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危情

第三百二十四章 那個簡童終於得償所願了(1/2)

    日子一天一天過,男人煮菜做飯,上班時候,便把女人帶在自己身邊,時刻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儼然一副恩恩愛愛的甜蜜夫妻。

    人們的眼中,對著簡童,有著羨慕。

    多金帥氣,又顧家。

    時日多了,圈子裏便知道了。

    有人感慨:簡家那個簡童,也算是熬出頭了,想當年,她倒追沈修瑾那會兒,可是拿出拚命三郎的勁頭。

    也有人附和:她現在得償所願了。

    某一天周末

    “我想去看看他。”

    “誰?”

    “……我哥。”

    男人眼底流光一閃,卻不動聲色:

    “簡陌白的事情,你不要管了。”

    如此輕描淡寫的態度。

    簡童捏了捏手掌,過了一會兒……

    “他的情況不太好,我想見一見他。”

    “我對你不夠好嗎?”男人卻認定了她又在想方設法地想要逃離他:“簡陌白簡陌白,簡陌白那麽好?

    簡陌白對你來說就那麽重要?

    你還想著卻給簡陌白捐贈骨髓?

    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去見簡陌白的。

    死了這條心吧!”

    死了離開我的這條心吧!

    他怒!

    此刻隻要有一點點風吹草動,他便會想到,這女人一而再而三地逃離他的事實。

    “簡陌白的生死,跟你沒關係,小童,你乖一點,乖一點好不好?”

    他怕,怕的不惜任何手段,也不會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

    也隱隱的覺得,簡陌白在她的心裏,就那麽重要?

    不惜冒著風險,也要捐贈骨髓?

    那他呢?

    她如果出了事情,他該怎麽辦!

    女人也被激怒,心裏本就沉重的喘不過氣,此刻似乎被激發出來:

    “你講講道理好不好!

    我隻是想要去看一看我哥!

    何況,身體是我自己的!

    你憑什麽替我做主!”

    “你果然還是想要去捐骨髓!你就那麽想要逃開我?”男人怒不可言,更加不講道理:

    “簡童!你就那麽想要逃離我?”

    “對!我就是想要逃開你!”你滿意了嗎!

    她不敢說的,此刻全部衝著他吼了出來:

    “你簡直有病!

    你監禁我,還要我感激你嗎?

    對我好?

    哈哈哈哈……”她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你說你對我好?

    那我能不能請你收起你的‘好’?

    你要是真的對我好,就放我走!”

    倏然!

    男人丟下手中的活兒,鐵青著臉疾步走到她身邊:“收回剛才的話!”

    “我不!

    收回什麽話?

    放我走?

    還是我要離開你?

    沈修瑾!

    我受夠了!

    我為什麽要聽你的!

    你又憑什麽監禁我!”

    她氣得全身發抖。

    他說什麽,她都照做了。

    她隻是想要去看看簡陌白,手機被他沒收了,她連一個可以聯係的人都沒有,她甚至不知道簡陌白此刻什麽狀況。

    她隻是想要去看一下。

    ……是,她是該恨簡陌白,甚至該恨簡老太爺。

    可是……她做不到。

    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也怕,怕祖父曾經那些好,從一開始,便有著不可言說的預謀,她怕那些好,不光光隻是為了讓她心甘情願對簡陌白好,她怕祖父從來沒有愛過她,一點一滴都沒有。

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加入書架