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心事一燈知

    楊戩的手,在觸上沉香咽喉時堪堪停住。幾千年戰鬥的本能,讓他重傷之餘,仍覓到了沉香這個致命的破綻。可那又如何呢?一切都到了該結束的時候。完勝的隻能是這個孩子,雖然,這孩子離自己的期望,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他嘴角邊閃過苦澀的笑意,目視沉香一掌印上自己的胸前。身體從高空墜下,直落溪中,濺起大片水花。他一口鮮血噴將出來,卻奮起最後的氣力,強撐著傲然立於溪邊的岩石之上。

    終於可以終束了?他疲憊地想,代價已經太大,那麽,所有的罪惡就由我一人來背負吧!

    小玉衝了過來,急急地為他分辯著什麽。這個單純的小狐狸!他心中有些感動,但是,卻又清楚地知道,決不能再由著她說下去了。

    當時向四公主魂魄的傾述,隻是為了多一分支持自己繼續的動力。他用法力在那柔弱的魂魄上動了手腳,隻要她一附體還陽,那麽真君神殿那些伴著他同悲同喜的日日夜夜,就會成為永不會被憶起的過往,消逝得不留一點痕跡。

    至於小玉……

    知道所有的真相又如何呢?雖有著種種的插曲,這最後的一枚棋子,終還是要落回最初的位置上去。

    顧不得岔亂的內息了,神目中迸出奪目的光華,奇準無比地渡入小玉腦中,抹去了她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一切。於是,便在眾人驚呼聲中,小玉一聲大叫,返身一掌劈在他身上,哭道:“二郎神,你還我姥姥命來!”

    “不要傷我主人!”小玉的第二掌落在一名橫躍過來的黑衣漢子胸前,她的第三掌便沒再劈出去,隻氣道:“哮天犬?這種無恥的小人,你還叫他主人?”

    黑衣漢子被擊得直飛出去,小玉的掌力不是他受得住的,護體法力盡散,連丹田中都空蕩蕩的。熱淚從他眼中湧出,但不是為了自己的傷勢。他想大聲疾呼,聲音卻微弱得隻有自己才聽得見:

    “為什麽……主人……都這個時候了……為什麽你還不說實話……”

    楊戩靜靜地看著沉香,後者正將小玉擁在懷裏,輕聲安慰著。這孩子比起在劉家村初見時,又高大了不少。幾縷散發垂額,明亮有神的雙眼,俊美的臉形,像極了三聖母。他心中不由為之一熱,目光越過群山,望向華山方向。

    “三妹,你的孩子已長大成人了。他將是二哥送你的最好禮物,在將來的日子裏,代替二哥照顧你,陪伴你。至於二哥,原諒我從此不能再留在你的身邊。”

    “二哥累了,真的太累了。而且,我也不忍讓沉香去麵對我的那些罪惡,並明了這所有的醜陋都隻是為了他。那將是何等沉重的枷鎖啊,三妹,我又怎能如此傷害你的骨血?”

    楊戩出神地想著,忽聽到一聲怒喝,這才注意到沉香已揚起了神斧。

    他再向四周望去。梅山兄弟正漠然地旁觀著,看向他的眼神裏充滿了厭惡。孫悟空與豬八戒拿著從他身上跌出的寶蓮燈談笑,時而向他指指點點。而龍八和小玉的目光之中,則隻有衝天的仇恨。

    隻有遠處的哮天犬流著淚,艱難卻執著地、一寸寸地向這邊掙紮著爬過來,四肢已因嶙峋的山石而鮮血漓淋了。

    結束吧,這漫長的生命。神仙的永恒給予他的隻是懲罰,那麽,死亡或許才是真正的解脫!

    楊戩黯然一笑,負手靜靜佇立,等待著沉香最後一擊的到來。

    神斧挾著雷霆萬鈞之勢當頭劈下,淩厲的勁風崩碎了他周身的鎧甲,血霧從身上激射出來,每一寸經絡都節節斷裂。他撞在岩石上,又摔落地麵,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長長血痕。

    “主人!”

    哮天犬一霎之間,隻覺得眼前一切都凝固了去,隻有那鮮紅的血痕,如燃燒的烈焰般炙著他的眼睛。也不知哪來的氣力,他躍起衝到楊戩身邊,拚命擋在前麵。

    微弱的呼吸證明生命還固執地堅守在殘破的身體裏,但被血水浸透了的衣袍,卻在證明這生命流逝的速度有多快。哮天犬跪倒在沉香再度揚起的神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