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溺寵:愛妃,慢點跑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重回五(1/3)

    “神子大人?!如今上世界這般模樣,都是由扶搖造成的,難道我讓她來救我們也有錯嗎?!這不是她應該做的嗎?!”

    一名神官理直氣壯的道

    “就是就是!能者多勞,她能護住下世界和中世界那種廢物位麵,理所應當的也要保護好我們上世界吧?!”

    幾名神官聽了,連連點頭,完全忘記自己剛剛是怎麽對待蘇淺月的事情,現在一心裏隻想著讓蘇淺月救人。

    “你們都是放屁!”花述咬牙吼道,他瞪著這些貪生怕死之輩,吼道:“上萬年前她被你們逼到自刎,剛剛是誰拿著武器不讓她靠近半分?!剛剛是誰在這叫囂著讓她滾出去?!人家憑什麽犧牲自己救你們?!用你們那肛門想想好嗎?!”

    那些神官一時間有些訕訕的摸了摸鼻子,抿著唇不說話了,到底是一個神官,做任何事還是要點臉的,剛剛不過是他們怕死,而且下世界和中世界都能被救,他們憑什麽不救?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啊,上世界神界對你這般,魔界依舊對你這般!你根本,鬥不過我!你的敵人!不止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盈袖仰天大笑道,身上濃黑的血液散發著惡臭味,蘇淺月嫌棄的擰了擰眉頭。

    “你放屁!”

    咻——

    盈袖的胸膛突然再一次被貫穿,那張扭曲的笑容還僵硬在臉上她震驚不已的看著貫穿自己胸膛的那根利刃,上麵散發著陣陣魔族特有的氣息。

    陳念生咬牙,陰狠的看著盈袖,像是發了狠一樣,怒吼道:“你他媽全是放屁!”

    轟——

    盈袖臉色慘白,突然回首推出一掌,狠狠的砸在陳念生的身形之上,陳念生也是抵製不住,身形如同破敗的風箏一般往後倒去。

    銀朱眼神微凜,抬腳便是飛掠上前攔住了他。

    “沒事吧?”陳念生看了銀朱一眼,咬牙別過腦袋:“沒事!”

    “現在糟了,蘇姑娘體內靈力所剩不多,很難繼續鑄造那最後一個九轉墨蓮陣了。”花述有些擔憂道。

    “放心好了,我可不是一個人來的。”陳念生聞言掃一眼花述,彎了彎嘴角說道。

    “難道——”

    嗤——

    話還沒有說完,整片空間就像是突然凝滯在原地一般,就連天空都變得開始陰沉,空氣中還夾雜著幾聲劈啪聲。

    嗤嗤嗤——

    仿佛那猛獸捕獵獵物前那低吼。

    嘩——

    又是一陣巨響,不遠處的天邊竟然活生生的出現了一個裂縫,眾人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那裂縫足有天宮那麽大!

    讓人無法想象究竟是誰能有這能耐徒手撕開這一片空間。

    蘇淺月抬眸望去,見那裂縫裏,緩緩走出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一襲墨色衣袍無風自動,男人高大的身形就那樣靜靜的籠罩。

    妖孽絕倫的臉上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緊張。

    “魔君?!你不是!”盈袖顯然震驚不以,她驚怔的看著那個那個緩緩邁步而來的身形。

    君墨離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隻是在看向蘇淺月的時候多了幾分那抹毫不掩飾的癡戀。

    “你真當本君會乖乖軟禁?”聲音低沉好聽至極,隻是說出的話卻是無情的很。

    “你敢嗎?你要是敢幫她,你上下魔族的人,我都能一念之間便是殺死!”盈袖陰惻惻的笑了,她死死的盯著君墨離,眸中那抹癡迷的占有欲早已經被瘋狂取代。

    “嗬!真把自己當根蔥了,還以為這個能威脅到殿下嗎?!”陳念生怒吼道。

    盈袖並沒有理會,隻是露出一個勢在必得笑容,淡淡的看著君墨離,可是周身散發著的那陣陣惡臭味,讓人忍不住的蹙了蹙眉。

    “君墨離!”蘇淺月連忙搶幾步跑了上去,卻被盈袖吼道:“你要是敢靠近那個女人我現在就殺了你的魔族!”

    “君……”蘇淺月不動了,她有些猶豫的頓住了腳步,凝眉看向了不遠處站著的男子。

    隻見那男子卻是悠悠一笑,卻是緩緩邁步,每走一步,盈袖的臉就扭曲了一分。

    那幾步,像是走完了這一生一般。

    “你!”

    “本君見自己娘子,同你有什麽關係?”

    君墨離笑眯眯的一把拉過蘇淺月,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