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狂少陳楚

第1816章 1

勞改犯幹這些活不賺錢,那是服刑,當兵的建築,哇光纜不賺錢,那是服役 所以,戰友情很珍貴,甚至有的時候非常懷念部隊,甚至比親兄弟都親但獄友情也非常珍貴,有的時候也比親兄弟都親。 李天成當兵二十年,當然,後來混成了連長,是頭頭了,比較牛逼的了,不過也算把青春交給了黨,交給了部隊,回青春大好年華,最後複員了分個一官半職還被一個地方的小混混欺負,自然不爽了。 最後換上了大頭皮鞋,這玩意好啊,踢一腳,不管踢到哪都得倒下,硬邦邦的跟大磚頭子似的。 最後,李天成部隊的寬大的武裝帶一紮,戴上了狗皮棉帽子,大冬天零下三十度不戴冷啊,耳朵能凍掉了。 然後是棉手套,想了想開著鄉裏的羚羊小車出了。 雖然在車裏不冷,但一會兒打架的時候得出去啊,不戴棉帽子不行的。 在車裏的時候還是摘了。 不過李天成邊開邊撒目,最後在鄉裏到小楊樹村的中間的土道上,撒目了一圈,還真看見了那個土堆。 應該是五八年大躍進,大煉鋼鐵的時候堆砌的土堆了。 也不知道幹啥玩意當時,在土堆的正麵上還寫著大躍進萬歲啥的,已經斑駁的白色大字,殘留記錄著那段歲月有些愚民但卻是激情燃燒熱血澎湃的時候。 當然,李天成是打著車燈照的,那時候他還小,不過感覺挺熱鬧的,國家雖然窮,但是哪個國家也不懼,屬於傻小子睡涼炕,就憑人多往上上,跟現在朝鮮差不多。 李天成浮想了一番,隨後心想:麻痹的,那時候還沒有陳楚呢,這他媽的小子,現在在自己麵前嘚嘚瑟瑟的,必須要狠狠的教訓才行了。 想到這裏,李天成感覺有點凍手,畢竟氣溫太低了,這時才現,媽蛋的,陳楚這小子怎麽還沒來? 忙給陳楚打過去電話。 嘟嘟嘟幾聲。 陳楚打了個哈欠,他在等邵曉東。 “喂”陳楚喂了一聲。 李天成忙問道:“陳楚,你在哪呢?” “我在吃飯呢?你啥事啊?” “你”李天成氣咻咻的:“陳楚!咱倆剛才不是約好了幹架嗎?我已經到了製定位置了,你呢!人呢?” “哦這事兒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騷瑞,我忘了。” 李天成氣得哇哇的。 “老子已經到了,你趕緊來!” “額知道了,你嚷啥?你倒是吃飽了喝足了,我還沒吃呢!打架也是一個力氣活,你是不是想不讓我吃飯,然後占我便宜?” “呸!陳楚,你就說你敢不敢來吧!” “我靠!孫子你敢不敢等著我!” “我陳楚,我李天成在這等著了!” “行,你等著吧,我吃晚飯給你打電話。” 傳來了嘟嘟嘟的忙音。 李天成氣呼呼的,心想這他媽的不是大黑天糊弄傻小子呢麽!啊?你在家裏熱炕頭暖暖和和的吃飯,老子大冬天在雪地裏傻逼嗬嗬的在等著跟你約架?還得聽你電話?媽了個巴子的,等著,等你來了,老子多給你幾腳,讓你好好嚐嚐我這四十二號的大腳丫子的力道 不多時,邵曉東等人到了。 外麵激勵瓦拉的,陳楚走了出去。 邵曉東開來了三輛車,裝了十五人。 陳楚搖搖頭:“嗬嗬,對付他不用那麽多人。” https://www.biqiuge8.com/book/18588972/11540503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iuge8.com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