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醒醒啊——”

紅河生產大隊梅家院裏,一個六七歲的男孩正蹲著試圖拉起躺在地上雙目緊閉的女孩。他邊拉邊哭喊,聲音尖銳,可因為這會人們都已經下地去了,並沒有引起注意。

除了這姐弟兩,院裏還有梅家的梅老太以及她的四閨女梅秀花。

梅秀花脾氣壞,聽他哭就吼,“傻子閉嘴,喊什麽喊,再喊我撕了你的嘴!”

“行了,你吼他幹什麽,馬上就要送走的人。我先把這傻子帶走,你一會把這丫頭弄屋裏去。要是沒死就是她命大,死了就讓你三哥把人扔外頭大河底下去。”梅老太完,就上前拽著男孩。

“我不,我不走——”

梅老太道,“不走也得走,你個傻子隻會吃不會幹活,要你還不如養隻雞,養雞還能下蛋,你能幹啥?你給我走,不走我就抽死你。”

“不,姐,姐——”

男孩一手被梅老太拉著,一手卻抓著地上女孩的衣服,死活不鬆手,瘦的跟大頭娃娃似的,也不知道他哪來的力氣,梅老太竟沒拽動他,

“秀花來幫忙,這死傻子力氣這麽大平時肯定偷吃了。

梅老太一張口,梅秀花立刻上前扯男孩的手,扯不動她就吼道,“再不鬆手我咬死你。”

“姐,姐——”

男孩的哭聲太淒慘,淚珠子大滴大滴的往下掉。梅青酒聽的揪心不已,他和另外兩人的爭執她也聽在了耳朵裏,隻是這哪來的孩子?

怎麽一直喊她姐?她孤身一人哪來的弟弟啊?再她不是被魚刺給卡死了麽?迷迷糊糊中,一串不屬於她的記憶強勢進入她的頭腦中

就在這時,男孩的尖叫出聲,那聲音刺耳又讓人心顫,原本躺在地上的梅清酒陡然就睜開了雙眼。

入目就見一個大臉盤子正在咬拽著她衣服的男孩的手,男孩疼的似乎要背氣了。

“好好的人不做便要做狗!”梅青酒一下子坐起來推開眼前的大臉盤子。隨後騎到對方身上掄起巴掌就往她臉上抽,“啪,啪,啪……我讓你咬,讓你咬,我抽死你個毒貨!!!”

就在剛才,她睜開眼的前一秒,她大致明白現在什麽情況了,她穿越了,穿回到1970年淮陽縣紅河生產大隊的梅家老大的大閨女梅青酒身上。

這梅青酒和她同名同姓,還同樣父母雙亡。

眼前的狀況就是原主奶奶梅老太打算把原主最的弟弟帶去外麵給扔掉。因為她覺得原主弟弟傻,再加上前年發大水以及去年原主爺爺重病身亡兩件事,導致梅家日子越發艱難。

眼前這個大臉盤子是原主四姑,她又傻子不會幹活隻知道吃,扔掉傻子後她還能多吃半碗野菜粥,這不,疼寵閨女的梅老太就動心了。

想著白養個傻子讓家裏丟人不,傻子長大還不會幹活,現在還得給半碗野菜粥,太浪費了,有這半碗粥不如給她閨女吃,最起碼她閨女吃了能長的壯實點,以後也能找個好婆家,好好孝順她。

  • 【虐戀】火爆虐戀長篇推薦!
  • 【短篇】盤點:本周熱門短篇!
  • 【甜文】甜到心窩,為你折腰,一路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