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戰記林七夜

104開始(1)(1/2)

    軍官們在人群遊走著,大聲鼓舞士氣,“韃子越多咱們的戰功越多,曹國公都說了,打了勝仗帶咱們去秦淮河上快活。你們這幫小婢養的,讓你們見識見識啥是嫩出水的娘們!”

    陣地,發出些許笑聲,但士卒們依舊是緊張得不住手心冒汗。

    明軍的人太少了,而韃子卻數倍於己。

    “一會韃子上來的時候,各部穩住,沒有命令不得放箭開炮!”李景隆就站在曹國公的戰旗之下,冷臉對身邊眾將吼道,“記住,等韃子爬坡擠在壓塊的時候,再給老子狠狠的打!”

    “喏!”眾將轟然答應,各自前去督戰。

    李景隆又一把拉住江陰侯吳高,小聲道,“兄弟,此戰非同小可,你要親自在火器營指揮督戰,必要時你還要親冒箭矢誌,衝殺在前!”

    他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為他手下的火器兵有著一個非常大的隱患。

    那就是這支未來的大明皇家禁衛軍的火槍兵們,其有一半都是沒上過戰場的新兵。倘若麾下都是京營的百戰老兵,李景隆自然不會如此說。

    吳高鄭重點頭,“公爺放心!”

    “哎!”李景隆依舊拉著對方的手,似乎有些嗔怪的說道,“你我兄弟之間,哪有什麽公爺侯爺的說法。我比你癡長幾歲,等打完仗,咱們白酒敘兄弟之誼,你這個兄弟,我李景隆認了!”

    吳高保拳拱手,“全憑兄長安排!”說完,轉身帶著親兵直接站到了斜坡上的胸牆之後。

    “他娘的,冷靜冷靜!”

    大旗獵獵作響,李景隆不住的在腦尋思著,還有什麽遺漏沒有。

    想了好幾遍,該做的都做了,可心裏還是跳個不停,很是慌張。

    “別他娘慌!”

    李景隆的右手狠狠掐了左手一下,忽然想起他爹當年的教導來。男子漢大丈夫,每逢大事要鎮靜。不管到什麽時候,都要沉得住氣。

    呼!呼!

    他深吸兩口氣,帶著親衛開始在陣地之遊走,並且目光始終看著在遠處地麵上集合的北元軍。

    北元軍,越來越多,密密麻麻好似烏雲。他們身上也帶著深深的疲憊和痛苦,想必他們,這時候最想做的事,就是馬上回家,然後躺進溫暖的氈房,好好睡上一覺。

    忽然,北元的軍陣之,幾騎騎兵簇擁著一個穿著華貴甲胄的青年,來到明軍陣地之前的平緩地勢處。

    “上麵可是大明曹國公李景隆?”那青年朗聲道,“我是兀良哈部遼王之子塔賓帖木兒,曹國公可願露麵,和我一敘?”

    他的聲音朗朗傳到明軍陣地,也傳到李景隆的耳朵。

    “小雜碎,膽不小,就這麽直接來叫陣!”李景隆冷笑道。

    他身旁,李老歪伸出大拇指在舌頭上舔舔,然後眯著眼睛對準了陣地腳下的敵人。

    “家主,咱們現在是順豐,要不然小的懟他一箭?”李老歪說道,“要是運氣好,直接射死他狗日的!”

    李景隆想想,搖頭道,“兩軍交戰不斬來使,再說又不一定能一箭必,先且看他有什麽話說!”說著,朝下麵喊道,“李某在此,有話快說!”

    下麵的塔賓帖木兒在馬上拱手,大笑道,“好叫曹國公得知,兀良哈和大明已經握手言和,休戰罷兵。我等現在隻求回家,久聞國公仁厚,何不放開一條路給我們走,兀良哈部感激不盡!”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