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婚寵:我的邪魅老公

第2888章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1/3)

    安婉攥緊手機,臉色冷凝。

    她忽然明白為什麽江明蓉會在這大半夜犯瘋病了,恐怕是身在老地方被自己做過的事情嚇到了吧。

    嗬,江明蓉,這樣看來,你並沒有真的發瘋啊。

    有趣,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翌日,安婉發現安耀國有黑眼圈,她喝了口牛奶,裝作驚訝,“爸,你昨晚也沒有休息好啊?是被江明蓉嚇得?”

    安耀國歎氣,“昨晚睡得正好,江明蓉忽然尖叫出聲,聲音慘厲,小區物業主管又來拜訪,附近鄰居差點被嚇得報警,我怎麽會睡得好呢?”

    安婉扯了下唇角,“是啊,如果江明蓉每天晚上嚎這麽一嗓子,誰遭得住?”她眼珠一轉,“要不然,我們把江明蓉送進精神病院去吧,這樣對我們也好,對江明蓉也好,起碼,那裏有更專業的醫生。”

    一旁,管家雲叔欲言又止。

    沒等雲叔阻攔,安耀國就開口了,“婉婉,你怎麽能這麽說呢。精神病院那種地方怎麽能去?你放心,我已經讓老雲叫了醫生,今天專門給江明蓉看看,爭取讓她像個正常人一樣,也少受點苦。”

    安婉攥著牛奶杯的手霍然一緊,眼皮猛地一跳。

    叫了醫生?

    她偏頭看了雲叔一眼,雲叔尷尬的點點頭。

    安婉冷扯了下唇角,“那好吧,爭取把江明蓉治好,然後我才能好好問問她,這些年為什麽一直給我和爸爸你下毒,我們安家對她也算好的了,就算得精神分裂症,也沒必要給我們下毒,想害得我們安家家破人亡吧?”

    安耀國一窒。

    下一秒,他詫異出事,“什麽?婉婉,你也被下毒了?你怎麽不早給爸爸說?”

    他滿臉擔憂,上前一把抓住安婉的手,仔細查看她臉色。

    安婉從他手裏一把撤回手。

    安耀國看著空空如也的手心,一陣尷尬,“婉婉,我……”

    “爸,你說,是江明蓉成瘋子,受苦的多,還是我和你毒發身亡受苦的少,嗯?”安婉不是故意刺激他,而是為了告誡他,江明蓉那女人就是個毒瘤,留不得,仁慈不得!對敵人仁慈,就是要自己人的命!

    “婉婉,”安耀國抿抿唇,一瞬間無話可說,覺得無比愧疚,“我沒想到,江明蓉竟然也給你下毒,我還以為隻是我一個人……”

    “爸,就算你以為江明蓉隻是對你下毒,你也不該這麽輕而易舉的原諒她,你是我們安家的頂梁柱,沒了你,安氏支撐不下去,我安婉不過一喪家之犬!你憑什麽認為她江明蓉受點苦就該我得到我安婉的諒解?”安婉咬唇,痛苦的說道。

    “先別說這些了,婉婉,你身上的毒……”安耀國忙不迭詢問。

    安婉冷哼一聲,“放心吧,死不了,比你的輕,在吳醫生那輸了那麽多天的液,已經解毒了,隻是免疫力比平常人更低一點而已。”

    安耀國稍微鬆了口氣。

    氣氛有些凝滯。

    安耀國重新落座,隻是沒了吃早飯的胃口。

    親生女兒也被江明蓉下了毒,這讓安耀國心頭憤恨。

    哪怕江明蓉瘋得那麽可憐,似乎也在他心裏減淡了些痕跡。

    雲叔適時開口,“那,還讓醫生給江明蓉看病嗎?”

    安耀國抬眸,睇了眼安婉的臉色,緩慢搖頭,揮了揮手,“算了吧,讓江明蓉自生自滅算了,給她地方住,給她一口飯吃,衣服也不缺她的,也算我們安家積德了。”

    雲叔眼裏閃過笑意,“是。”

    安耀國又頭疼的皺眉,“那,如果江明蓉晚上又犯病怎麽辦?”

    雲叔也遲疑起來,“要不然還是讓醫生開點藥?”

    安婉冷笑一聲,“用不著開藥,雲叔,你去告訴雲杉,給他的鎮定劑記得用,否則,他安撫不了江明蓉,他也就沒必要在江明蓉身邊呆著了,我們安家得力的傭人不少,不缺他一個人看守江明蓉。”

    雲叔恍然,“是,大小姐。”

    雲叔領命而去,安婉這才有了心情,慢吞吞的吃著早飯,偶爾拿起手機,一看最近時事新聞。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