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婚寵:我的邪魅老公

第2890章 娶回去,當個花瓶養著(1/3)

    安婉按下接聽鍵,“雲叔,什麽事?”

    雲叔匯報,“大小姐,按照你的吩咐,我讓人在江明蓉和雲杉晚飯裏下了輕量安眠藥,每天將那相框移出來擺在床頭上,這麽一試探,果然江明蓉次次被嚇得魂不附體。我懷疑,江明蓉可能已經恢複清醒,最近都是在裝瘋賣傻。”

    安婉冷嘲,“自作孽不可活,當鬼次數太多,自然心虛,繼續這樣盯著,有情況隨時向我匯報。”

    “是。”

    掛斷電話,安婉嘴角勾起冷笑。

    她點開網頁,看到宋斯禮被判刑的新聞,因江明蓉在發瘋之前幫宋斯禮承擔了主犯的責任,因此宋斯禮作為從犯,又犯法未遂,判刑較輕。

    “判刑六個月,嘖,這刑期也太短了吧。”安婉冷嘲,“不過,六個月,也夠宋斯禮吃一壺的了。”

    與此同時,厲氏集團樓下,厲蕭寒剛和華氏集團的人會麵,一眾西裝革履的人簇擁著兩邊人馬離開。

    回去總裁辦公室路上,厲蕭寒眼眸沉沉,“我讓你盯著安婉,她最近怎麽樣?”

    莫景桓緊隨他身後,聞言,忙匯報,“安小姐那邊最近正熱鬧著呢,江明蓉裝瘋,應堯盯上了安氏,矛盾不少。”

    厲蕭寒唇角冷勾,忽的想起一個人,“對了,那個宋斯禮呢?”

    莫景桓沒料想到厲蕭寒會突然提及被忽略了的這個人,心裏暗自歎服,厲先生就是厲先生,果然猜出這個人身上有不對的地方,忙回答,“被判刑了,但江明蓉發瘋前和他接觸過,厲先生,您一定猜不到,還有個人也和他接觸過……”

    沒等莫景桓解答疑問,厲蕭寒就勾唇冷嘲,“那個應堯。”

    莫景桓一窒,“厲先生真厲害。”

    “嗬,事情更有趣了。”厲蕭寒眼眸一沉,“安婉危險了。”

    “那,要不要我們派人暗中知會安小姐一聲?”莫景桓眼露擔憂。

    厲蕭寒俊臉冷峭,“不,我要安婉主動上門求我!”上次安婉不是走的很爽快嗎?他要讓她跪在他麵前,求他!

    聞言,莫景桓暗想,安小姐恐怕真是要倒黴了,再怎麽,也不該得罪厲先生啊,更何況厲先生還對她那麽好,嘖!

    這一邊,安婉尚且不知危險已經來臨。

    她以為,掌控了安氏內部,隻要安氏內部沒內鬼,就不會亂,可有些時候,某些人比她料想的還毒。

    車子蜿蜒在校園路上,最後在舞蹈室外麵停車位上停下。

    安婉下車,進去舞蹈室。

    暑假這麽久,忙前忙後,忙熟悉安氏集團管理流程的事,忙江明蓉和宋斯禮的事,倒是耽擱了練舞時間。

    換了舞裙,安婉站在鏡子前,熱了身後,肢體伸展,柔美的舞蹈傾瀉而出。

    陽光散漫,落在她身邊,照耀她白皙的小臉和窈窕誘人的身段。

    一曲舞結束,安婉做了個優雅的結束動作。

    剛放下腿,突聞身後鼓掌聲。

    安婉微詫異,難道是應花楹來了?

    她露出淺笑,回頭看去,“花楹?”

    可不料,並非她所想之人,安婉臉色微僵,笑容收斂,變得疏離而冷豔,微眯起眼,“是你!”

    應堯一身休閑襯衣,下配休閑褲,十足紳士優雅,更重要的,他臉上象征性的金絲框眼鏡竟然沒戴。沒了金絲框眼鏡的遮擋,露出他野心勃勃的眼睛,銳利而自帶鋒芒,讓人不敢直視。

    當然,安婉除外,她微仰著下巴,含著一抹銳利張揚的笑,“應堯老師,無巧不成書,你專門在這等我的?”

    應堯眼睛發亮盯著她,視線劃過她明媚無雙的小臉,那額頭上還帶著薄汗,臉頰因熱而微緋紅,身段窈窕,緋紅舞衣都壓不住的冷豔高貴氣質。

    這樣的女人,本就該是他的。

    娶回去,當個花瓶,也足夠讓人賞心悅目。

    應堯嘴角一勾,笑容玩味且炙熱,“安婉,如果我說我是碰巧來的,恰好見你一曲熱舞,你信嗎?”

    她的舞蹈背後,有著自由不屈的靈魂,就算眼前的一小段平常舞蹈,也讓人看到熱血沸騰,很想把這個女人變成自己的。

<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