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潛規則

第六章 薪酬中透露出的貓膩(1/5)

    第六章 薪酬中透露出的貓膩

    盡管你可以豪邁地:“咱不談錢,俗!咱不在乎錢。”

    但是我相信,每個人的心裏都是在乎錢的,否則你工作的意義何在?

    事實上,錢確實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問題,凡事隻要一碰到“錢”就會變個味兒。

    因為,錢是衡量我們價值的隱形標準,錢是我們生存的重要東西,錢可以讓我們生活得更加美好。

    正因為這成為大家人人皆知的道理,所以錢變得更加隱晦、更加含糊。

    公司設定了薪酬保密機製以“穩固”軍心,公司還偏好暗送紅包以激勵員工,但是更多的時候,我們卻感覺到自己的薪水正在無聲無息地減少,那麽,我們的薪水哪去了?

    56透過薪水看出你的職場價值

    某公司欲在尚未畢業的大學生中,招聘一位職員,有四個應征者初選過關。

    總經理要求四人各寫一個求職意向,並且注明所希望的待遇。

    甲寫道:“我的月薪要在三萬元以上,否則不予考慮。”

    乙寫道:“月薪能否提高些,起碼要能填飽肚子。

    吃不飽,有何力氣工作?”

    丙寫道:“總經理,我對薪水多寡不太看重,但要給我鍛煉的機會;如能有讓我鍛煉的機會,不給錢也無所謂。”

    丁寫道:“經理,月薪的多寡可以反映出公司對我的信任程度和重視程度,我很想知道我的月薪能有多少。”

    總經理審閱後選定丁為總經理辦公室秘書。

    有人不解,問他為什麽不選其他三人,他:“一個人的薪水觀可以反映出他的職業素質和修養。

    甲對薪水看得太重,他憑什麽要求每月薪水三萬元以上。

    這種部屬隻會為薪水工作;乙是典型的隻為領薪水吃飯,沒有更高的追求,當然也就不會在工作中發揮主動性和機動性了;丙則是野心太重,對薪水滿不在乎而隻求鍛煉而已,這種人往往不會在一個地方待得太久,一段時間後就會跳槽而去;丁機智靈活,既要求高薪卻也懂得委婉,讓人覺得值得信賴。”

    這位總經理僅從個人要求薪水這一微卻又敏感的事上,就看出部屬的心理特征和個人特質。

    所以,部屬的薪水觀直接影響到上司的看法。

    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一提到加薪一事,幾乎所有人都會觸犯同一錯誤。

    他們認為自己應該得到加薪,因為這就是自己應得的報酬,或是站在個人角度上考慮,自己確實需要增加一筆收入,事實是,你的老板並不在意你應得與否,更不會去關注你是否真的需要增加一筆收入,他唯一所關心的是值不值得在你身上繼續進行投資。

    薪水,不隻是一個錢的問題,你對待它的態度,你談判的藝術,都反映出你的職業素養。

    談薪水,不隻是一個“賣身”的討價還價過程,也是高層對你加深了解的一個過程。

    遺憾的是,大多數人對這一點都認識不清。

    誰不想獲得高薪呢?

    對上司表現出誠心、對工作盡職盡責、對上司投其所好、曲意逢迎等,為的是什麽?

    當然是想升職、想加薪,即使是想在公司裏證明自己的能力,也得透過加薪和晉升來體現。

    公司並不關心你的付出價值幾何,同樣也不會關心此時你缺錢與否,這不是他們的問題,他們唯一關心的是對公司而言你是否仍然具有利用價值。

    你認為自己較之他人更為聰明,理應多獲取一部分工資,或是你的配偶失業、或者你新近購買了一輛寶馬車,囊中羞澀,不過這與公司無關,更與你的工作無關,你必須要向公司證明,你自己的利用價值。

    然而,許多人想加薪、想升職卻總無法如願以償,其中難免有對待遇認知不清的原因。

    比如,有的人不切實際,妄想薪水“一步登”。

    個人薪水多寡與很多因素有關,如個人的能力和貢獻、公司業績狀況與上司的看法、社會的物價水平等。

    這其中占主導地位的是個人的能力和貢獻,一般來,貢獻越大,加薪和升職的機會也會比其他同事大,但是,假如你是新進人員,而且表現並不出色,卻想拿比別人高的薪水當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想拿到月薪十萬,那必須“物有所值”,上司不可能白給你薪水。

    事實上,高薪收入往往是從低薪開始,如今月薪十幾萬的經理,過去也是從每個月隻有一兩萬元的職員做起的。

    當然,隻有個人的能力和貢獻還不能達到加薪升職的目的,還得走些“快捷方式”,耍上“幾招”以影響上司,這也是本書要探討“洞悉上司”的原因。

    還有人抱著“待價而沽”的原則不放,一定要自己的薪水與其工作業績“相符”。

    原則上,的確應該如此,但實際卻不像原則那樣簡單,“相符”的情況非常少。

    雖上司的利潤一部分是從你創造的價值中來,但你從上司那裏得到的不僅是薪水,還有工作機會和工作經驗,在就業市場競爭十分激烈的社會,對職場新人來尤為重要。

    但是,這也不是薪水不重要,隻是你必須對待遇抱持正確的態度。

    大多數員工都希望加薪,這很正常,然而身為上司,加薪就意味著要從自己的口袋裏掏錢出來給別人,一般來誰也不太願意。

    這下子主雇間的矛盾使出現了,一方想要加薪,而另一方卻不願掏錢出來,怎麽辦呢?

