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危情

第三百二十九章 簡童你從來隻會逃避(1/2)

    “簡童,洱海,不是淨土。你以為的平靜,不過是你的逃避。”

    蘇夢凝重地說道。

    她不該說這些話,但她看到了一些,身為局內人卻沒有看到的。

    都說,旁觀者清,或許這話不對。

    但她看到了,簡童的猶豫。

    三年前,她幫簡童逃走,是真心想要她就此過上平靜的生活。

    三年裏,流逝的不隻是時光,也有她的成熟。

    也正因為這成熟,她也不斷的在反思。

    到底,三年前,幫簡童逃走,這件事,到底對不對。

    依稀,她認為,她做錯了。

    這個女人,已經是驚弓之鳥,又怎麽會去停下腳步,看看周圍的人事物。

    三年裏,她也看到了沈修瑾不斷的尋找,所有人都在說,不要找了,簡童或許早已經過世,也未可知。

    如果沒有過世,為什麽找了三年,腳不停蹄,卻依舊沒有找到。

    可那個男人不信邪,不停地找,除了尋找心中的牽掛之外,他的生活,便隻剩下了工作。

    她蘇夢看到的便是,曾經的天之驕子,不可一世的那個男人,為了自己心中的牽掛,從不放棄,低下了他高傲的頭顱。

    依稀,她看不到沈修瑾的玩弄,卻看到了他的認真和執著。

    這一切,是她曾經在另一個男人身上,無比渴望的,終其一生,她也沒有得到。

    但是簡童不同。

    她所不能夠獲得的幸福,在簡童這裏,或許會得到,她曾經和簡童神似的遭遇,那些糟糕的過往,也許在簡童這裏,會得到終結。

    她也承認,她是偏心了。

    但更重要的是,她看到的,不是簡童的無心無肺,不是簡童的徹底放下,而是簡童的逃跑。

    如果自己麵前這個女人,是真的徹底放下了,打心裏的放下了,那麽,今天這些話,她便永遠的藏在了心裏,永遠的不說出口。

    但,顯然不是。

    “不停的逃逃逃,你心可有牽掛?你心可有放下?”蘇夢的質問,如同驚雷霹靂,劈得簡童整個人都焦躁不安。

    她捂住耳朵:“別說,什麽都別說。”

    蘇夢的手,強硬地拉下簡童捂著耳朵的手:“他病了,病得快死了。”

    須臾之間,世界安靜了。

    無需蘇夢再拽下簡童的手,她便已經呆滯了。

    “……我,我要去機場了,航班會耽誤。”

    “他腦子裏長了東西,已經有一年多了,現在,已經是晚期。”蘇夢自顧自說著。

    “我、我真的要往機場去了。”

    她匆匆想走。

    蘇夢這一次,沒有去攔,對著那匆匆走出五米開外的背影喊話:

    “他選擇動手術,腦部手術本來就很複雜,他的情況很糟糕,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五。”

    “夠了!”簡童停了下來:“又來這一招嗎?是他叫你來的?

    當初在意大利,就說腦子裏有淤血,他裝瘋賣傻的招數,要用多少次?

    傻子才會再上當!”

    “哈,”蘇夢聞言,笑了:“是,是是,你簡童不是傻子!你走吧!”

    蘇夢說:“不,不是走,是逃。逃兵。”

    “簡童,你趕緊逃吧,逃得越遠越好,逃開讓你不敢直麵的,我想問問你,到底,是你不敢直麵的是他,還是你自己的心?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