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第一卷 第1章 大爺,您也是穿越回來的?

    宇文飛很倒霉,高中開學前一,他被父母送到了醫院,因為父母懷疑他……精神出了點問題。

    “你孩子是不是因為馬上要開學,精神壓力太大,才胡言亂語的。”媽媽王梓涵憂心忡忡地道。

    “不會吧……就是讀高中而已,再了,就算擔心高中學習壓力大,也不應該裝傻啊。”

    老爸宇文拓翻了個白眼,有點無奈。

    他們兩個都不相信宇文飛的那些胡話,什麼“重生”,什麼“從十幾年後回來了”,什麼“以後房價好幾萬一平”,什麼“腦子里多了很多東西”。

    噢,就最後這句話還有點靠譜,不過應該是腦子里進了點水才對吧。

    宇文飛現在也沒有力氣再辯解了,再下去,真要被當成精神病人了。

    老爸給他掛的號,正是“腦神經外科”,也就是俗稱的“精神病專科”。

    當然這只是一般人的誤解,腦外科能治的可不只是精神病……

    一家三口坐在診療室門外的長椅上等著,醫生的門沒有關,里面傳來醫生和病人的對話。

    “老夫修煉多年方才鑄成金丹,你們非那是結石,還有樓下婦產科16歲少女,年紀輕輕就修成元嬰,你們非要把她的元嬰拿掉,喪良心啊簡直!

    最離譜的是太平間那些出竅期的大神,你們居然要燒掉他們的肉身!隔壁賓館還有兩位合體期大能,你們偏要他們在嫖娼,我修仙界真是人才凋零啊。”

    “哦,旁邊這兩位,你們是病人家屬吧,這位大爺確實病得比較厲害,準備一下,送進精神病院吧。”這是醫生的聲音。

    宇文飛先是一驚,難道這也是一位“重生者”嗎,不然的話,怎麼滿嘴都是後世網絡玄幻的套路呢。

    但轉而,他也害怕起來,真要被診斷為精神病,那可要出大事了,會被強制送進精神病院,接受各種“電擊”類治療的。

    看來,自己真的不能再亂話了,了也沒人信,反而會被人當成精神病。

    宇文飛這些,在他身上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最近一段時間,連續十幾,每晚睡覺都會做夢,他做得夢很奇怪,就是感特別長,特別細節!

    細節到,在夢里蹲馬桶時,都要蹲夠五分鐘以上……

    而且,宇文飛驚奇地發現,自己每晚,在夢里都會經過完整的一年。

    十幾下來,自己在夢里已經過了十幾年了。

    他很清晰地記得,自己第一次做這種奇怪的夢時,夢中就是從自己高中開學開始。

    報道、入班、學習、同學老師、考試、高考、讀大學、畢業工作、創業等等,仿佛是在夢里已經提前過了一遍人生。

    作為一個十六歲的少年,他憋了十幾後,還是沒有忍住,把這件事和父母了。

    他認為自己是重生了。

    對,就是“重生”!

    這個詞,還是他從夢里學來的。

    和父母坦白的結果,就是被送來醫院,檢查是不是精神出了問題……

    診療室內傳來一陣雜亂的聲音,兩個中年男女一左一右地拉著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走了出來。

    宇文飛本來還不死心,想跟老人套個話,看對方是不是和自己一樣,也做了那樣奇怪的夢,或者干脆就是從後世穿越過來的。

    可當他打量了一番那個被當作精神病人的老人後,就放棄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這老人實在是太……拉風了。

    現在是剛九月,氣還比較炎熱,只見這老人身上穿著當地比較常見的圓領老頭衫和大褲衩,腳蹬一雙人字拖。

    按這還沒什麼,但老人身上的這套衣服和尋常老頭穿的還不一樣。

    這年頭大家還都不富裕,自然也不會講究什麼穿著,不過無論如何,都要干淨整潔吧。

    這老人身上的衣服呢,造型就比較“奇特”了。

    圓領老頭衫,本來應該是白色的,但現在早已看不出原來的顏色,白一塊黃一塊黑一塊,儼然成了“迷彩色”。

    這且不,圓領衫的兩個袖子在肩膀處齊齊“裂開”,變成了兩個短袖筒,晃晃悠悠地吊在胳膊上。

    圓領倒還在,不過圓領下面的布料呢,什麼露出大片黑黃的皮膚……

    這個圓領和衣服都脫離了,為什麼下面的衣服還不掉呢,這明顯不符合物理學常識啊,地球引力哪去了…… 本章未完點擊此處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