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醫品香妃

第360章 無需你伺候(1/2)

    馮頎柔離去,花脂若望向井兒,“井兒,本宮如今的樣子,當真如怨婦一般嗎?”

    井兒遲疑,“主子,這話奴婢不敢說。不過三王妃說您失了昔日的銳氣,倒是真真的。主子,想您在閨閣時,執掌花府,打理禦香坊,揭穿陳氏與王掌櫃的詭計,替大夫人報仇雪恨,為老爺平冤昭雪,力挽狂瀾救花府於危難之中。那個時候的主子,奴婢是真真的佩服!”

    “可是……”井兒望著眉宇間英氣全無的花脂若,輕聲言道,“可是現在,主子您坐上天下女人都想坐的位子,卻失了戾氣,沒有笑顏,更少了精神頭……”

    井兒的一席話,花脂若無力反駁,她心裏明白,當日自己橫衝直撞大刀闊斧的打理花家,做自己想做之事,哪樁哪件不是因為身後有顏博堯的默默支撐。

    哪怕他什麽也不做,自己一想到身後有這麽一個人,腰板也是直的,心也是安穩的。

    可如今卻不同了,他的心是否還在……不知……也不敢想……

    花脂若並非懷疑自己的能力,隻是情根一旦深種,整個身心便會猶如攀伏於樹幹的蔓藤一般,與之糾纏融為一體。若有一日,發現樹心已空,蔓藤失了依伏哪裏還有向上攀延的心力。

    早知如此,倒不如從未得,便談不上失。從一開始,自己便不應當扮演蔓藤的角色,努力讓自己成為一棵樹該多好……

    “晚了,一切都晚了……其實一早本宮便知道,他並非良人,怪本宮心存僥幸,奢妄能收獲萬一……如今明白,他非那萬中之一,卻已經晚了……”

    井兒滿麵不解,“主子,什麽萬一,奴婢不懂……”

    “你不會懂,馮頎柔也不會懂,這兒的人,都永遠不會懂的……”花脂若低喃。

    她悔了,悔不該在這個時代談情說愛,悔不該嫁入天家,悔不該對當世之人報著前世之心……

    ***兩日後,禦書房內“皇上,三王爺回宮了,此時正在殿外候著。”傅恒對穩坐在禦案後的顏博堯,恭聲通傳道。

    “速傳他進殿。”顏博堯精神一振,站起身來。

    得傅恒通傳,三王爺一身風塵快步而入,“臣見過皇上。”

    “三哥快快請起。”顏博堯大步上前,扶起三王爺的手肘,向暖榻旁走去,“坐下說話。”

    三王爺剛一坐定,便從懷裏掏出本明黃色的冊頁,雙手呈到了顏博堯跟前,“皇上,此乃我朝與黎國簽定的同盟書,上麵蓋著黎國君主的印鑒,兩國永不交戰,共固萬世江山。”

    顏博堯接過同盟書,翻開冊頁好一陣細閱,方才合上連聲言道,“好!甚好!如此朕也安心了……”

    三王爺望著顏博堯略顯倦意的麵容,輕聲詢道,“皇上,臣去往黎國的這一個月,可是朝中有異?”

    “並無,朝中一切安好。三哥何出此言?”顏博堯挑眉反問。

    “臣見皇上神情晦倦,似乎有不如意之事,故而一問。”

    三王爺目光依舊停留在顏博堯臉上,一月未見,皇上雖容顏未改,眉宇間卻無當初的神采,眼簾下淡淡的青印,顯然夜難安眠。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