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第3章 又一場奇怪的夢(1/5)

    穿過簡陋的學校大門,今還沒開學,大門敞開,車子可以隨便進,等明開學就不行了,上課時大門緊閉,外來車輛一律不得入內。

    隻有在中午和晚上放學時,才允許學生進出。

    車子徑直開進學校家屬區,停在一個破舊的院前,這裏就是大姨家原來住的地方。

    不過她們現在已經搬進了新建的教師公寓樓,這裏的老房子一年後就要拆掉,據要建學生宿舍樓。

    “這裏就你一個人住,一定要注意安全,晚上回來把門鎖好,院門也別忘了鎖上……”

    一邊給宇文飛鋪床、整理東西,老媽王梓涵一邊絮叨著。

    老爸宇文拓躲在院子裏的老槐樹下抽煙。

    在臨走前,老媽遞給宇文飛一張淡綠色的大鈔,這是麵值五十元的票子。

    “喏,這個星期的生活費,省著點花!”

    “好好,知道了……你們回去吧,我等周末就回家。”宇文飛敷衍道。

    陳縣中學是六日製,每周上六課,隻有周日那才能休息一。

    一周五十元的生活費,並不算少,足夠宇文飛的生活費了,但也不會太寬裕。

    這個學校裏,有錢人家的孩子可真不少,一周五十的生活費,隻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

    老媽先上了車,老爸趁她沒注意,偷偷又塞給宇文飛一張五十元的大鈔。

    壓低聲音道:“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高中學習又緊張,一定要吃好,別不舍得花錢。對了,別讓你媽知道了!”

    宇文飛心中一暖,笑著道:“我知道,爸,你們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目送著夏利漸漸遠去,宇文飛才轉身回到院子中,關上了院門。

    現在沒有人打擾,他再次思考起自己那奇怪的夢。

    特別是中午在路上遇到吳秀,宇文飛可以確定,自己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她!

    也不對……

    或許自己很的時候,那時爸爸宇文拓還在吳局手下做事時,兩人見過麵。

    但那時自己和吳秀都是才兩三歲的孩子,怎麽可能還記得彼此呢。

    自從自己四歲時,爸爸工作調動到下麵鄉鎮後,自己就再沒見過吳秀了,這一點可以確定。

    可,剛剛看到吳秀時,宇文飛一眼就認了出來。

    而且還知道她是自己高中同學,三年的同窗,吳秀也當了自己三年的班長,所以自己對她印象頗為深刻。

    當然,還因為,吳秀是當時班上公認的班花,是所有男學生心目中的女神……

    這些都是在夢中發生的。

    宇文飛明顯感覺自己和十幾前的自己完全不同了。

    現實中的記憶並沒有失去,自己還是那個十六歲的少年。

    可是,腦子裏多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包羅萬象,都是在夢中那十幾年經曆過的、學習到的、或者感悟到的東西。

    這些新的記憶,並不是一下子就完全被吸收了的,而是好像一座塵封的寶庫,隱藏在腦海深處。

    宇文飛知道有這麽一座寶庫,但是還沒有完全把寶庫打開……

    就如,在夢中,他是精通法語、英語、俄語的,但現在讓他法語俄語,卻不出來。

    就像是人們經常遇到的那種,明明感覺很熟悉某個人或者某個詞,想要脫口而出時,卻怎麽都記不起來了。

    即便是這樣,宇文飛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種變化,主要體現在性格和為人處世上。

    例如他現在已經知道,自己做夢這種事,不適合告訴別人,就連父母,也最好不要了。

    因為別人無法理解,隻能當你是神經病……

    到了晚上七八點時,宇文飛已經洗漱躺下了,他很期待,今晚自己還能繼續做夢嗎?

    或許是腦子裏想事太多,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一會,他才進入夢鄉。

    …………

    鵬城,NS區,傳奇科技公司總部大樓。

    這是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