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城體育館門外,人頭竄動,熙熙攘攘,比集市都要熱鬧上許多,今天是風靡世界的大明星歐洛在T城首開演唱會的日子,金希兒一大早就在體育場外等候,踮著腳,昂著頭,站在路邊的牙石之上。風暖暖的,難得一見的好陽光穿過薄霧,點點金光像是頑皮的金衣仙子隨手灑落的金粉灑落地麵,隨著風兒叮咚,點點光暈照在希兒凍得粉紅的小臉蛋上,藍色格子的長款大衣,長筒靴,深藍色的卡通耳罩將兩隻小小的耳朵包裹起來,微蜷的長發,大大的精靈古怪的眼睛,帶著期盼與希翼,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堵高高的牆,唇角不耐的抿起來,等待著奇跡的出現。

    “希兒,我看還是算了吧?要兩萬塊呢,我們買不起的!”與希兒一起的小鹿是希兒的同學,她仿佛怕人聽到一般,眨眨美麗的單眼皮,在金希兒的耳旁低聲道。

    “我知道啊,門票是貴了一點,但是我一定要見到最喜歡的歐洛,我是他的藕粉哦!”名喚金希兒的女孩不斷的搓著凍紅的小手,哈著熱氣,拿著手裏的畫報瞧著,表情像被搶了骨頭的狗兒,滿臉的不甘,圓溜溜的大眼睛綻放永不言敗的執著火花,紅嫩的腮幫子氣鼓鼓的鼓成兩團蝦球,執著的像一個得不到玩具的小孩,真是可愛透了。

    畫報上,是一個帥氣陽光的大男孩,一雙黑漆漆閃閃發亮的眼睛,仿佛能將人吸入一般,引得金希兒笑的花癡,瞧了又瞧!

    在正門沒有找到可乘之機之後,金希兒拉著小鹿遠離了體育場的大門,在圍牆周圍不停的溜達,因為不到演唱會的時間,四周的戒備並沒有那麽嚴密,比比五米高的圍牆,金希兒退後兩步憋了一口氣,打算嚐試一下。

    “喂,你不會真的要……”小鹿擔心的指指那麵圍牆,誇張的皺皺眉頭。

    “當然啊,不然怎麽辦?當隱形人衝進去嗎?”金希兒無奈的攤攤雙手,幸虧她從小練功,武功底子好,就算是摔下來也不怕!

    “可是這是體育館哎,萬一被抓到的話……”小鹿警惕的望望四周,與她們一起的都是歐洛的瘋狂粉絲,狐疑的眸光直直的打量她們。

    “你也知道是萬一啦,隻要小心一點點是沒有問題的!”金希兒輕眯了大眼睛狡黠的笑,拇指與十指在麵前做了一個一點點的動作。

    “可是還是不行,如果摔著了怎麽辦?”小鹿堅決不同意,硬扯住金希兒。

    “你放心啦,我是練過功夫的,對我的功夫還不放心嗎?”金希兒揮揮小拳頭,得意的揚揚眉,伸伸雙腿,飛騰起來做了一個漂亮的姿勢,落地之時,一撥一挑一回身,舞姿曼妙,恍若舞蝶繞著春風,吸引了不少羨慕的眼球。

    “不是不放心,是相當的不放心,你以為現在是拍武俠片嗎?”小鹿二話不說拉著金希兒離開!

    “好謹慎的小鹿!”希兒無奈的扁扁嘴巴,戀戀不舍的望望那五米高的城牆,打定了主意,晚上來好了!

    入夜,初春的夜晚,寒意襲人,但是因為有歐洛的演唱會,這個夜晚格外的美麗熱鬧沸騰,有票的人們穿著厚厚的棉衣,哈著熱氣,按照順序進入會場。

    不遠處,金希兒望著那高高的城牆,聽見從裏麵發出歌迷們一陣陣激昂的尖叫聲,摩拳擦掌不禁躍躍欲試。天啊,演唱會就要開始了哦!

