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第31章 他是個暖男(1/4)

    周夢琪還不知道,有一個詞語可以形容現在的宇文飛,那就是“暖男”!

    暖男就是指陽光般燦爛,能給以溫暖感覺的男人。

    渣男隻是對一部分女生有殺傷力,但是暖男,威力就更大了,可以老少通殺,甚至是對所有雌性動物都有殺傷力!

    宇文飛就是一個暖男,最起碼,在周夢琪麵前是。

    如果有個人每陪你一起吃飯,無微不至地照顧你,而且是在你很缺愛的時候,你要是對他沒有好感那才見了鬼呢……

    更何況,宇文飛雖然談不上多帥,但夥子長得多精神啊,笑起來露出一嘴整齊細致的白牙。每次看見宇文飛的笑容,周夢琪心情就會不由自主地好起來。

    而且,他還是個“才子”,一篇作文讓班裏所有女生都落了淚。

    如果再過個十多年,人“才子”那是在寒摻人呢,別人會跟你急眼!

    但現在,“才子們”還很吃香,很受女生們的歡迎。

    看著周夢琪紅著眼圈對自己甜甜的笑,宇文飛也很感慨,還是這年頭好啊。

    如果放到十幾年後,高中的妹子哪有這麽單純啊,不定初中的女生,甚至學女生,就什麽都懂了,猴精猴精的。

    想靠這些恩惠的泡女生,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到了那時,學生送女友的禮物,都是蘋果手機了!

    現在呢……

    現在沒有房子也是可以娶媳婦結婚的,丈母娘的眼光普遍還沒那麽高;

    現在還是有真愛的,女孩子肚子大了她自己知道是誰的;

    現在的人們還不會偷菜不會打醬油,還都不是吃瓜觀眾,有事喊一聲就會有很多熱心人挺身而出;

    現在買方便麵還是有調料包的,杯具隻能用來刷牙;

    現在人們信的是馬列主義,不是春哥;

    現在的鴨梨還沒有山那麽大;

    起B,大家都知道你是在鉛筆;

    同誌還是尊稱,香蕉也隻是吃的,菊花還是觀賞的,姐隻是稱呼年輕女孩;

    現在,宇文飛和周夢琪他們,還都青春年少時……

    ………………

    “給,表哥。”

    周夢琪從兜裏掏了半,掏出幾張鄒巴巴的紙幣。

    “給我錢幹嘛?”

    宇文飛沒有接,好奇地問道。

    “那個……吃飯,不能總是讓你掏錢啊。我……我一周生活費就這些,都給你好了。我知道不夠,可是就隻有這麽多。”周夢琪不好意思地道。

    她一周生活費才十塊錢,如果按這一段她和宇文飛吃飯的標準來,確實不夠。而且差挺多的,十塊錢也就是他們兩頓飯錢吧,還不一定夠。

    這一周從家裏返校,媽媽給她生活費時,周夢琪好幾次欲言又止,她想多要一點生活費,不然總感覺像是自己在占宇文飛的便宜一樣。

    可是,看到母親頭上隱約可見的銀絲,黑瘦幹枯的手臂,周夢琪就沒有張開口。

    家裏真的不富裕啊,供養自己和妹妹讀書就很吃力了。

    幸好大姐學習不好,就沒讀高中,而是跑出去學了一年美發,回來後在鎮上開了個理發店,算是能掙錢了,還能補貼一點家用。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