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危情

第三百三十一章 番外完結(1/3)

    我叫沈鹿,聽起來是不是特像“神鹿”?

    名字是祖父取的,祖父這個人呢,以我小孩子多年的經驗來看,他就不是什麽好人。

    其他且不說,就說我這個名字吧,他自己的名字倒是很好聽,非得把我的名字取得這麽怪異。

    可我每一次找祖父強烈抗議,祖父總是說,要怪就怪你爸不是個姑娘,不然這名字落不到你頭上。

    明明這麽難聽的名字是他老人家取的,最後卻把責任都推給我爸。

    啊,說到現在,我忘記介紹了。

    我祖父,沈修瑾。

    聽說他年輕的時候特別有魅力。

    我祖母,簡童。

    我有時候很納悶,怎麽這兩個八竿子看起來一點都不相配的人,就走到一塊兒了。

    我祖父和祖母,在我爸還沒出世前,就離了婚。

    離了婚後,我祖父未再娶,我祖母,未再嫁。

    看著應該是一別兩寬各自安好才對,祖父卻極為不要臉,處處往祖母那兒蹭。

    打我有記憶以來,祖父就上杆子處處討好祖母。

    我煜行爺爺說,你祖父這輩子就沒給誰低過頭,做派特強硬,別人都怕他。

    可我怎麽看,都覺得我煜行爺爺說的不靠譜。

    我祖父要真這麽牛,怎麽我祖母一個瞪眼,他就乖得和家裏大金毛一樣?

    再說了,你見過哪個特牛叉的男人,有一手堪比五星級大廚的廚藝?

    自打小起,祖父的廚藝,絕頂的是家裏最好的,比家裏聘用的酒店大廚還要好。

    祖父晨起就去遛狗,回來時候,手裏就多了一堆食材。

    等到祖父在廚房裏忙活一早上,祖母起床的時候,必定家裏的飯桌上,已經擺好熱氣騰騰的飯菜,不一定很豐盛,但卻很溫馨。

    祖母十指不沾陽春水,便是碰水最多的時候,也隻是在花園裏澆澆花,祖父說,祖母這樣就很好。

    我偷偷問祖父,你每天起早做飯,一日三餐,還要上班,天天如此,就是正經上班的,也還有個法定假日,您老一天不落下,就不累嗎?

    祖父看著花園裏,正在吃著他親手做的下午茶的祖母,笑的跟個傻叉一樣,他老人家說:

    “你祖母喜歡,我做什麽都開心。我啊,樂意寵著她,最好把她寵得,其他男人她都看不上眼,這樣你祖母這輩子也就沒時間想著離開我了。”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小事。

    我隻知道,祖父寵祖母,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我總覺得,祖母矯情,這麽好的祖父,都不和人家複婚,我把這話和祖父說,祖父從來沒對我紅過臉,那一次,狠狠給了我屁股一巴掌,祖父說,小兔崽子,以後再這麽想你祖母,我打不死你。

    你祖母就是天底下第一好的好祖母。

    記住了,以後要孝順祖母。

    不孝順我沒事兒,你敢不孝順你祖母,我就下廚給你做毛栗子燒肉。

    我那時候很委屈,明明我是為祖父鳴不平。

    後來,我才知,祖父和祖母之間,竟有著那樣的過往。

    有一天深夜,我餓了,下床找吃的去,路過祖母房間,門虛掩著,我好奇地往裏頭偷看,結果看到的那一幕,差點兒沒驚到我。

    祖父他捧著祖母的腳,擱在胸口。

    我那時候已經覺得不可思議,跑到了我爸臥室裏,開口就問:“祖父是不是個變態啊?我看著他捧著祖母腳呢,祖父有戀腳癖啊?”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