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逐出師門

    這處天地存在的歲月,已經不能去追究。這片天空的深處,沒有人去探索過。這片大陸綿延數十億千裏,曾今有人騎著大馬窮其一生,隻跑了大陸的一小部分。

    蜀國在大陸的西南方,在當今皇帝的發展之下,商會私塾店鋪隨之而生,大有一躍飛天的架勢。

    有人喜來有人憂,在蜀國的瞳子私塾,先生正在注視著眼前的學生,右手中拿著戒尺,左手的拳頭捏的緊緊的,細心地看,會發現手心已經被指甲按出鮮血,手中的戒尺欲落又止。

    而他對麵的學生就是全鎮出名的千延,出名是因為他成績好,品德好,長的也好看,甚至有很多有錢人將自己的女子為他而送到這個私塾,為了這個乘龍快婿。

    現在他沒有膽怯,沒有退縮,眼睛勇敢的看著先生手中的戒尺,堅毅的挺直著自己的胸膛。

    下麵的學生都緊張的看著先生手中的戒尺,有的女生眼裏已經有朦朧著眼淚,男生也有的不忍心看下去,埋頭做事。

    他們都知道,這戒尺落下去意味著什麽,意味著,他,那個全鎮都喜歡的學生,千延,從此與這個私塾沒有半點關係。

    突然,一個女生站了起來,可以看見她的淚水,已經打濕了胸前的一片衣裳,那水黃色的公主裙,因這淚水而顯得悲哀,滄桑。

    她站起來一下轉過去,看著教室的角落,那裏坐著一個學生,這個教室唯一一個沒有緊張的學生,它正挑釁的看著老師。

    當他發現女子的眼光時,揚起了頭,等著女孩,全教室學生的目光,都集中了過來,有的學生用眼光勸阻著女孩,可是她沒有停止,而是走向了教室的後麵。

    幾步灑下十幾滴眼淚,她來到了男孩的眼前,那個男孩轉過目光,假裝沒看見,女孩眼裏是委屈,是憤怒,是不平,是包含了世間所有情緒的淚水。

    “碰。”

    女生們的眼淚刷的流了下來,身子也止不住自己站了起來,有的男生都已經啜泣出了聲音。

    隻因為,那個他們心中最可愛,最漂亮的公主,已經跪在了男孩的麵前,那個挑釁的看著老師戒尺的男生的麵前。

    不值得,這根本就是無用的付出,那個惡棍怎麽會因你的下跪,而原諒千延?這是所有人的心聲,甚至女孩也知道那樣的結果,可是仍然跪了下去,即便他,那個鎮長的公子劉勝不原諒,她也不後悔。

    他願意為千延付出,這些算什麽,哪怕是生命。

    可是這樣的行為,會讓這個惡棍一改以前的作風嗎?顯然不會,劉勝不敢置信的站了起來,怒視著眼前這個自己追求的女孩。

    眼珠登了出來,詢問著眼前的女孩,這個就是連雪?她居然為了那個人,對自己下跪?他的憤怒轉變成譏笑,譏笑的看著這個世界,仿佛現在才認真的打量這個世界。

    “你,必須按照院規處理這個雜種,否則你也別想教書。”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