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危情

第三百二十八章 步步緊逼咄咄逼人(1/2)

    “所以你今天來,就是為了跟我探討一下老頭子?”病床上,男人輕笑,眼底分明不相信:“陸明初,老頭子不怕我死,他還有一個孫子可以繼承他的皇位。”

    陸明初諷刺的笑了起來:

    “沈家那肮髒地,你以為我想回去?”

    “你不要沈氏?”沈修瑾冷道:“恐怕要叫你失望了。”

    “沈氏啊,”陸明初的視線,掠過了沈修瑾,遠遠的望向了窗外:“是個好東西,我倒是想要,你會給?”

    “我不給,你不是也會搶?”

    “和你,我一定搶。”陸明初把他的野心,擺在了明麵上:“但是你要是死了,我不會和她搶。”

    沈修瑾眯眼望了過去:“你倒是對她情根深種。我要不要臨死之前,托孤?”

    “快拉倒吧,你自己都病得快死了,你倆不是離婚了?

    她的事情,跟你沒關係了。

    托孤?

    那也要看看你現在有沒有這個資格。”

    陸明初說完,站起了身:“看也看過你了,我走了。”

    “你來就是看望我?你有這麽好心?”

    “我來就看看你是不是快死了,好歹咱們也算是流著相同的血液,你以為我想要來看你?”

    陸明初反嘴諷刺:

    “不過你放心,你要真死了,我不會再去搶奪沈氏。”

    話落,病床上的沈修瑾沉默了下,但道:

    “好,你記住今天說的。”

    “走了。”後者瀟灑地揮揮手,另一隻手插在褲袋裏,瀟灑離去。

    沈二進來:“Boss,白少爺來了。”

    “他出來了?”沈修瑾抬起了頭:“簡陌白出倉了,也對,差不多也該出倉了。”

    門口白煜行已經換上了白大褂:“你還有心思關心那個爛人。”

    他手裏拿著的正是沈修瑾的病例:

    “腦子裏的腫瘤,已經壓迫到視覺神經和中樞神經……真的要動手術?”

    他心情不太好,一出倉,便得知了沈修瑾病情嚴重的消息。

    “當初裝瘋賣傻,說腦子裏有淤血不散,現在倒好,真的腦子裏長了東西。”

    “你別笑,你還笑,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現在情況有多糟糕?”

    白煜行一臉嚴肅:“這個手術,失敗率很高,就算成功,也可能冒著癱瘓和瞎了的危險。”

    “手術是一定要做的,”男人一臉平靜,好像病情嚴重的不是他一樣,淡漠無比:

    “我這一輩子,該享受的都享受了,唯獨一個遺憾……”他說著,微微頓住:“算了,都過去了。”

    嗤笑~”白煜行嗤笑一聲:“現在說,一切都過去了,當初怎麽不說這話?

    我說你這人,真是奇了怪。

    當初不擇手段,也不肯放手。

    現在病了,就把人趕走。”

    白煜行心裏有些微酸澀:“這下我徹底信了,你是真愛慘了她。”

    男人不語。

    白煜行也隻得無趣。

    “聽說她要回洱海了。”

    男人聞言,身體微僵,半晌,才啞著聲:

    “她喜歡那裏,那是個好地方。也好。也好。”

    “你不再見見她?

    也許是最後一次見麵。”

    作為朋友,他不想說這樣沮喪不吉利的話,作為醫生,他很清楚好友的病情十分糟糕。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