    金希兒繞到白天踩好點的圍牆,卻發現圍牆下麵被警衛圍了一個水泄不通,人人手裏拿著電棒,不停的來回晃悠。

    躊躇了許久,希兒瞅準了時機,將風衣上的帽子將小臉遮擋起來,裝作無意的靠近圍牆。 “走開,走開,閑雜人等不可以靠近!”那凶狠的保安大叔一下子將她推開,她誇張的哎呀了一聲,故意摔倒在地上,小嘴兒不滿的嘟起來,委屈的抽抽鼻子,眨眨漆圓晶眸,哀怨至極的望著保衛。

    “小妹妹,要看演唱會從前門入!”警衛冷冷的掃視了她一眼,毫不客氣的大聲道,一點都不憐香惜玉。

    悻悻的摸摸小鼻子,不甘心的拍拍屁股上的塵土,金希兒垂頭喪氣的向前走,誰還不知道有票走前門啊,可是她沒有票啊!她隻不過是一個十八歲的中學生而已,哪裏來那麽多的錢買那麽昂貴的票嘛!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街道兩旁的霓虹燈閃爍而美麗,與天上的群星交相呼應,金希兒一路不甘心的踢著小石子,歎著氣,一麵百無聊賴的望著街道兩旁的店鋪。

    “小姑娘,進來看看吧,我這兒有你想要的東西!”蒼老的聲音從路邊傳過來,帶著魅惑人心的力量。

    金希兒轉眸,映入眼簾的是一位花白胡須的老人家,渾濁的雙眼,樣式陳舊的韓服,佝僂著身子,緩緩的擺著手,麵上掛著招攬客人的微笑,站在一家店前熱情的招呼她。

    “我想要的東西?”金希兒停住腳步,失意的皺起眉頭,嘴角落寞的一撇,她想要的是要見到心中的偶像歐洛,這個店……她禁不住抬頭打量,不大的店麵,裝修也很簡單,木匾的招牌,黑漆手寫的古董店三個大字,果然是古董陳舊到了極點,兩旁則是裝修雅致的酒店,燈火輝煌的,客人絡繹不絕,人流來來往往好不熱鬧,襯得這古董店更是冷清。希兒搖搖頭,像老太婆一樣的輕歎了一口氣,落寞的垂下眼簾繼續向前走,但是在經過那家店鋪之時,她卻停下來,眯了眼,透過昏暗的路燈探著腦袋向裏瞧了瞧。店裏的燈光很暗,從外麵隻是瞧見一尺見方的櫃台。

    西兒轉眸,看見老人眸光中期盼,那眼神,讓她記起教習她武功的外公,那樣慈祥,那樣溫暖,帶著深深的期盼。她突然做了一個令自己訝異的舉動,揚起小腦袋,衝著老人笑笑,雙腳情不自禁的踏上了那白石的台階。

    店果真很小,隻有十幾平米,簡單的裝修,談不上風格,東西卻很多,琳琅滿目,擺放卻並不雜亂,好像每一件東西都有它自己的歸屬地一般,進店,竟然有一種返璞歸真,穿越時空的感覺,在這兒,她見到遠古大將軍的盔甲,黝黑卻錚亮,盤領、窄袖,衣長至腳麵,上繪彩色花紋,古老而神秘;大君的王冠,象征權勢與地位的明黃色,縱然是經過了千年,照舊閃耀世人的雙眸……她一個個看過去,環視了一周之後,就被角落中一麵不起眼的銀鏡吸引了眼神,取過來仔細的查看,像極了古代的銀鏡,古色古香的紅木長柄,斑駁的鏡麵,仿佛經曆過了許多的世紀,鏡麵模糊,勉強可以照出人影。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虐戀】火爆虐戀長篇推薦!
  • 【短篇】盤點:本周熱門短篇!
  • 【甜文】甜到心窩,為你折腰,一路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