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藍色的大海就好像一麵恐懼的鏡子。

    深邃又寧靜。

    蔚藍近黑的色彩讓心藏秘密的人難以呼吸,壓抑的視覺會將人內心深處最害怕的事情,於無形之中抖落出來。

    讓人不敢去正視他深邃之中的可怕。

    而此時的大海深處。

    有一抹銀白色的光芒,正在一點一點的朝著海麵而去。

    ……

    “閆哥,就是那幫孫子!就是他們發神經病一樣把我揍了一頓!你看看我昨剛做完保養的嬌嫩的肌膚,都破皮了!!!你瞧!!!”

    陸鬆一臉憤憤地指著那邊幾個染著非主流發色的混混,同時把自己臉上看不太出來的痕跡,湊到厲閆的麵前指給他看。

    瞧把他給氣的,頭發都差點豎立起來了。

    而在他的身邊,是一個叼著棒棒糖、一身痞氣的厲閆。

    蓬鬆烏黑的發色將少年桀驁不馴的眼神遮掩在碎發之下,厲閆漫不經心地靠在牆上,上麵從牆內“出牆”來的樹頂,為他擋住了夕陽的餘光。

    在他抬眸看向那幫混混的時候,令人詫異的卷翹睫毛,微微顫動,修長的讓女生羨慕。

    “打我兄弟,是要付出代價的。”

    厲閆咬著棒棒糖話,卻無一點口齒不清,對麵幾個混混看著他們才三個人,而他們有七八個人,對此不屑一關嘲笑。

    “嘿!閆哥!你看!他們居然還嘲笑你!”陸鬆雖然和厲閆同齡,但因為有一對活寶父母,難得的保持了一顆赤子之心。

    厲閆瞥了一眼陸鬆,咬碎了嘴裏的棒棒糖,“廢話!我有眼睛我不會自己看啊!”

    陸鬆已經習慣了厲閆的脾氣,這不是他以為厲閆麵前的頭發把他眼睛遮住了麽,不過他也不在意,隨即看向一旁得到冷峰,“峰峰,他們笑話人家啦。”

    冷峰看著陸鬆的“蘭花指”,默默地後退了一步。

    “你閉嘴。”

    “哦~”委屈,想哭,他的夥伴們都不愛他了。

    樹頂上。

    一根粗枝幹上,一雙帶著渴望地眼睛,看著那邊厲閆口中的棒棒糖,咽了咽口水,捂著自己“咕嚕嚕咕嚕嚕”叫喚的肚子,感覺很好吃的樣子。

    “嗯?”

    厲閆環顧四周,總感覺聽到了什麽聲音,他看了一眼陸鬆,對方立馬綻放出燦爛的笑容,“閆哥~~~”

    厲閆:“……你肚子叫了?”

    “沒有啊。”

    陸鬆上課的時候一直在偷吃東西,等到放學他肚子都撐了。

    厲閆蹙眉。

    他將目光落在一旁冷峰的身上,對方搖頭,“謝謝,我不餓。”

    被他們三個人徹底忽視聊混混們,覺得自己的麵子被人踩在地上了,這怎麽能依呢?

    當然是揍啦!可勁兒揍!

    “嗷嗷嗷!”

    “靠!老子的胳膊!疼疼疼!”

    “老子就不信邪了!”

    陸鬆一臉得意地看著被厲閆和冷峰給打趴下的混混們,一個個都摔倒在他的麵前,宛如開屏的孔雀,傲嬌地走在他們幾個饒麵前。

    陸鬆:“……一群渣渣。”

    被打趴下的混混們:“!!!!”

    厲閆放鬆筋骨結束,懶洋洋的,重新走回到剛才靠立的地方,任由頭頂的樹葉把頭頂還有些刺眼的光給住。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 【虐戀】火爆虐戀長篇推薦!
  • 【短篇】盤點:本周熱門短篇!
  • 【甜文】甜到心窩,為你折腰,一路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