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戰記林七夜

第101奪權下(1/2)

    朱棣直視著晉王朱棡,語氣和眼神滿滿都是怒意。

    “三哥,你是要奪弟弟的兵權嗎?”

    晉王朱棡不甘示弱的回視,緩緩開口,“你不想打,我來打?”

    “弟弟什麽時候說過不打,暴雪剛過難以行軍。韃子騎兵為主,為大軍後勤線拉得太長.....”

    “拉幾把倒吧!”朱棡冷笑,直接打斷對方,依舊瞪著他,“咱爹常說一句話,你還記得不?”

    說著,目光又看看低頭裝作事不關己的周王朱橚,“上墳燒草紙,你糊弄鬼呢?”

    “三哥,說清楚!”朱棣怒道。

    “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朱棡同樣怒吼。

    “咱兄弟都是從小就在軍,打老仗的人了,這點事兒誰我若是看不出來,那我還不如撒泡尿把自己浸死!”晉王朱棡麵色冷峻的說道,“你的心思,我清楚。這事,其實我以前也幹過。唯有養寇自重,才能獅子大開口和樞要錢糧,才能擴兵,才能掌權!”

    “可你,似乎忘了一樣最重要的!”朱棡伸出一根手指,指指頭上,“大哥活著的時候說過,你們這些弟弟們的小心思我明白。但希望你們明白,我不計較,你們才能要。我要是開始計較了,你們就什麽都要不到!”

    朱棣冷笑,“弟弟不懂三哥您的意思!”

    “懂不懂的你自己心裏有數!”晉王朱棡哼了一聲,“虎符交出來!”

    豁然間,朱棣瞳孔緊縮,雙手握成了拳頭。

    不過,稍微片刻之後,朱棣卻又淡淡的一笑,“三哥要虎符,是要代替弟弟成為此次戰事的主帥,還是要奪了弟弟的燕藩!”

    “我對你的燕藩不感興趣!”朱棡低聲冷笑。

    聞言,朱棣心稍安。

    就在昨日暴風雪剛停的時候,藍玉和傅友德直接不聽號令,不跟他這個主帥打招呼,直接帶著部隊出發。正當他怒不可遏的時,晉王朱棡又帶著遼王,來了他的軍賬,見麵就是讓他交出軍權。

    別看他麵上強硬,其實心惶恐。

    一直以來,對於晉王朱棡率軍親自來到北疆戰場,他心始終好似如鯁在喉一般。時至今日,他才覺察出其的端倪。

    真的正如姚廣孝所說,他是來監督自己的。

    隻是朱棣沒想到,晉王朱棡竟然毫不掩飾的,直接開始奪權。

    “既然是要軍權,可有父皇的聖旨?”朱棣眯著眼睛又問道。

    朱棡微微搖頭,“我帶了皇太孫的手諭!”說著,冷眼看朱棣,“不夠嗎?”

    “哈!”朱棣笑出聲,“弟弟是父皇親封的大明塞王,此次指揮各路大軍的軍權,也是父皇給的。你拿著皇太孫的手諭就要收弟弟的兵權?三哥,這事還是等東宮後那位當了皇帝再說吧!”

    既然要撕破臉,朱棣也毫不在乎。他骨子裏,根本就是從不低頭的人。哪怕四,也別指望他低頭,說軟話。

    “你想要老爺子的聖旨?”朱棡看著朱棣,麵容泛起幾分讓朱棣十分不舒服的嘲笑,“真來了,你敢看嗎?你真以為,你這些混帳事,老爺子不知道嗎?”

    說著,不等朱棣回話,朱棡直接轉頭對周王喝道,“老五,你也不聽嗎?”

    “弟弟!”周王朱橚看了下朱棣,隨即眼神閃爍,“三哥,弟弟現在還沒弄明白怎麽回事呢?到底怎麽了,親兄弟吵成這樣?有啥事,咱們慢慢說不行嗎?”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