心地控製住氣息和心跳,夢寐以求的機會近在眼前,他不能露出一絲破綻來。

    安馨跟上南宮翎的步伐,始終保持距離宣燁五步遠的距離。她對南宮翎低聲傳音承認道:“這裏的幻陣確實威力甚。我並沒有感受到威脅,神誌始終清明,聽見你們話的聲音,輕易地便走了出來。”

    “仙凡之別真有這麽大嗎?”

    南宮翎沒有回答安馨的這個問題,他對安馨提醒道:“‘甄言丹’的藥效應該發作了,你還有什麽要問宣燁?”

    安馨凝神,當即發現宣燁的氣息變緩,一直緊繃的身體也鬆弛下來,她馬上抓住機會道:“宣燁,你國師府憑什麽能綿延三千年?曆代國師的秘密都藏在哪裏?”

    前行中的宣燁忽然挺直背脊,情不自禁的用滿是驕傲的口吻,嘶啞地回答道:“國師府能綿延三千年,憑借的是審時度勢,謹慎微,偏居一隅,不得罪三大仙門,不跟世俗朝廷結仇,用丹藥濟世扶困,救濟下眾生。”

    “曆代國師的秘密全都在丹方鄭”

    “霍迪國地處北境,冬日漫長,國師府每年煉製的各種丹藥活人無數。國師府沒有稱王稱霸的野心,任誰成了北境的主人,都願意跟國師府交好,讓國師府繼續為皇朝效力。”

    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讓安馨有理由懷疑‘甄言丹’的藥效還沒有發作。

    她轉頭看向南宮翎,南宮翎接住她的目光,卻輕笑著傳音道:“藥效定然是發作了。你問得仔細些,他若心中有鬼,一定會露出破綻來。”

    安馨從善如流,馬上改變了問話的方向。她這樣問道:“你跟甘瀾院行刺的人有關聯嗎?”

    行走在前麵帶路的宣燁,明顯地垮塌下了肩膀,他嘶聲答應道:“有的。他們都是服用了‘趣’的偽先,跟國師府脫不了幹係。”

    宣燁國師府不自己,這是‘甄言丹’的藥效還沒有完全發揮了。安馨再問:“你煉製的‘趣’有給過其他人嗎?”

    宣燁的聲音裏,忽然增添了明顯的苦澀,他無奈地承認道:“有的。除了府中試藥之外,其他的‘趣’都給了英德帝。”

    接連兩個已知答案的問題,跟他先前的辭相互印證,安馨旋即開始了快速的一問一答:“英德帝的偽先中,你認識多少人?”

    “十一個。”

    “你怎麽認識他們的?”

    “他們服用‘趣’後身體不適,英德帝讓他們快馬加鞭來國師府求救,是我給他們療傷,助他們吸收藥力,保住了他們的性命。”

    二十五人中,宣燁認識十一人,人數真不算少了。

    安馨再問:“這時十一人中,有幾人還活著?”

    “全都死了。唯一一個送到我麵前救治的,在昏迷兩日之後短暫醒來,告訴我有五人去了鷹宗後,也死了。”

    “惠仁帝會對你言聽計從嗎?”

    “不會,我給惠仁帝煉製丹藥,乃是英德帝的旨意,惠仁帝對我客氣是聽旨行事。我給他的丹藥並不能解除他的病痛,私底下,他對我怨言甚多。”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