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夫人又爬牆了

第100章 予取予求(1/2)

    季瀾臣不自然的咳咳一聲,快速的提好褲子,捏住她的臉蛋,“又不是第一次看見。”

    她抿抿嘴,“看了會長針眼!”

    季瀾臣微微皺眉,靠近她的唇邊,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她的唇瓣,“說謊鼻子會變長。”

    “你離我遠點。”她不滿的說道,雙手抵在他的火熱的胸膛前,阻止他再靠近自己。

    因為他一靠近,她的呼吸就會變得急促,她的大腦同時也會停止運轉。

    華清音不想讓自己變得那麽被動,所以首先能做的就是想到抗拒他的親近。

    “清音……”他口中念著她的名字,帶著輕微的顫動和緊張,“你昨晚能來看我,我很高興。”

    華清音臉色微紅,低下了頭。

    “因為我知道,你並不是真的那麽討厭我。”季瀾臣拉著她的手,緩緩地向下,撫摸到了他的腹部……

    華清音似乎想到了什麽,雙手顫抖著瑟縮著,下意識的收了回來。

    季瀾臣卻不慌不忙,堅持抓住她的手,繼續靠近他的身體,嘴裏還說道:“我那裏已經好了很多……”

    她眨巴眨巴眼睛,流露出一絲驚喜和懷疑的神情,“你說的是真的?”

    季瀾臣點了點頭,“我已經有了最好的藥,好得快。”

    她詫異幾秒後,仿佛意識到了他話語中隱含的意思,“那就好。我也希望你趕快好起來。”

    他似有深意的凝視著她嬌紅的臉龐,伸手替她別好淩亂的一縷發絲,“所以你想清楚,要對我說些什麽?”

    華清音的睫毛微顫,握緊了手,鼓起了勇氣撫摸著他的腹部,雖然仍舊是隔著紗布,但她就是知道,他的表麵傷口已經在愈合了。

    可他心裏的傷口呢?

    “說……說什麽?”

    他沉默著,不發一語,就這樣一直保持著壁咚的姿勢紋絲不動,執著又堅定。

    曖昧,詭異,尷尬中又帶點較量權衡,二人的氛圍十分複雜。

    最後還是華清音敗下陣來,轉移視線,不敢再看著他,低著頭說道:“不管怎麽樣,傷害你不是我的初衷,更不是目的。”

    “我從來不習慣跟任何人解釋什麽,但我隻說一遍……”她咬了咬唇瓣,幾秒種後深呼吸一口氣,似乎給了自己勇氣,“我不是故意害你,更不想看見你受傷。那日我隻是想離開,慌忙之中才會錯手傷了你。言語間也許也讓你傷了心,但不管怎樣,我不想你誤會我。”

    原本的華清音從來不在乎任何人的想法,更不屑去解釋辯解,因為她覺得一切都毫無意義。

    可是在麵對季瀾臣的時候,她卻有了這份耐心,隻因為她不想讓他誤會。

    華清音越來越發覺,季瀾臣對她來說,似乎是很特別的人。

    在季瀾臣沉默的幾秒鍾內,華清音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掰碎了。

    下一秒,他就湊近她的臉龐,一隻手勾起她的小下巴,雙眸發亮,“我懂了。”

    “你懂什……”話還沒說完,就被男人全數吞沒在了口中。

    “嗚嗚……”她睜大雙眼,不敢置信的望著他近在咫尺的臉,卻隻能看見他眼睛裏滿臉張紅的自己。

    他來勢洶洶,她毫無退路,就這樣被他逼近在包圍圈內,予取予求。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