    有的:“算了吧,要求加薪,若不好,反而會得罪上司,目前的薪水還勉強過得去,何必去開口要求造成尷尬呢。”

    這種想法就太“保守”了,在職場,剛開始我們可以抱著學習的態度,但是最終我們是為了謀取生存利益而來,況且,按照按勞分配的原則,當你的付出逐漸增多,創造的價值逐漸增大,相應的報酬增加也是理所當然的。

    另外,如果你一再忍讓,實際上是姑息老板,有你的負麵榜樣存在,他也會這樣對待別人,這樣既是對你不公平,對別人也不公平。

    所以必須持有正確的待遇觀。

    有一名果農種了一棵蘋果樹,精心培育近十年,才結出新品種的蘋果。

    當他嚐了一個蘋果時便發覺又甜又脆,於是決定把這些蘋果與眾人分享。

    於是,他摘了幾個蘋果盛在籃子裏,把籃子放在家門前,並在旁邊立了一塊牌子,上麵寫道:“歡迎免費品嚐!”

    過了好幾,籃子裏的蘋果一個也沒有少。

    蘋果的主人覺得很奇怪,使去請教本地的高人,而後他把牌子翻過來,在背麵寫道:“蘋果一個賣一塊錢!”

    不消幾,整棵樹上的蘋果就全都賣光了。

    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嗎?

    這則故事中的果農起初標示蘋果可“免費”,讓人不免心生疑慮:“哪有免費給陌生人蘋果吃的傻子,對了,那些蘋果一定很難吃,或者主人在玩什麽花招,還是不吃為妙。”

    唯有把蘋果標價來賣,路人才會相信蘋果是甜的,才不會懷疑其中有詐,這便是蘋果能很快被人吃掉的原因。

    同理,你也如同“蘋果”,如果“請人免費品嚐”,反而會讓人懷疑你的能力和才幹,所以,如果你要把這“蘋果”推銷出去,就要開個價碼才行。

    毋庸置疑,勞動力也是商品,你領薪水是你工作能力的價值。

    如果你不向上司要求高薪,上司倒認為你能力平庸。

    如果你認為上司看到你的成績就會自動加薪,那你就想錯了。

    富有“人情味”的上司是非常稀缺的,即使他很清楚地看到你的業績和忠誠也會假裝沒看見,畢竟加薪的錢是從他錢包裏拿出來的。

    既然這樣,你就要主動向上司提出加薪。

    當然你的要求不能太“貪婪”。

    如果你獅子大開口,肯定會被上司拒絕。

    作為職場人,一定要樹立正確的薪水觀,既不要自輕自賤做義工,也不要過分要求。

    你的薪水不隻是錢的問題,它還代表著你的職業影響力。

    你的薪水觀,在你的上司眼中也是一個考核估量指標。

    總之,薪水觀會影響到你的職場地位。

    57薪水不僅是掙來的,也是談出來的

    阿智跳槽那晚,Billy請他去酒吧坐,算是話別。

    聊到投機處,他告訴Billy一些公司內幕,令Billy的心情再沒法平靜下來。

    Billy和阿智一起進公司,幾百個應聘者中挑了0個,而他們則是這0個裏麵最幸運的兩個:一去應聘就馬上拍板,實習期比別人少兩個月,實習工資卻比別人多幾百元。

    這些是剛進公司時,老板單獨給他們開“會”告知的。

    Billy和阿智心裏異常溫暖,把老板當知己,把自己當他的心腹。

    每加班到淩晨點,一個星期的工作時間絕對超過90時。

    實習期滿後,工資並沒有像老板許諾的那樣一路上漲,隻是增加了00元。

    領薪水時,財務室發給他們的工資和其他同事一樣,但私下裏,老板又發給他們剩下的工資。

    就這樣,拿著比其他同事多幾百元的薪水,心裏有隱隱的優越感。

    但每夜裏和阿智加班,卻又覺得工資太少了,老板太薄待自己了,但隻是鬱積在心。

    阿智跳槽,Billy以為是他厭煩了這種沒日沒夜的工作。

    誰知酒吧話別,他告訴Billy的真相卻是:他的工資早就4000元了,而Billy仍拿著1500元。

    當時Billy的感覺一下就暈了,氣憤道:“這遭雷劈的老板!看我比你好話,就來個看菜下飯!”

    阿智一臉微笑地對Billy:“你真是傻乎乎得可愛,那麽拚命幹,不知道向老板提合理要求。

    換成別人,要麽不加班,要麽就提加薪了。

    我實習期滿後幹了兩個月就向老板提加薪要求,老板單獨給我把工資漲到000元,過了四個月,我再次找他,無非些個人與集體利益應成正比關係的話,這一次工資漲到000元。

    半年後,公司贏利大幅增加,我們功不可沒,所以我又單獨和老板談了,他無論如何不願再加薪,後來我從網上下載了全國同類型行業員工工資數據給他,他無話可,就這樣,我的工資漲到了4000元,當時他很緊張,無論如何也不能泄露這個情況,否則公司將會大亂。

    現在我辭職了,告訴你這個秘密,主要是感覺你做得好辛苦,卻又羞於提加薪,讓那老板鑽了空子……”

    阿智的這一番話,讓Billy失眠了一夜,也思考了一夜。

    第二上班,Billy一直伏案疾書,被老板從透明的玻璃辦公室裏看見了,問Billy在寫什麽,Billy在寫一份建議,他奇怪地並沒有叫你寫什麽建議啊,Billy苦笑:“關於加薪的建議,昨我和阿智聊了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