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暴君的醫品香妃

第355章 委屈(1/2)

    “怎麽主子適才斥責妙嬪並非是因為她承寵之故?”井兒的聲音繼續傳出。

    “自然不是……”

    花脂若語氣平靜,緩聲言道,“後宮添置新人,乃是本宮全力主張,豈會因為新進的嬪妃受寵而生出妒意。隻是妙嬪一朝受寵得意忘形,竟然不將本宮放在眼裏,因此才會對她稍作敲打,使得她不可忘了自己的身份!”

    井兒沉默片刻,似在思索,“主子言之有理,您乃是後宮之主,即使她再得皇上歡心,位份也遠不及您,豈可亂了尊卑貴賤……”

    主仆二人的一席話傳入顏博堯耳中,定在半空的手頓時垂了下來,俊逸的臉龐上笑意雖在,卻凝固如霜,漆黑的眸子裏更是暗含怒意。

    闊袖一轉,猛的轉身向棲鳳宮外走去。

    傅恒快步跟上前去,低聲言道,“皇上,妙嬪對皇後不敬,的確應當敲打,後宮當有的禮法不可亂的……”

    “朕明白。”

    顏博堯腳下步子不停,沉聲言道,“皇後做的沒錯。無規矩不成方圓,朕的皇後極好!賢良淑德治下有方,以前是朕輕看她了,後宮有她管製,朕也就放心了!”

    也不知是否錯覺,雖然顏博堯口中對花脂若好一翻稱讚,在傅恒聽來卻總感覺不太對味,似乎這番言語,是從後槽牙裏擠出來的一般……

    “傳旨敬事房,今夜仍舊由妙嬪伺寢。”顏博堯頭也不回對傅恒吩咐道。

    “是,老奴這就去傳旨。”新寵接連伺寢並不奇怪,傅恒快步向敬事房走去。

    與此同時,棲鳳宮寢殿外,井兒與羅嬤嬤輕手輕腳的退了出來。

    “主子想通,我也就放心了,原以為皇上後宮有了新人,主子一時會過不去這個結,如此看來,倒是我多慮了。”井兒神情輕鬆的呼了一口氣,對羅嬤嬤笑言道。

    羅嬤嬤眸子裏卻憂色不減,回身看了一眼虛掩的殿門,壓低聲音言道。

    “妙嬪恃寵生嬌,的確應當斥責。不過主子向來不拘小節,今日卻拿此事作文章,想來並非僅為立威,而是心裏鬱結的厲害,才會對妙嬪生出惱意……”

    “嬤嬤您的意思……主子對昨夜臥龍殿的召寢極為介意……可是我剛才看著不像啊……況且主子也說了……”井兒驚異的詢道。

    “傻丫頭,這話你也信。主子何等要強之人,如今的她,既使滿心黃蓮之苦,也會表現的如品飴一般……”

    羅嬤嬤瞪了一眼井兒,聲音壓的更低了,“且順著主子的意便是,若強行拆穿,反而傷了主子……”

    井兒瞪大了眸子,似不相信一般,躡手躡腳的返回到殿門處,透過虛掩的殿門向內張望,很快又縮回脖子,快步回到羅嬤嬤身旁,憂心忡忡的言道,“嬤嬤說的沒錯,主子此時正在殿裏悄悄的抹著淚水……”

    言畢,井兒不放心的轉身,似乎打算進殿勸慰,卻被羅嬤嬤一把拉住手腕向側廂走去,“不可進去。若主子想哭,便讓她哭個痛快。如今後宮僅進了兩人,唉……這才剛開始呢……主子畢竟年輕,還需得多加曆練才是……”

    “今日都到了這個時辰,怎得還不見皇上前來。若有皇上陪著說說話,興許主子心裏會好受一些……”井兒心痛花脂若傷神,喃聲言道。

    羅嬤嬤看了一眼宮門處,擔憂的言道,“是哦,若在往日,這個時辰皇上已經下了早朝,應該過來了……”

    一連三日,皇上均傳召妙嬪侍寢,且每日侍寢後,都有所賞賜,一時間,喜瑤宮成了宮人們眼裏的香餑餑,不乏諸多獻媚討好者上門走動。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