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與贖

80.飛蛾撲火(1/2)

    車開到霍家別墅前猛地停下來,嶽天星被這狂飆的車速弄得頭腦昏沉沉的,心跳卻加速起來。

    霍彥庭直接把她抱到自己身上坐著,這羞.恥的姿勢讓嶽天星瞬間臉紅。

    背後是方向盤抵著,嶽天星動彈不得。

    “你、你別亂來……”

    “我想你了。”

    他向她認輸。

    嶽天星愣住了,她怎麽也不能想到像霍彥庭這樣冷傲霸道、高高在上的人會說出這樣的話。

    “我……”嶽天星結結巴巴地說:“你先、先放我下來……下來好好說話。”

    可她的話哪有用。

    霍彥庭似笑非笑:“你沒有想我,對嗎?你還真是,沒心沒肺。”

    “我……”

    我也想你。

    嶽天星咬著嘴唇不說話。

    白色紗裙被從肩膀處撕開,高級定製就這麽被他毫不憐惜地毀掉。

    他的頭埋在她頸窩,小孩子耍賴般蹭她。

    “癢……”嶽天星小聲哼唧,身體裏卻似有抑製不住的欲念。

    把她的長裙隨意撩開,厚厚的白紗堪堪遮住某些少兒不宜的畫麵。

    “不要……沒力氣了……”

    “你停下啊……”

    車內隻剩下嶽天星時而嬌.喘,時而呻.吟。

    也不知過了多久,嶽天星像是溺水後被撈起來一般,伏在他胸膛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一雙美眸裏蓄滿了水,盈盈動人。

    她真是嬌氣,又疼哭了。

    霍彥庭毫不憐惜地按著她的細腰聳.動。

    嶽天星腿都軟了,求饒也沒用。

    “爽嗎?”霍彥庭冷冷地問,語氣裏是對她的不屑一顧。

    “……嗚嗚……”嶽天星還沒開口說話,倒先哭出聲來。

    她越哭越傷心,抽抽噎噎得沒完沒了,像是壞掉的閘門放出洶湧澎湃的水。

    “不準哭。”霍彥庭沉聲命令。

    她哭的更凶,把眼淚全抹在霍彥庭的襯衫上。

    “霍彥庭,你就知道欺負我!”她拖著哭腔說:“我討厭你……嗚嗚……”

    罵人都是軟軟的調子,可真是沒用。

    霍彥庭也不理她,直接把她抱到屋裏,接著折磨。

    月黑風高,這一夜過得無比漫長。

    嶽天星一直在隱隱擔心,今天突然離開了瑞拉晚宴,會不會被媒體拍到她和霍彥庭一起離開。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