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夫人又爬牆了

第99章 穿上褲子(1/2)

    華清音怔住了,身體僵直無法動彈,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磕磕巴巴的說道:“你……你怎麽會……”

    季瀾臣打量了她尷尬的神情,輕哼一聲,“如果我真睡著了,就不會知道你偷偷的來這裏看我。”

    “我哪有……我隻是……”

    “你不會找借口還說自己是順路來的吧?現在這個時間?”季瀾臣另一隻手指了指向窗外,“難道你有夢遊的習慣?”

    華清音深深地咽了下口水,咳咳一聲,“沒錯,我不是順路,我是來看你死了沒有。如果死了,我好替你收拾。”

    “華清音!”他皺著眉頭,“從你的嘴裏,就聽不見一句真心的話嗎?”

    “我……”被他這樣問著,她有些猶豫不安,無可奈何中又帶了點甜蜜,“好我沒找借口,的確是來看看你還喘氣沒,隻不過我也沒惡意……”

    聽到這句話,男人的嘴角才露出淡淡的淺淺的笑,可是緊握住她的那隻手始終沒有放開。

    華清音坐了下來,試圖抽回手,卻沒能成功,皺著眉頭看他,“放開呀,你還抓著幹嘛?怕我跑了不成?”

    “沒錯,是怕你跑了。”他直言不諱道,眼睛定定的注視著她。

    華清音被看的臉色微紅,窘迫不已,空氣之中流動著曖昧的氣氛。

    就在她沉默的時候,季瀾臣又突然看著她說道:“在我住院期間,很多個晚上,你偷偷來過幾次了?”

    華清音麵容紅潤,眨眨眼睛,“你胡說什麽,我哪裏偷偷來過幾次,隻有今天而已,還被你抓到了。”

    她翻了個白眼,“你還真是自作多情。”

    “是我自作多情,還是你情不自禁?”

    華清音忽然呼吸急促,快速的抽回了手,甚至覺得被他握住的手腕都麻麻的,酥酥的,有些熱。

    “你胡說八道怎麽沒完了!我說我不是惡意,不代表就一定對你有什麽。”她抿著嘴,仔細的看著他的臉色,似乎比之前好了許多,酸酸道:“看來有人照顧你照顧的很好,恢複的很好呀。”

    季瀾臣點了點頭,“沒錯,有一位心地善良的田螺姑娘每日都會送來不同的湯給我補身體,自然就好的快。”

    “什麽田螺姑娘?除了楚晗就是宮蓓蓓,難不成還有別的女人?”

    季瀾臣得意挑眉,“你是明知故問,我季瀾臣身邊會缺少女人嘛?大把的女人想要送到我的麵前……”

    華清音白了一眼,冷哼一聲,“是是是,你季瀾臣從不會缺少女人,多少女人會對你投懷送抱啊!那你何必還擋在我麵前,為我受傷?”

    脫口而出的話已經像是潑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來,華清音尷尬的癟癟嘴,神色不自然。

    沉默的空氣裏流動著略顯曖昧的氣息,昏黃的燈光映著彼此的臉,四目相對,卻好像有千言萬語要說,最後隻化為嘴邊的一聲歎息。

    “原來你知道我為你受傷。”

    他的聲音清冽低沉,仿佛受傷的小獸,自己舔舐著不為人知的傷處。

    華清音總覺得心口有什麽堵住了,慌亂,憋悶,酸澀。

    她當然知道,親眼看著他為救自己倒在地上,再硬的心腸也會化為繞指柔吧。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