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醫品香妃

第362章 不知有何要事?(1/2)

    花脂若暗暗翻了個白眼,微嗔的言道,“皇上究竟在關心臣妾腹中的孩兒,還是在關心臣妾?”

    花脂若此言,若照宮規禮數,是極為不妥的。

    後主以及嬪妃雖然身份尊貴,但較皇嗣而言仍舊不及,花脂若身為皇後,如此言語的確有些失了一國之母的風範。

    偏偏此言在顏博堯耳中卻婉如妙音,女人竟然與自己逗趣,不再一板一眼的言行,自是不會介意,當即湧起濃濃的笑意,壓低聲音湊上前去,在她耳邊低聲言道,“朕自然是在關心你的身子……”

    男人帶著酒味的氣息,暖暖的噴在耳邊,花脂若臉頰頓時發燙,縮了縮脖子躲向一旁,低聲笑斥道,“貧嘴!”

    隨即端起杯盞又飲了一口,掩飾著滿麵的嬌羞,二人悄然互動,氛圍暖柔,這段時日以來,心裏暗結的鬱氣,似乎也在一點點的散去。

    一旁伺候的井兒,見自家主子與皇上之間的互動,似乎合好如初了。雖然打心底裏替主子高興,卻不由得有些奇怪,主子的轉變未免也太快了些吧?

    坐在斜對麵的馮頎柔見他二人悄聲低言,雖聽不清二人談話,卻心知他二人關係定然緩了許多。

    頓時笑的眉眼彎彎,開心的向花脂若投來一抹捉挾的笑意,同時端起酒盅遙遙向花脂若舉了舉杯,輕抿了一口。

    花脂若啟杯回敬,臉頰頓時飛起紅霞,淺施唇脂的雙唇更是紅潤了許多。

    三王爺幾杯酒下肚,極有興致的對皇上言道。

    “皇上,臣此次出使黎國,得知黎國盛產香墨。臨別時,臣特意挑選了極品香墨回朝。聽聞其墨色澤黑亮,所書字跡百年色澤不減,內暗含幽香,書寫字跡滿紙飄香。宴後品茗之時,臣願獻醜舞墨助興。”

    顏博堯朗聲大笑起來,“極好,三哥如此一說,朕倒有些等不及了,眼下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不如移步品茗,正好賞閱三哥的一手好字!”

    鄭太妃也笑吟吟的言道,“皇上請移步花廳,本宮這就命人呈上文房四寶。”

    眾人皆起身,花脂若也在井兒的攙扶下,隨在顏博堯身後,緩步向花廳走去。

    此時與花脂若隔的近了,井兒神情微變的低聲詢道,“主子,適才您喝的明明是春蜜,怎麽奴婢聞著有股子酒氣?”

    “怎會,那春蜜甜甜的,與酒大不相同,本宮豈會連酒也分辨不出來了。”花脂若瞄了一眼井兒,輕笑著言道,“你可別忘了,本宮擅長製香,若嗅覺不明,豈能製香?”

    井兒皺眉,雖是如此,但主子身上淡淡的酒味卻是不假,趁著眾人不備,井兒後退兩步,端起花脂若的杯盞嗅了嗅,立即回到其身旁,微急的言道,“主子,您可是嗅覺出了問題?那春蜜裏明明摻了酒,難不成你聞不出來?”

    花脂若搖頭,“哪裏有酒味兒了?讓本宮聞聞看……”

    二人正在說話,走到殿門處的顏博堯回身喚道,“若兒,可是有何不適,為何還愣在那裏?”

    “無事,這就來。”花脂若甜甜一笑,不再與井兒多言,徑直向前走去。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