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第63章 酒後容易亂(1/3)

    一喝酒,人就容易話多,尤其是滿肚子委屈時。

    周夢怡也打開了話匣子,“真的好羨慕別人的家庭,我那個家……,嗬嗬。我爸一門心思想生個兒子,結果連生三個都是女兒。不喜歡,幹嘛把我們生下來呢!從我記事起,他就沒有盡過一個做父親的責任,別照顧我們姐妹三個了,就連看都很少正眼看我們。”

    “初中畢業後,其實我成績還可以的,如果交點讚助費,也能讀陳縣中學。那就成了你的學姐了,嘻嘻……”

    傻笑了幾聲,她接著往下,宇文飛安靜地喝酒,聽她傾訴。

    有的時候,安靜聽著就好,別人並不需要你接話。

    “我媽當時想讓我讀。考大學啊,那真的是我這樣農村孩子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可是家裏窮啊!我爸他更是不同意,要交兩三千塊學費,家裏負擔不起。我也知道兩三千塊不是數目,可是那能改變我的一生啊。相比較之下,鎮上有的同學家裏情況不比我家好多少。但是人家父母東挪西借,也要把孩子送進陳縣中學。”

    “我不怪他們,真的……。家裏條件不好,那我就自己找出路唄,去省城學美發。學費和路費都還是我自己去找三爺家去借的,想著我是老大,要離家近一點,以後也好照顧父母和妹妹。我沒有留在省城,而是回來自己開了個店。那個店什麽樣你也見過,一個月掙不了多少錢。就那,我也每個月給家裏交三百塊生活費。”

    “可是爸他還不滿足啊。看到我這兩個月掙錢多了點,就開始問我要錢。先是一百兩百的要,我也就給了。結果胃口越來越大,開始上千地要了。如果是拿去做正事,那我隻要有,就會給他的。可是他拿到錢去幹嘛呢,真以為我不知道嗎。不就是在鎮上和人打牌賭博嘛,嘿嘿,還是從來沒贏過那種……”

    “不了不了,都是糟心事!以後啊,那個家我也盡量少回去,就是我媽太可憐了,找了個那麽沒出息的一個男人!以後我和妹妹,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要找呀,就必須找個有本事的男人!就像你這樣的……”

    突然話題扯到自己頭上,宇文飛有點猝不及防,隻能尬笑道:“有本事沒本事都還好,隻要人好,對你們好就好。”

    周夢怡拿著啤酒罐,搖搖晃晃地擺手道:“不行!有本事要放到第一位!都呀,貧賤夫妻百事哀,再好的性子,也會在貧困中消磨殆盡。你敢信嗎?我媽,我爸年輕時,性子也很好,她當時就是被所謂的人好什麽都好,這句話騙了!”

    都這樣了,宇文飛也不再為“老好人”辯解,本身他也算不上什麽好男人……

    “來來,喝酒喝酒!”

    把肚子裏的話傾訴出來後,周夢怡的心情也好了許多。

    酒精的作用下,臉蛋變得緋紅,巴掌印也淡得不怎麽明顯了。

    宇文飛想起自己的任務,找了個機會勸她道:“再怎麽,都是親人,好壞都是自己的爸媽,也不能真的不回家了。你還,還不到自己出去闖的年齡。”

    結果周夢怡一聽,直起身挺起胸,媚眼如絲,問道:“我嗎?一點都不了!第一次見麵,你不就偷偷看我那嗎?還問我多大!”

    “嘿嘿,別冤枉人啊,我那是問你年齡多大,你自己誤會了而已。”宇文飛連忙解釋道。

    “哼,你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周夢怡恨恨地道。

    拿起啤酒罐,猛地喝了一口,突然看向宇文飛,問他道:“你以後會照顧我嗎?”

    “啊?會!會的!”

    在這個問題上,宇文飛還是不含糊的。

    女孩子心理脆弱時,喜歡問類似的問題,那你的回答,就必須幹脆、堅定!

    這樣才能給她安全感。

    “那就最好了,我知道,你是個有本事的人。可能我這輩子啊,能遇到的人中,你就是最厲害那個了。”周夢琪低下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嘴裏喃喃地道。

    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周夢怡確實喝得有點多,“頭好暈,我想躺一下。”

    宇文飛連忙上去,攙扶著她。

    周夢怡整個人都依靠在宇文飛懷裏,腿軟軟的,全靠宇文飛的支撐。

    把她半抱半扶地攙進臥室,這是宇文飛平時睡覺的房間。

    雖然這裏有兩個臥室,但那個臥室平時沒人住,自然也沒有被褥那些。

    兩人個子差不了多少,耳廝鬢摩間,周夢怡嗬出的熱氣,撲在宇文飛耳朵上,有點癢癢的。

    俯下身子,把周夢怡放到床上,宇文飛看了一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