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危情

第三百二十六章 這個遊戲我玩膩了(1/4)

    一連三日,那人再也沒有踏入這家門半步。

    沈三沈四像門神一樣,一左一右,麵無表情。

    原來的住處毀壞的差不多,她又再次踏入了沈家宅院,深深的庭院,沒有鳥語花香,家裏的管家很敬業,凡是都已經安排妥當。

    除了沈三沈四,她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不,就算是沈三和沈四,也不與她說話。

    至於家中的管家,見到她時,總是恭敬有禮。

    她的耳朵,成了擺設,她的嘴巴,也成了擺設。

    家裏的傭人,有些熟麵孔,有些生麵孔,但無論是誰,見到她時,總是恭敬地點頭示意,而後繞開。

    唯有花園裏的園丁,她看的不厭其煩。

    但這個季節,花木早已枯萎,沒有繁花似錦,更談不上姹紫嫣紅。

    扛凍的喬木,還有細碎的綠意。

    除此之外,再無一個可以說上話的人……哪怕是動物。

    此時此刻,她居然想起那人曾經說過,他寂寞時,唯有與池塘裏的魚兒對話。

    但……那也不過是謊言罷了。

    又去一個星期。

    這深庭大院裏,依舊,她形單影隻。

    那人,半月時間過去,卻再也沒有出現在她的麵前,偶爾,沈二回來一趟,也不過是拿了一些換洗衣服,匆匆來匆匆去。

    除了無盡的迷茫之外,沈三和沈四的臉上,漸漸多了凝重。

    她著實猜不出,這二人為何如此。

    隆冬這一天,沈家宅院漆黑的鐵藝大門再一次敞開,遠遠的,她從二樓看到,那輛熟悉的賓利車,行駛進來。

    便看著那車,發起了呆。

    他……到底還是回來了。

    收回了視線,她又不知該如何麵對那人。

    時間點點滴滴過去,管家在門外恭敬地請她下樓。

    她想說,可不可以不去見那人。

    管家卻已經轉身,疏離的離開。

    拖延了又拖延,她還是下了樓。

    隻心裏自嘲……何時起,她已經學會了,識時務者為俊傑。

    自嘲的輕笑一聲,笑容來不及綻放,已經隱匿在她日漸消瘦的臉頰上。

    樓梯口,一道高大筆挺的身影,靜靜地立著。

    是那人。

    那人就站在那裏,微微仰著下巴,靜靜地看著樓梯口的她。

    此一刻,便生出一種怪誕的感覺,那人仿佛一副靜置的畫卷,靜靜站在畫裏,畫裏的人,正靜靜看著她。

    沈二依舊恭敬如斯地站在那人身後,像個永遠的保衛者。

    那人看了她一會兒,伸了手出來,朝樓上的她,招了招:“過來。”

    屬於那人特有的低沉的聲音,卻多了一絲少見的柔和。

    她沉默,又知,躲不過。

    舉步而下。

    仿佛一個世紀,她有心拖延,她以為那人向來脾氣不好,耐心不足,必然幾番催促,可他卻出乎她的預料,靜靜地立在樓梯口,靜靜地目光迎接她宛如蝸牛的走向他。

    莫名的,這一刻,有一種錯覺,好似,那人已經等了她一個多世紀,漫長悠遠,化作鬆石,依舊挺拔地等著,就為了,等到她。

    不過是剛起了這荒誕的想法,她便在心中立即打消掉……又天真了不是。

    更何況……她已不知,與他如何再麵對麵,再如何自處。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