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危情

第三百三十章 囚身的是他囚心的是她(1/5)

    醫院裏,病房的門悄無聲息的推開,這一次,沈二沒有充當傳話筒。

    白煜行匆匆來的時候,便看到了那個女人。

    他什麽話也沒有說,蘇夢拉著白煜行一同退到了走廊裏,門開又關。

    病床上的男人,側臥著入了夢。

    並不知,他夢裏有什麽,緊擰的眉心,顯示了他睡得並不安穩。

    擱置在被褥上的手,戴著結婚戒指。

    女人緩慢地靠近,最終停留在男人的病床前。

    清可見底的眼,視線落在男人指間的戒指上。

    也不知,她在想什麽。

    隻是盯著那戒指,看了許久許久,看的出神。

    也不知過去多久,男人依稀睜開眼,看到了的便是夢中的人。

    他衝她扯出一抹蒼白的笑:“又入夢了啊。”

    仿佛多年未見的好友一樣,他同她說話的語氣,柔和得能夠膩出水,“真好。你還肯入我夢裏來。”

    女人站在床畔,恍惚過來,視線緩緩地挪到那人的臉上,不過是個把月,便消瘦如斯。

    或許因為他的話,或許因為他眼中她從沒見過的柔和和眷戀。

    她也不想去想,怎麽做,才能夠表現出,她恨著他。

    便如了自己的心,驀的彎下頭顱,溫熱的吻,輕輕落在他的額頭,“是夢嗎?”

    她問。

    男人眼底露出詫異,又無比愉悅,勾著唇角:“是夢。”

    她也輕笑,仿若忘記了兩人之間的愛恨糾纏,忘記了經曆過的一切苦難,如同多年未見的好友,伸出手,在他的手臂上擰了下:“是夢嗎?”

    突如其來的疼,男人豁然之間醒了過來,詫異又驚喜,不敢置信又不敢閉上眼,生怕閉上眼,再睜開,她又不見了。

    “會疼。”他說:“不大真實,你再掐掐。”

    她從一旁拿起蘋果,安靜地削著,不多時,去了皮的蘋果,便遞到了那人眼前。

    眼前的蘋果,散發著果肉的香氣,男人深眸裏,越發覺得這一切,不太可能,遲遲不敢去接。

    誰又知道,他去接蘋果,下一秒,蘋果會不會從他的麵前消失。

    “手術什麽時候進行?”她倒也不糾纏,手裏揣著削皮了的蘋果。

    男人頓時緊覺,一絲難以察覺的緊張:“誰在你耳邊嚼舌根?”

    “明天還是後天?”她又問,並不理會他的叨叨。

    “……後天。”他定定地望著她,說他執拗,其實,她比他更執拗,不問出個所以然,顯然不會罷休。

    女人點點頭,又把蘋果塞到他身前:“不吃嗎?我削的。”

    她道。

    一句“我削的”,男人心頭驀然一熱,從來不去軟弱的男人,此刻眼眶有些酸澀,微微還能夠看到泛紅的眼圈,他忙眨眼,把那酸澀眨掉,伸手接過。

    一口一口吃,每一口,似乎吃的不是蘋果,而是瓊漿玉露。

    每一口都是甜的。

    他的腦子微微亂,猜不出她的來意。

    他一口一口吃蘋果,她在一旁,又給他靜靜地削上一個。

    他吃完,她手中的第二個蘋果剛好削好,順手又遞給了他。

    男人什麽話都沒有說,接過便吃起來。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