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王嶺,數百座高山連綿不絕,嶺中危機四伏,常有妖獸出沒。

    豔陽高照。

    一座峰頭上,身穿粗布衫的少年滿臉堅韌,額頭汗水涔涔流淌也渾然不覺。

    “我說李壞,咱當土匪的,有必要這麽修煉嗎?”

    “就是,李小子,你今年才十六歲吧?格老子的要是有兒子,估計也和你一般大了,老子要知道他十六歲就上山當土匪,肯定削死他丫的!”

    “哈哈哈!吳老頭,你又開玩笑了,哪個小娘子會給咱土匪當媳婦兒?”

    三人聞言,紛紛開懷大笑,臉上猙獰的刀疤竟都顯得可愛起來。

    “吳老,你肯定能找著媳婦兒的。”

    端過吳老遞來的大碗涼茶,李壞猛灌一口,滿臉笑意:“吳老可是帥的緊呐!”

    “去去去,你小子光嘴巴甜了!”吳老笑著錘了下李壞結實的胸膛,臉上得意之色卻是遮掩不住。

    “不過你小子也英氣的很,要不是當了土匪,不知要禍害多少小姑娘呢!”吳老打趣道。

    李壞的眼眸很深邃,甚至有些滄桑。

    他那被太陽曬的黝黑的臉上,泛著點點光澤,那是汗珠。

    乍一看,李壞不算英俊,甚至有些粗獷。

    但他的鼻梁卻非常堅挺,牙齒也很白,笑起來英姿勃發。

    也隻有笑的時候,才會有幾分少年模樣。

    “吳老!張麻子!李壞!宰肥羊啦!”

    宰肥羊就是劫道的意思,不過一般人家過路隻叫宰羊,而肥羊,必然不是小門小戶。

    到了他們這座山口,依然是肥羊,對方勢必來頭不小,不然前麵幾座山頭就已經把肥羊宰的不剩什麽了。

    過路留財不留命,這是規矩。

    否則,路過一個殺一個,以後誰還敢走這條道?

    自古以來,這種土匪都落不得善終,不是被官兵給剿了,就是被修真門派周遊曆練的弟子屠了。

    實際上,百王嶺之所以叫百王嶺,也是因為這百座峰頭,幾乎每座峰頭都有寨子,也是大周國境內土匪橫行的境地。

    聽到有肥羊過道,三人皆是收了笑意,摸了摸腰間斬馬刀。

    自從當了土匪,這腦袋,便不是自己的腦袋了。

    “是個硬茬子,李小子注意點,別交代咯!”吳老拍了拍李壞肩膀,鄭重其事道。

    “我明白。”李懷點點頭。

    前麵幾座山頭都沒有得手,來者也必然不是軟柿子。

    不多時,一百多餘土匪,借助茂盛草木的遮掩埋伏在了官道兩旁。

    而李壞也趴在草叢中,神色平常。

    很快,馬蹄聲響起,浩浩蕩蕩的車馬隊迎著烈日出現在眾人眼前。

    鏢師!

    果然!

    吳老眼神一淩,他死死盯著出現在隊伍正前方,三位身騎駿馬的鏢師。

    這三個人周身氣勢斐然,顯然不是泛泛之輩,而他們胸前更是繡著金燦燦的陳字!

    陳氏鏢局!

    陳氏鏢局在整個大周境內也赫赫有名,這天下,就沒有他們不敢押的鏢!

    “李壞,聽格老子一句,待會你躲在草裏,見情勢不對就趕緊逃!你才十六歲,你還年輕,不像我們!”吳老聲音低沉,臉上更是顯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李壞沉著點頭,眼中精芒閃爍。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虐戀】火爆虐戀長篇推薦!
  • 【短篇】盤點:本周熱門短篇!
  • 【甜文】甜到心窩,為你折腰,一路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