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第17章 讓全班女生流淚(1/3)

    宇文飛作為一個深受後世互聯網各種“毒雞湯”,各種公眾號文章“荼毒”的人,而且他本身就具備比較深厚的文字功底,現在想要寫點打動人心的文章,那簡直是信手拈來。

    所以,他這篇文章的開頭,就直入人心,一下子就把李雅琴吸引住了。

    “街邊拐角處有一個簡易棚屋,裏麵住著一對母女。八歲的女孩和她媽媽相依為命,她的父親是個爛賭鬼,還嗜酒如命。在女孩五歲那年的冬,父親深夜醉倒在街頭,等到有人發現時,身體都僵硬了。從此,母女兩人就依靠母親做鍾點工的微薄收入度日……”

    宇文飛深知,最能打動人心的,就是悲劇,越悲慘效果越好,這樣才能引起人的共鳴。

    文章後麵就是講述,女孩多麽的乖巧懂事,母親是如何的辛苦慈愛,生活是多麽的艱難。

    因為要忙著工作養家,所以母親沒有辦法接送女孩上下學,隻能讓她自己步行幾公裏往返家與學校之間,每早上抹黑出門,晚上放學到家也都很晚了。

    住的地方,環境自然不會好,路上都沒有路燈,到了晚上時,黑燈瞎火的都看不到路。

    為了怕女孩晚上回家找不到地方,母親就自己動手用橘子做了一盞桔燈,掛在外麵的屋簷下。

    每晚上,橘黃色的燈光,會指引著女孩回家的路。

    而女孩每次遠遠地看到那橘黃色的燈光,就會知道,那是自己的家,家裏有媽媽在等著自己……

    母女兩個,就這麽相依為命,很多年後,女孩變成了大姑娘,也考上了大學。

    到了大城市,結識了新的朋友,適應了新的環境。

    但是,每次她放假回家時,母親依然習慣用新鮮的橘子,製作一個桔燈,掛到門外的屋簷下。

    不過,女孩已經不再注意這個了,她很納悶地問母親,現在住的地方都有路燈,為什麽還要掛這個東西呢。

    母親慈祥地看著她,告訴她,是怕她找不到回家的路。

    女孩覺得母親是老糊塗了,自己怎麽可能不認得回家的路呢。

    沒有過多久,女孩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母親就去世了,醫生告訴女孩,是因為長期積勞成疾,而且營養嚴重不良。

    處理完母親的後事,女孩回到家中,感覺到處空落落的,似乎連心都空了。

    整理母親遺物時,在母親的床頭上,放著一個剛剛做好的桔燈。

    看著這盞桔燈,女孩終於控製不住自己,失聲痛哭。

    自己剛剛有能力讓母親過得好一點,可是母親卻不在了,自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因為母親已經不在了,家也就沒有了……

    又過了幾年,女孩結婚生子,自己也做了媽媽。

    孩子讀書後,女孩也習慣每晚在自家門外掛上一盞桔燈。

    孩子納悶地問她,媽媽你為什麽用橘子做個燈籠掛在門外呢?外麵都有路燈的呀。

    女孩告訴孩子,路燈,是給過路人照明用的,而桔燈,卻能指引你回家的路。

    ……

    李雅琴越往後看,越覺得虐心,特別是女孩整理母親遺物時,看到那盞桔燈,文中的女孩失聲痛哭,現實中的李雅琴眼眶已經濕潤。

    她強忍住自己的情緒,認真地把整篇文章看完。

    合上手中的作文本後,李雅琴靜坐片刻,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她扭頭看向宇文飛,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外表看起來很陽光的大男孩,竟然給了自己這麽大一個驚喜!

    這篇文章,是李雅琴教書以來,見過的最好、最能打動人的一篇作文!

    甚至,李雅琴覺得,這已經不能稱之為作文了,應該稱之為“文章”,可以發表到文藝刊物上的文章!

    當然,她也是剛畢業一年,也沒有教過多少學生。

    但李雅琴基本的文學修養還是有的,文章的好壞還是能分辨出來的。

    這篇文章,絕對是一篇好文,或許,自己教一個作家學生的夢想,就要落在這個男生身上了……

    “大家停一下!”

    起身拍了拍手,李雅琴示意全班學生聽自己話。

   &nbs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