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夫人又爬牆了

第30章 巨大折磨(1/2)

    季瀾臣渾身僵住,下一秒就被華清音壓在了床上,雙眼驚訝的望著發絲淩亂的女人。

    近在咫尺的雙唇纏綿,熱度傳遞,抵死繾綣。

    季瀾臣心跳漏了半拍,雙手緊緊地抓住床上的被單,床單不多時便起了褶皺……

    渾渾噩噩中,季瀾臣才想起自己喝下的兩口咖啡,應該是發揮藥效了。

    費家父子好陰險的手段,居然想要用這樣下作的手段收買他!

    不行,僅有的理智告訴他,不能被任何人控製,不可以。

    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他一點也不想推開這樣的軟玉溫存,甚至貪婪的想要更多……

    華清音衣服半露,臉頰泛紅,神情迷離,激動地吻住季瀾臣,早已經不顧什麽理智清醒了,而季瀾臣也漸漸迷失在她的索取中,欲罷不能。

    在這樣的情況下,兩個人漸漸迷失。

    突然之間,季瀾臣似乎隱約之間看到了什麽發亮的紅點,突然蘇醒過來,一把將華清音推開,可華清音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從他身後抱住了。

    季瀾臣起身走到床的對麵,直接拆掉牆上的插座,卸了下來後竟然看到一個針孔攝錄機!

    糟糕!

    不好!

    原來費家父子的禮物不僅僅指的是華清音,更是……

    季瀾臣將針孔攝錄機扔在地上,一腳踩碎,此時華清音突然從身後撲了上來,緊緊地抱住季瀾臣的身體,“我好難受,你快點幫我吧……”

    “清音,清音你聽我說……”季瀾臣深深地壓了下口水,他根本不知道這房間裏還有多少針孔攝錄機,更不敢輕易的帶她出去,萬一遇到了什麽人,她這幅樣子根本不能露麵……

    “你清醒點,清音,這間房被布置了針孔,我們被人監控了!”

    “好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我們不能……”

    季瀾臣當機立斷,直接將衣服蓋在她身上,摟著她走出去。

    誰知沒走幾步,就聽見另一側的走廊裏費家父子的對話,“他們都喝了藥,隻要神誌不清,我們拍下來就可以拿捏住他們的把柄,想做什麽作什麽了!快點,人肯定走不遠!”

    季瀾臣立即轉身走向另一個方向,身邊的華清音渾身無力的被他抱住,隻能踉蹌的跟著他的腳步往前走。

    恰好有一個布草間開著門,季瀾臣想都不想就帶著她走進去,關上門後直接往最裏麵躲著,將幾個純白色床單蓋在華清音身上,阻止她動手動腳亂來。

    很快便有服務員推著車回到布草間,整理雜物,而此時的華清音依然不清醒的喘息囈語,季瀾臣生怕她的聲音太大惹來服務員,隻好捂住她的嘴,緊緊地抱住她。

    當服務員正要關上門離開的時候,費家父子突然趕到,看見門開著就要往裏麵走……

    季瀾臣屏住呼吸,十分緊張的聽著外麵的動靜,身邊的女人還不停地扭動,掙紮,貼著他的身體亂動,這讓他受到極大地折磨!

    “華清音,不要再動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