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傳來清晰的海浪聲,身體漸漸恢複了知覺,我的後背被曬得火辣辣的疼,本能地活動了下雙手,發現自己好像抓著一對軟綿綿的東西。

    咦?還挺有彈性的,捏上去好舒服的呢!

    “啊!”耳邊炸響一聲尖叫,也把我從迷離中驚醒了過來。

    我驚坐而起,雙手卻沒舍得放開那雙柔軟,定睛一看,發現校花韓諾伊躺在地上怒目圓睜,看得我心理發毛,視線再往下一移。

    尼瑪!我說什麽這麽柔軟,原來我抓到了她的……

    “臭流氓!”

    “啪”一聲脆響,我的臉上頓時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再次定睛,韓諾伊也已經坐了起來,雙手交叉抱肩,一臉警惕。

    “那,那個是誤會……”我嘴角抽搐了幾下,這叫什麽事啊?

    “我都被你抓醒了,誤會個毛線啊?你個臭流氓,你離我遠點。”韓諾伊明眸泛著淚花,惹人憐愛。

    “對,對不起。”出於愧疚,我起身與她保持了三米左右的距離。

    韓諾伊委屈地揉了揉眼睛,撐著地想要站起來,試了好幾次,都於事無補。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右腿處有道觸目驚心的傷口,足足有四五厘米長,應該是石頭之類的東西給劃到的。

    “我來幫你吧。”我慢悠悠地靠近她,試探性地問道。

    “滾開啦!”韓諾伊衝我怒吼,“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占便宜。”

    我無奈地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話說我就長得那麽像壞人嗎?

    憋著一股子悶氣,我登上了海邊一塊巨大的礁石,登高眺望,視線所及之處皆是茫茫大海,身後則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

    幾乎可以確定,我們流落荒島了!

    心中徒生絕望,剛才觸及美女隱秘之處的興奮也蕩然無存,我默默地向天祈禱,但願搜救隊能快點找到我們。

    人倒黴了,喝口涼水都能噎死!

    臨近畢業,我們班的大少龍翔組織了一場全班馬爾代夫遊,本來像我這種邊緣人物,龍翔肯定不會邀請我,可她的馬子安迪說缺個跑腿的,於是我就這樣登上了豪華遊輪。

    那會兒剛幫龍翔搬完酒水,因為不合群,所以一個人跑到外麵的欄杆上欣賞海景,沒想到安迪卻偷偷溜了出來,說龍翔他們已經喝多了,讓我跟她去房間。

    她當時穿著純白色泳衣,大長腿白皙耀眼,好身材顯露無疑,我差點就沒原地爆炸了。

    早就聽說她是個小浪貓,跟班裏好多男生都有染,隻是沒想到有一天這種好事也會輪到我頭上,可轉念一想龍翔的凶厲我就慫了,結果被這娘們掄了一大嘴巴子。

    這一幕恰好被無意路過的校花韓諾伊看見了,她平時冷豔到不可方物,都不帶正眼瞧我的人,那天居然為我出頭了,然後,兩個女人就吵起來了,甚至還動上了手。

    我正欲拉架,海麵上突然襲來了一道巨大的風雷柱,我們的船被掀翻了,後來,僥幸抓到了一個救生圈,我救下了韓諾伊,拋棄了安迪,被海浪卷到了這座孤島。

    唉!逝者如斯夫!

    安迪你變成鬼半夜可別來找我啊,實在是當時那救生圈隻能救一個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日照愈發強烈,我躲在礁石的陰影下還好點,不遠處的韓諾伊卻已經汗流浹背,俏臉布滿紅暈,嘴唇發幹,看上去十分難受。

    看美女被曝曬,我於心何忍?

    可內心裏另一個聲音卻在提醒我:“剛才她對你那種態度,現在要是過去,分明是熱臉貼了冷屁股,倒不如等她堅持不住了,主動尋求幫助,這樣子也好讓你在她心中的形象高大一些,以便於日後的相處。”

    我打消了過去幫忙的念頭,笑意盈盈地看著她,嗬!我看你能撐到幾時。

    大約十分鍾後。

    韓諾伊果然撐不住了,她咬了咬嘴唇,極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