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區,別墅。

    巨大的公主床上,潔白的肌膚在飄飄灑灑的簾子之中露出來。

    少女麵若桃李,在寂靜的晨風中蹙起眉心,仿佛很是痛苦的樣子。

    熱……滾熱的感覺。

    明媚的陽光在他身後形成逆光的黝黑,他一身黑色的衣裳,悄無聲息的俯瞰著小小的蘇曉媛。

    他居高臨下,黑色的風衣順著窗外竄堂風起起落落,露出他削瘦肅殺的身形,仿佛從天而降的撒旦而惡魔一樣,展開巨大的黑色羽翼。

    蘇曉媛努力的張大眼睛,就見到男人映著她的眸光緩緩從逆光之中側首,對著身後的人說了些什麽,她不敢多說話,甚至聽不清楚那個男人說了什麽,隻是一味的問:“你是誰?為什麽我爸爸媽媽不見了?”

    她盯著他輪廓分明的側臉,那肌膚白皙的不像話,墨色的發絲在陽光的照射下投下疏離的暗影,深邃的瞳眸卻是褐色的,別樣的魅惑,挺直的鼻梁下是冷冽如刀片的薄唇,不帶有任何的血色。

    這樣完美的側臉仿佛是小時候古希臘童話故事中的天使一樣,讓蘇曉媛一瞬間看呆了,她傻傻的站在原地,見到男人修長指節分明的大手,忍不住上前拉了一下。

    男人似是一怔,冷眸瞬間直射下來,她卻沒有察覺道一般,揚起小小的臉一臉憧憬道:“叔叔,你……是天使嗎?”

    濃密的睫毛隨著眼皮一跳便張開來,黝黑的眸子映照著晨曦璨若星辰,蘇曉媛從夢中驚醒,那個男人離開的背影似乎還在眼前閃現,可是她的胸口之中心髒在劇烈的跳動著,讓她呼吸都跟著急促起來了。

    她伸手捂上胸口坐起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環視自己的房間,並沒有任何人進來的跡象,隻有窗簾在微涼的晨風中起起落落。

    又是這樣一個夢,自從自己被送到這裏之後就一直在做這樣一個夢,一做就是十年。

    她已經記不清楚當年自己是為什麽被帶回來的了,甚至再也沒有見到夢中那個人。

    那個男人究竟是誰?他當年究竟做了什麽,自己的爸爸媽媽又去了哪裏?

    蘇曉媛還沉浸在剛才的臆想當中,便被敲門聲給打斷思路。

    “小姐,早餐已經準備好了,您如果洗漱好了可以直接下來吃飯。”

    蘇曉媛靜默歎息一下,應了一聲,回神過來收拾好下樓。

    就見到白色的金屬卷邊歐式桌子上放著簡單的中式早餐,她默默地品著蝦仁粥,正在閃神的功夫,卻注意到傭人們今天似乎格外的忙碌,保姆陳姨收拾好了東西走到了她的身邊。

    “陳姨,有什麽人要來嗎?”蘇曉媛略略蹙眉的看著麵前忙碌的傭人們。

    “是的。”陳姨的臉上依舊是如沐春風的柔和笑意,眼底隱約升騰起來的擔憂卻被她硬生生的壓下去。

    她頓了頓,蘇曉媛倒是沒有多說什麽,隻等著她開口。

    末了她終於是把手放到了蘇曉媛的肩膀上,才道:“先生今晚回來,要個您一起去參加一個晚宴。”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虐戀】火爆虐戀長篇推薦!
  • 【短篇】盤點:本周熱門短篇!
  • 【甜文】甜到心窩,為你折腰,一路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