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狂少陳楚

第1818章 1

“靠!大老爺們說話當然算話,吐口唾沫都是釘,以為像你說話不算數呢?來吧!有種就來,誰不來誰是王八犢子,是狗娘養的” “好!你等我的!”李天成氣呼呼的,當下也不跟陳楚逞口舌之快了,心想這要抓住這個死崽子往死裏狠狠的k他一頓,這才解恨 李天成摩拳擦掌的,氣得呼呼的,像是腦袋上都冒著青煙似的。 他第一次的感覺這麽憋屈。當兵這麽多年了,小兵的時候雖然被老兵欺負被罵,被幹部罵,那沒事兒啊,畢竟過去了,但是話反著說。 棒子底下出孝子,拳腳下麵出好兵啊,那都是用大棒子輪出來的兒子,一個比一個的孝敬老人,但凡那些從小就嬌生慣養,嬌滴滴養大的子女,一個個大多數吧,都是狼崽子。 不養活老人的兒女越來越多,農村城裏都占大多數打爹罵娘的人海洋去了 拳頭底下出來的當兵的,一個個規規矩矩的,一聲令下,來去如風,那才叫軍人的作風,當然,在部隊的時候都恨班長,恨連長,恨不得把他們千刀萬剮,但是複員了,都想念老班長,老連長,想回老部隊看看這便是兵了。 李天成感覺自己當兵二十年了,這是第一次的,就跟王八鑽灶坑似的,又憋氣又憋火的。當官的時候被首長罵那沒事,或者是首長罵你那是瞧得起你老子有首長罵的,沒他媽你陳楚罵的,你算個p啊你 李天成氣呼呼的,兩眼差不多冒金星了。 今天要是收拾不了陳楚,他都能氣憋過去,搶救都搶救不得了。 開著車,跟一頭脫韁的野驢似的,哢哢哢的就衝過來了,大道上路滑,這小子差點開溝溝裏去了。 陳楚離老遠的就看到了車燈了。 而土層上,邵曉東也看的仔細。 隨後說:“楚哥,一輛車,後麵沒有車,這小子應該是自己來的,就看他車裏頭有沒有警察了,要是有警察,哥們幾個一頓大棒子掄過去,你不用上,打完了咱們就撤,沒事到時候你就裝不知道。” 陳楚笑了笑,嘴上沒說什麽,心裏卻是不願意,讓兄弟們上去,然後頂包,自己不出頭,這不是他的作風,再說了,心裏上也是承受不了的了。 不過他??過他也沒說話,有些時候有些話不用說的,隻看自己這麽做了。 有兩種人,一種是光說不做,一種是光做不說的。 社會上光說不做的人較多 不多時,那輛羚羊小車就到了路口了,邵曉東已經下了土坡了,而且輕輕的鑽進了土坡後麵的車裏。 陳楚的中華車的車燈是開著的,照的旁邊通亮,但前麵越是亮便映襯著後麵黑了。 咯吱一聲,李天成的羚羊車也拐進了土地裏,隨即停了下來。 這片亦是一片荒地了,兩輛車對立停好,隨即李天成推開車門走了出來。 戴著狗皮帽子,棉手套,一身綠色軍裝,腰間還紮著軍用武裝帶。 李天成隨即摘掉了武裝帶,就準備用這武裝帶狠狠的抽陳楚,他在部隊也經常用這武裝帶揍那些當兵的。 當兵沒有不打人的大多數都是打人欺負人吧。 https://www.biqiuge8.com/book/18588972/1154050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iuge8.com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